日記 第一冊 (151-200)

2arrows 返回目錄




151
+ 有一次,我與 N. 修女[47]在厨房裏,她有點生我的氣,要罰我,命我坐在枱上,自己卻繼續勤快地清潔和洗刷。我坐著的時候,有些修女進來,發覺我坐在枱上都很詫異,於是,人人都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有人說我浪費時間,有人說:「真是怪人!」我當時是初學生,又有人說:「她要成為一個甚麽樣子的修女呢?」但我仍未能下來,因為修女以聽命之名[48]命我坐在該處,直至她命我下來。真的,我付出了多少棄絕自我的犧牲,只有天主知道。我以為,我無地自容得要死了。為了塑造我的靈魂,天主常常容許這種事情發生,但祂又會以極大的神慰來補償我的恥辱。聖體降福時,我看見耶穌,祂很美很美,慈和地注視著我說:我的女兒,不要害怕痛苦;我與你同在。
152
有一次,我值夜更[49],繪畫聖像一事令我心情鬱悶得很,我再也不知道何所適從,因為她們不斷想說服我,要我相信繪畫一事純屬幻象;另一方面,一位神父卻說,也許天主要藉著這聖像接受欽崇,所以,我該盡力把畫像繪出來;同時間,我的靈魂已疲憊不堪,每當我走進聖堂,便把頭靠在聖體龕上,輕叩說:「耶穌,請看,為了繪畫聖像,我所遭遇的困難有多大。」我聽見聖體龕內有一個聲音說:我的女兒,你的痛苦不會長了。
153
一天,我看見兩條路。一條是沙鋪的康莊大道,滿佈繁花,充滿喜樂、音樂和各種享樂。人沿途行走,舞蹈和行樂,不覺已到盡頭,大路的盡處是危崖峭壁,那是地獄的深淵。靈魂都盲目地掉了下去;他們是行走著的,所以跌倒,人數之多,不可勝數。我又看見另一條路,或且應該說,是一條小徑,因為它既狹窄,又撒佈荊棘和石頭;人含淚行走,歷盡種種禍患災劫,有些人摔倒在石頭上,但立刻便站起來,繼續上路,路的盡頭有一座壯麗的花園,充滿各種喜樂,這些靈魂全都走了進去, 立刻便忘掉一切痛苦。
154
有一次,聖家女修會[50]舉行朝拜聖體,晚上,我與一位修女前去。才踏進聖堂,天主的臨在便滲透我的靈魂,我就像某些時候一樣,不說一句話來祈禱。突然,我看見天主,祂對我說:你要知道,如果你對繪畫聖像和整個慈悲事業掉以輕心,在審判之日,你便要為無數靈魂負責。聽了上主這話,有種恐懼滲滿我靈,令我惶恐失措。我努力要平靜下來,卻沒有辦法。這番話在耳鼓裏不斷迴響:那麼,在審判之日,我不但要為自己負責,還要為其他靈魂負責。這些說話深深戳進我的心房裏。回家後,我去到小耶穌[51]那裏,俯伏在聖體前,對上主說:「我會盡力去做每一件事,但懇請祢常與我同在,給我力量去承行祢的聖意;因為,祢無事不能,而我單靠自己,甚麼也不能作。」
155
+ 現在,這已在我身上發生了一段時間。有人為我祈禱,我靈便立刻感應到;同樣,我亦感應到有人請我代禱,雖然他們口裏沒對我說。這是一種令人煩燥不安的感覺,就像有人在呼喚我;但我一祈禱,心裏便獲得平安。
156
+ 有一次,我十分渴望領聖體,但卻有某種疑慮,沒有前去。為此,我很痛苦,心痛得像要爆裂開來。我開始工作,心中一片苦澀,耶穌突然站在我旁說:我的女兒,別要錯過領聖體,除非你深知道犯了很嚴重的罪;除此之外,疑惑絕不該阻止你在愛情的奧蹟中與我結合,在我的愛內,你的小過失會像一根乾草投進大烘爐中消失掉,你該知道,你不透過聖體領受我,令我很傷心
157
+ 黃昏時分,我踏進細小的聖堂裏,我靈內聽見這說話:我的女兒,細想這說話:『在憂苦中,他祈禱越發懇切。』於是,我細意體味這句話,亮光大量流入我的靈魂裏,我瞭解到,我們必須恆心祈禱,救贖許多時都要看這種艱苦的禱告。
158
+ 有一段短時間,我在科耶可序〔一九三零年〕暫代一位修女[52]。一天下午,我走過花園,到湖邊停了下來;我站了很久,默觀四周的環境。突然,我看見主耶穌近在我旁,可親地對我說:我的淨配,這一切都是我為你而創造的;但你要知道,與我在永恆中為你所預備的相比,這美景根本算不了甚麼。這份神慰浸潤著我的靈魂,令我在湖邊流連,直至向晚,但我卻覺得只像一會兒。那天是我的休假,撥空了作一天退省[53],所以我很自由地專心祈禱。無限美善的天主以祂的仁慈來追求我啊!上主許多時都在我最不經意之時賜我最美好的恩典。
159
+ 聖體啊,為了我而隱藏於金爵之中,
在那片流亡的大荒原上
我也許會穿越 —— 純潔、無玷、無瑕;
啊,請藉著愛情的力量恩賜
這能得以成就。
聖體啊,請居住在我的靈魂內
祢是我心中的最純潔的愛情啊!
祢的光華把黑暗驅散
請別拒絕恩賜聖寵給一顆謙遜的心。
聖體啊,諸天都為祢著迷,
祢的美雖被面紗所覆蓋
又給麵包的碎塊俘虜而去,
但堅強的信德卻把面紗撕開。
160
+精修日[54]在該月的第五天,剛巧是首星期五。這是我要在主耶穌跟前保持警醒的一天。我的責任是要向上主賠補一切過犯和不敬的行為,並祈求在這天之內,沒有任何褻聖之罪。這天,我的神魂對聖體燃起了特別的愛火,我感到自己化成了一團火。我要領聖體時,有另一個聖體掉落在神父的衣袖上,我不知道該領那一個,猶豫了一會,神父做了一個不耐煩的手勢,說我該領聖體,我接過他給我的聖體時,另外的一個落在我的手裏,神父沿著祭台圍欄派發聖體,我便一直雙手捧著主耶穌,神父再次來到我跟前時,我高舉聖體,讓他放回聖爵中,因為先前領受耶穌時,聖體還未下嚥,不能說話,無法告訴他掉出了另一個聖體。我手捧著聖體時,感受到強烈的愛,這力量令我一整天都失魂落魄,食不下嚥。我聽見聖體說:我不但要留在你的心裏,也要留在你的手裏。就在那一刻,我看見小耶穌。但到神父來到我跟前時,我看見的又只是聖體了。
161
瑪利亞啊,無玷童貞,
我心中的純美水晶,
穩固的後盾啊!你是我的力量,
你是弱小心靈的庇蔭與守護。
瑪利亞啊,你是純潔的,純潔無比;
既是童貞亦為母,
你美麗無瑕,有若太陽,
你的靈魂冠絕萬有。
你的美麗令聖三的眼眸悅樂,
祂拋卻永恆的寶座,從天降下,
在你的心裏形成體血
藏身九月於童貞女的心。
母親啊,貞女,最純潔的百合,
你的心就是耶穌在人世間的第一座聖體龕。
只因你的謙遜最深
你被舉揚於天使和諸聖之上。
瑪利亞啊,我甘飴的母親,
我把我靈、我身和我那可憐的心都交給你,
請作我生命的守護,
特別是在臨終的最後奮鬥之時。
162
耶穌,我信賴祢。一九三七年一月一日
心靈內控表,私省察 —— 與慈悲的基督結合。實踐:心靜,嚴守靜默。
省察
一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41,跌倒4
自發祈禱: 但耶穌保持緘默
二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36,跌倒3
自發祈禱: 耶穌,我信賴祢。
三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51,跌倒2
自發祈禱: 耶穌,以愛燃起我的心。
四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61,跌倒4
自發祈禱: 與主相偕,萬事能成。
五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92,跌倒3
自發祈禱: 祂的聖名是我的力量。
六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64,跌倒1
自發祈禱: 一切都為了耶穌。
七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62,跌倒8
自發祈禱: 耶穌,請在我心裏憩息。
八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88,跌倒7
自發祈禱: 耶穌,祢知道…
九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99,跌倒1
自發祈禱: 耶穌,請把我藏於祢的聖心中。
十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41,跌倒3
自發祈禱: 瑪利亞,請把我與耶穌結合在一起。
十一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跌倒
自發祈禱: 我的耶穌啊,求祢垂憐。
十二月: 天主與靈魂;靜默。勝利,跌倒
自發祈禱: 噓,生活的聖體!
163
JMJ 一九三七年
一般性靈修
+ 至聖聖三啊!我呼吸多少次,心跳多少下,血脈在體內搏動多少遍,就有多少次想頌揚祢的慈悲。
+ 主啊,我要徹底轉化成祢的慈悲,作祢生活的反映。主啊,願祢那莫測的慈悲,天主最偉大的屬性,經過我的心,越過我的靈,再流向我的鄰人。
主啊,請來助我,使我的眼目慈悲,絕不憑外表去懷疑或判斷,卻在近人的靈魂中探索它們的美,然後援助他們。
請來助我,使我的耳朵慈悲,好能關注近人的需要,別漠視他人的痛苦和哀訴。
主啊,請來助我,使我的口舌慈悲,不說近人長短,對所有人都說安慰和寬恕的話。
主啊,請來助我,使我的雙手慈悲,作很多善功,讓我對近人只做好事,並承擔較為困難和辛苦的工作。
請來助我,使我的雙腳慈悲,好能克服自己的疲乏厭煩,盡速助人,我的真正休息在於服務他人。
主啊,請來助我,使我的心慈悲,好能感受近人的憂苦,衷心接納所有人,即使知道他們會濫用我的好意,也一樣以誠相待,我要把自己鎖在耶穌至慈悲的聖心內,默默地承受自己的苦楚。主啊,願祢的慈悲在我身上居停。
+ 祢親自命我鍛鍊慈悲的三種層次。第一:任何性質的慈悲行為。第二:慈悲的說話 —— 若未能做慈悲的工作,便用言語來補助。第三:祈禱 —— 若未能以言行來表現慈悲,可恆常用祈禱來行仁愛。即使身體未能親到之處,祈禱卻能遠達。
我的耶穌啊,祢無所不能,請把我轉化成祢。
〔四頁空白〕[55]
164
+ JMJ 華沙,一九三三年
發永願前的考驗期[56]
我知道了要進入考驗期,想到發永願這磅礡的恩寵,心裏便跳動著歡樂。我走到聖體跟前;深歛於感恩祈禱之中,聽見靈內響起這話: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喜樂,你是我聖心的安慰,你能容納多少恩寵,我便賜你多少恩寵。每當你想令我高興,便向世界講論我那偉大和深不可測的慈悲。
165
我獲悉考驗期的前數星期,去了聖堂一會,耶穌對我說:這時候,長上正要決定那些修女要發永願。但不是所有修女都獲得這聖寵,這是她們自己的過失,不善用細微恩寵的人,不會領受到大恩寵。可是,我的孩子,這聖寵已賜給了你。我靈充滿驚喜,因為,幾天前一位修女曾對我說:「修女,你不會參加第三考驗期的,我會看著,絕不准許你發願。」我一言不發,感到很心痛,但卻極力掩飾。
耶穌啊,你的方法多奇怪!我現在知道了,人單靠自己,可以作的非常有限,因為,正如耶穌所說的一樣,我果然進入了考驗期。
166
雖然有些時候很難耐,很痛苦,但我時常在祈禱中找到光明和心靈的力量,有時真的很難想像,這些事情可以在修院裏發生。很奇怪,天主有時讓這些事發生,往往是為了要顯露或發展靈魂中的德性。那就是考驗的理由。
167
今天〔一九三二年十一月〕,我來到華沙進入第三考驗期。我與各位親愛的姆姆見面,很是親切,之後便去小聖堂一會,天主的臨在突然充滿我靈,我聽見這話:我的女兒,我盼望你能按照我的慈悲聖心來塑造你的心,你必須完全充滿我的慈悲。
親愛的神師姆姆〔瑪加利大
立刻問我那一年有沒有作過退省,我說沒有。「那你必須先作至少三天的退省。」
感謝天主,維能道[57]有一個八天退省,我可以參加,但要起程前去,卻出了麻煩,有人激烈反對我前往,從情況〔看來〕,我是不能去的了。晚餐後,我去聖堂朝拜聖體五分鐘,突然,我看見主耶穌,祂對我說:我的女兒,我為你準備了許多恩寵,你會在這次退省中得到的,明天,退省便要開始。我回答說:「耶穌,退省已經開始,我大概不能去了。」但祂對我說:你準備吧,明天便要開始退省,至於如何啟程,我自會跟你的長上安排。一轉眼間,耶穌便不見了。
我感到奇怪,這事會怎樣發生?但很快,我便摒除雜念,專心祈禱,懇求聖神的光照,讓我看清自己是一個完完全全的苦人。過了一會,我便離開聖堂,去做工作,會長姆姆〔彌額爾〕喚我,說:「修女,你今天隨維拉利亞姆姆一起去維能道,那明天便可以開始退省了。真幸運,維拉利亞姆姆剛好在這裏,你們可結伴同行。」不 到兩小時,我已到了維能道,我細想了一會,明白到只有耶穌才能作出這樣的安排。
168
那位激烈反對我參加退省的人看見我,大表意外,甚為不滿。我毫不理會,親切地向她打過招呼,便去探望上主,為求知道在退省中該如何自處。
169
退省前與主的一段談話。耶穌告訴我,這次退省與其他退省稍有不同。對於我們的溝通,你要盡力保持深邃的平安。我要清除你在這方面的疑惑,我知道,你現在很平安,因為我在跟你說話,但只要我一停止說話,你便開始有各種疑惑,但我要你知道,我要穩定你的心神,令你即使想不安也辦不到。為了證明是我在跟你說話,你要在退省的第二天去找主持退省的神師辦告解;你要在他演說後立刻去找他,把你對我的疑惑都告訴他,我會藉著他的唇舌來回答你,你的恐懼便會結束。在這次退省中,嚴守靜默,就像四周不存在任何事物一樣,你只可對我和你的告解神師說話,向長上就只請求她給補贖。天主對我展示這樣深厚的仁慈,為我深自枉駕,令我感到無窮喜樂。
170
退省的第一天,我嘗試作早晨第一個到聖堂裏去的人,默想前,我有少許時間向聖神和聖母祈禱。我懇求天主之母為我求取神恩,使我對內心的默感忠誠,無論天主的旨意是甚麼,我都忠心耿耿地執行。我懷著一種特殊的勇氣,開始這次退省。
171
力保靜默。跟往常一樣,各會院的修女都來參加退省,有位很久沒見的修女到我房間來,說有事相告。我沒有回答她,她看我不願意打破靜默,便對我說:「修女,我不知道你是這樣的一個怪人。」跟著便走了。我深知道,她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沒有其他事。主啊!求你保守我,讓我忠信。
172
主持退省的神師[58]來自美國。他剛到波蘭不久,碰巧主持這次退省。他的身上反映出深邃的靈性生命,舉止儀態,見證著他有偉大的神魂。這位神父的特徵是克己和心凝神歛。雖然他具備超卓的聖德,但要我敞開心扉,傾訴我所領受的聖寵,仍感到萬分困難;數說自己的罪過,總是輕而易舉,但要談聖寵,真的很費力,即使是當時,我仍未能和盤托出。
173
默想中的撒殫誘惑。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害怕那位神父不會瞭解我,又或他沒有時間來聆聽我要說的每一件事。我該如何告訴他這一切呢?如果是布高斯奇神父,會較易啟齒,但這位耶穌會神父只是初會…跟著,我想起布高斯奇神父曾建議我在退省時,至少該做一點簡略的筆記,紀錄天主開啟我的神光,然後給他一個簡單的報告。我的天主,已經順利度過了一天半,現在要開始生死攸關的掙扎了。講座還有半小時便要開始,之後我便要去辦告解。撒殫極力游說我去相信,如果長上曾說我的內修生命是一個幻象,那為甚麼還要再問,給神父麻煩呢?M.X.〔可能是珍姆姆〕不是曾告訴你,主耶穌不會與你這種不堪的靈魂交往嗎?這位告解神師亦會告訴你同樣事情。為甚麼要告訴他這一切?這些不是罪過,X.姆姆曾告訴你,這些與主耶穌交談的事,都是白日夢,純然是精神錯亂的結果,那為甚麼要告訴這位神父?把這一切當作幻象,不再去想,你會好過一點。看!為了這些幻象,你受了多少侮辱,還有多少羞辱在等待你,所有修女都知道你是神經病。「耶穌!」我竭盡靈內的氣力高呼。
174
就在那一刻,神父進來,開始講座,他說了很短時間,好像很匆忙似的。會後,他便到告解亭去。我看見沒有修女過去,便從跪櫈上起來,片刻間已在告解亭裏,連思考的時間也沒有。我沒有告訴神父有關與主耶穌交往而撒在我心中的疑惑,卻說起我剛在以上細述的誘惑來。神父立刻明白我的情況,說:「修女,你不信賴主耶穌,是因為祂待你如此仁慈?唔,修女,安心吧。耶穌是你的主,你與祂交談並不是白日夢,亦不是精神錯亂,更不是幻覺。你要知道,你是在正路上的,請對這些聖寵忠誠,你沒有躲避它們的自由。修女,你根本不必把這些內心的聖寵告訴長上,除非主耶穌清楚指示你告訴她們,即使是耶穌訓示,你仍該先徵詢告解神師的意見。但若主耶穌要求的是一些外在的事情,在這情形下,徵詢過告解神師後,便該實行祂要求你作的事,即使這工作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在另一方面,你必須把一切告訴告解神師,修女,你絕對沒有別的選擇。祈求天主讓你找到一位神師吧,不然,你會白白浪費天主這些奇妙的恩典。我再重複一次,安心吧;你所走的道路是正確的,別理會其他事情,無論別人說你甚麼,都要時常忠於主耶穌,主耶穌正是與這種不堪的靈魂才如此密切交往。你愈是謙遜,主耶穌愈與你結合共融。」
175
我離開告解亭時,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喜樂注滿了我的心神,於是,我退到花園中一個荒僻的角落躲藏起來,傾出我心,交給天主。天主的臨在滲透了我,驀然間,我的虛空淹沒於天主之內,並同時感到,或者該說辨識到,天主聖三居住在我內。我靈得到的平安如此深邃,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怎可以有那麼多疑慮。
176
+立志:對內心的默感忠誠,雖然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價,但在徵詢告解神師之前,我絕不獨斷獨行。
177
+ 重發誓願。早上醒來的一刻,神魂便已全然沐浴於天主之內,在那愛的汪洋中,我感到自己完全浸沉在祂內。在彌撒聖祭中,我愛祂的感情到達巔峯,重發了誓願,又領過聖體,我突然看見主耶穌,祂非常和藹地對我說:我的女兒,請注視我的慈悲之心。我凝視著至聖之心時,聖心內射出兩道光芒,就像聖像中象徵著血和水的光芒一樣,我領悟到天主的慈悲如何浩瀚。耶穌又再慈愛地對我說:我的女兒,向司鐸傳述我這不可思議的慈悲,慈悲之火在焚燒我 —— 吵鬧著要我施放;我很想把慈悲不斷傾注給眾靈;就只是靈魂不願意相信我的仁慈。突然,耶穌消失了。但那一整天,雖然有退省後慣常的人聲和嘮叨,亂哄哄地,但我的神魂卻浸沉於真實的天主臨在中,半點也打擾不到我。外表上,我雖然一起談談說說,甚至探訪了達地[59],但我的心神卻在天主之內。
178
今天我們開始第三期實習。我們三人齊集於瑪加利大姆姆那裏,其他修女則在初學院裏實習。瑪加利大姆姆以祈禱開始,講解第三實習期所包含的內容,接著又講論發永願這恩寵何等豐厚。突然,我大叫起來,天主的一切恩寵霎時呈現於我靈的眼目前,我看見自己那麼不堪,對天主那麼忘恩負義。修女都指責我,說:「為甚麼她大吵大鬧?」但瑪加利大姆姆為我辯護,說她並不感到意外。
一小時告終,我跑到聖體前,像最可憐的不幸人般懇求祂廣施慈悲,好醫治和潔淨我那可憐的靈魂。然後我聽見這話:我的女兒,你的一切哀傷,就像投進烘烘烈火裏的一根小嫩芽,在我的愛火內,盡化飛灰。你這樣謙卑自己,便能為自己及他人靈魂汲取到我那完整的瀚海慈悲。我回答說:「耶穌,請按照你的聖意塑造我那可憐的心。」
179
我在第三實習期內,負責幫助衣物間的修女[60]。這職責給我許多機會修德,有時候,我為某些修女送日用織品三次,仍沒有一件令她們稱心,但我亦認識到有些修女德性很高,她們時常要求衣物間送上最劣質的東西。我很欽佩她們的謙遜克己精神。
180
+ 將臨期間,渴望天主的深情在我靈內升起,我的神魂竭盡其力,奔向天主。那期間,天主賜我許多神光,使我瞭解祂的屬性。
天主讓我瞭解的第一種屬性,是祂的聖善。祂的聖善如此偉大,天上一切神聖和德能都在祂跟前顫抖,純潔的神魂以面紗披臉,迷失在無止境的敬拜中,他們以一個字來表達最崇高的敬意;那是 —— 聖…天主的聖善傾注在天主的教會中,傾注在每一個教會內的生靈內,但程度各有不同。有些靈魂完全充滿天主,但亦有些僅算是活著。
天主賜我的第二種認知是有關祂的公義的。祂的公義如此磅礡,無孔不入,它深入萬物的中心,萬物在赤裸裸的真理中站立於祂的跟前,沒有事物能抗拒祂。
第三種屬性是愛與慈悲。而我明白到,愛與慈悲是最偉大的屬性,它把受造物和造物主結合起來。這浩瀚的愛情和慈悲的深淵,在聖言降生成人及救贖〔人類的〕的工程中揭露出來,就此,我明白到,這是天主最偉大的屬性。
181
今天,我清潔一位修女的房間。雖然我很想小心翼翼地清理,但她一直跟著我說:「你這裏漏了一塊灰塵,地上又有一點污跡。」為了令她高興,她每指出一個地方,我就在該處重新清潔許多次;令我疲倦的不是工作,而是她的言談和過份要求,我一整天的犧牲還不足以令她滿意,於是,她前去找神師投訴:「姆姆,這粗心大意的修女是誰?她不懂得如何有效率地工作。」第二天,我又再去做同樣工作,沒有為自己辯白。在她極力支使我時,我想:「耶穌,人可以作沉默的殉道者;令人疲乏的不是工作,而是這種苦。」
182
我知道,某些人特別懂得給人找麻煩,他們用盡方法來考驗你,可憐的人落入他們手裏,總沒有事情是做得對的;她所盡的最大努力都受到惡意批評。
+ 平安夜
今天,我與天主之母緊密結合,重溫一遍她的心情。黃昏時分,擘餅禮前,我的神魂與我的所愛進入聖堂擘餅,我為他們求天主之母施恩。我的心神完全沐浴於天主之內。在子夜彌撒〔“Pasterka” 或 Shepherds’ Mass〕中,我在聖體內看見耶穌聖嬰,神魂便浸沉在祂內。祂雖然是一個小小的孩童,但威儀卻震懾著我的靈魂,天主這份屈尊就卑,這份難以理解的自我空虛,是一個偉大的奧秘,滲透著我靈深處。這份感情在整個慶節期間,都鮮明活潑地留存在我的心裏。啊,我們永遠也不會理解天主這份自我貶抑的偉大;我愈想,〔未完的思想〕。
183
一天早晨,領聖體後我聽見這聲音:我很想你陪伴我去探望病人。我回答我很願意,但深思了片刻,便忖度該如何去進行這件事;二級[61]修女是不陪伴聖體的,送聖體的通常是主管修女。我暗想:耶穌自會找到方法。不久,辣法阨爾姆姆傳我前去說:「修女,神父探訪病人時,你去陪伴聖體吧。」之後,整個實習期,我都提著燈陪伴天主;作為耶穌的武士,我常用鐵帶束腰[62],因為,日常服式是不適宜陪伴君王的。我為病人奉獻這克苦。
184
+ 聖時。在這小時內,我努力默想上主的苦難,但心靈卻充滿喜樂,突然,我看見嬰孩耶穌,祂的威儀震懾著我,令我不由自主地說:「耶穌,你這麼幼小,但我知道,你是我的造物主我的天主。」耶穌回答我:我是,我以孩童的形態陪伴你,是要教導你謙遜和單純。
我把一切痛苦和困難收集起來,編成花簇,在我們發永願之日,獻給耶穌。每當想到這是為了證明我對我淨配的愛情,便沒有困難的事。
185
+ 獻給耶穌的靜默。為了耶穌,我力求深邃的靜默,耶穌總在最嘈雜的情況下,在我心中找到安靜,雖然我有時要付出很大代價,但為了耶穌,有甚麼代價是太大的呢?因為,祂是我以心靈的全力去愛的人。
186
+ 今天,耶穌對我說:我很想你更深刻地認識我的愛,在你默想我的苦難時,自會瞭解這份在我心中為靈魂燃燒的愛情。你要為罪人呼求我的慈悲,我盼望他們得到救贖,但凡你懷著痛悔和信德,為某罪人誦唸這經文時,我便會賜他悔改的恩寵。這經文就是:
187
「從耶穌聖心中湧出的血和水啊,我們的慈悲之泉,我信賴祢。」
188
[ 四旬期前的 ] 歡樂期最後數天,守聖時的時候,我看見主耶穌如何受鞭笞之苦。這樣不可思議的痛苦啊!耶穌受鞭笞時,痛苦何其深重!可憐的罪人啊,你們如今這樣殘酷地折磨的耶穌,到了審判之日,如何面對祂呢?祂血流瀉地,血肉橫飛,我看見祂的背上,有幾根露出的骨頭,溫良的耶穌輕輕地呻吟,低低地歎息。
189
一次,耶穌讓我知道,恪守會規的人多令祂欣喜。守會規的人比做補贖和大克己所得的賞報更大,對於在守會規之外,又做補贖和大克己的人,也會得到賞報,但絕不能越規。
190
在一次朝拜聖體中,上主命我把自己交付給祂,作為犧牲,祂要我忍受某些痛苦,藉以賠補罪過,不單是一般性的世罪,更特別為這會院裏所犯的罪過。我立刻說:「很好;我準備好了。」但耶穌讓我看我所要承受的是甚麽,痛苦便在一剎那間完整地呈現我的眼前。第一,我的心意無人認同,還有種種猜疑和不信任,以及各種羞辱和禍患。在此我不一一細述了。這一切豎立在我的心目前,好像漆黑的暴風雨,隨時閃電,只等待我的允諾。剎那間,我的人性很害怕。晚餐鈴聲突然響起,我顫抖著走出聖堂,委決不下。但這犧牲不斷呈現我的跟前,因為我猶豫不決,既不接受,也不推辭。我想完全接受天主的聖意,假如主耶穌想給我痛苦,我已作好準備。但耶穌令我知道,我有同意與否的自由,要甘心接受,否則毫無意義。犧牲的力量全在於我在天主台前的自由選擇,但同時間,耶穌亦讓我明白,決定權完全在我手中,我可以做,也可以不做。於是,我便立刻回答:「耶穌,祢願意給我甚麼,我都一一接受,我信賴祢的美善寬仁。」就在那一刻,我感到,藉著這個承諾,大大的光榮了天主,但我要以忍耐來武裝自己。我剛走出聖堂,便遇到實質的犧牲了。我不想詳細形容,但那是我能容忍的極限,即使多一滴,我已忍受不住。
191
+ 一天早上,我在靈內聽見這番話:去找會長〔米高〕,告訴她,在某某會院裏的這事,令我不悅。 我不能說是甚麼事,也不能說出了問題的是那所會院。雖然我要付出很大代價,但還是告訴了會長。
192
有一次,我代華沙會院裏的一位同學,承受了一個可怕的誘惑,她在經歷的,是自殺的誘惑。我苦撐了七天;七天後,耶穌賜她所求的恩寵,而我的痛苦也接著停止了。這是一個很大的痛苦,我常常代學員受罪。耶穌准許我這樣做,告解神師也准許我。
193
我的心是耶穌的永恆居所,除了耶穌,誰也不能入內。我是從耶穌身上,取得力量去應付困難和仇敵的。為了把自己徹底地交付給眾靈魂,我想轉化為耶穌,沒有耶穌,我無法親近靈魂,因為我知道自己是甚麽。我要把天主吸收入我內,好把祂交付給靈魂。
194
+ 三月二十七日。我切願奮鬥、辛勤和空虛自己,為的是要拯救不死不滅的靈魂。即使這些努力會令我折壽,也在所不惜;生命已不再屬於我,而是屬於修會。我盼望,藉著對修會忠誠,而有用於整個聖教會。
195
耶穌啊,今天,我的靈魂好像被痛苦遮蔽著,一線亮光也沒有,暴風雨在怒吼,耶穌正沉睡。我的主啊,我不會吵醒祢,不會驚擾祢的好夢,我相信祢在守護我,是我不知道而已。
生活的生命糧啊,我處於心靈的苦旱中,長時間地朝拜祢。耶穌啊,純潔的愛情,我不需要安慰;大能的那位啊!祢的聖意滋養著我,祢的旨意是我存在的目標,我覺得,整個世界任我驅策,任我作主。主啊,求祢體察我靈的抱負。
耶穌,我無法為祢歌唱愛的詩篇,我多羨慕息辣芬的歌聲,祢這樣深深地愛著他們。我要像他們一樣,沉醉在祢內,沒有事物能阻止這種愛,因為,任何能力都無法駕馭它,它像閃電似的,照亮了黑暗,但卻不能停留。我的主啊,求祢按照祢的旨意和祢的永恆計劃,來塑造我的靈魂!
196
某人用盡各種方法來找我的麻煩,似乎是要以考驗我的德性為己任。一天,她在走廊截停了我,開口便說沒有責備我的理由,但她命我站在聖堂[63]對面半小時,等候院長,院長康樂[64]後會經過該處,我要向院長說她命我指責自己的事。雖然我並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有這些問題,但我服從她,在該處等了院長足足半小時,經過的修女都看著我微笑。到我在院長〔維菲〕面前告罪時,她命我去見告解神師。在我告明時,神父立刻看出,這不是出於我靈的東西,我對這種事情毫不理解。他感到十分奇怪,這人竟敢自作主張,發這種命令。
197
上主的聖教會啊,你是最好的母親,唯獨你能養育靈魂,令它成長。我多愛教會,多尊敬教會啊,她是最好的母親!
198
有一次,上主對我說,我的女兒,你的信心和愛情,制止了我的公義,我無法施罰,因為你阻礙著我行事。一個滿懷信心的靈魂,力量多強大啊!
199
每當想起我的永願,想起那要與我結合的人是誰,我便會有好幾小時出神地想念祂。怎可以這樣呢;祢是天主,而我 —— 我是祢的受造物。祢,不死不滅的君王,而我,是乞丐,是可憐蟲!可是,現在一切都那麼清楚;上主啊,祢的聖寵和愛情將要填滿祢,耶穌,和我之間的鴻溝。
200
耶穌啊,靈魂時常竭誠待人,但人卻指責它偽善,抱不信任它的態度,這靈魂多傷心啊!耶穌啊,祢也是這樣受苦來令祢的聖父稱心滿意的。



註釋


[47]
傅天娜修女當時是試修生,與瑪斯奧維斯嘉修女在厨房裏工作,瑪斯修女命她清洗和收拾碗碟後,便走開了,海倫(後來的傅天娜修女)開始工作,但修女相繼前來吃第二頓晚餐,間中亦會有人支使海倫弄晚餐,又或幫忙做某些事。海倫不想拒絕,便一一服侍她們,但卻未做指派給她的工作。瑪斯修女回來,看見碗碟還未清理,以為海倫不聽從她的命令,便命她坐在枱上作為補贖,她自己則動手清洗碗碟。
瑪斯修女 —— 茱利亞奧維斯嘉,生於一八九七年,一九一九年進修會,從事厨子工作多年。她很有活力,要求很高,但對近人卻充滿愛心(瑪斯修女回憶錄)。
back返 回
[48]
只有長上才可以下達「以聽命之名」的命令,但那只適用於嚴重的事情,瑪斯修女不可以這樣做,也絕不會這樣做,她命海倫坐在枱上作為補贖,海倫覺得這種補贖很奇怪,猶豫著不想從命。瑪斯修女問這位試修生說:「海倫,你就是這樣子聽命的嗎?」傅天娜修女把這問題誤會為「以聽命之名」所下的命令(瑪斯修女回憶錄)。
back返 回
[49]
有一些會院,包括位於士尼亞街華沙會院,修女慣於晚上設置看更。值勤的修女圍繞著會院走,照明庭院,察看每一個窗户,以防盜賊,保護會院。
back返 回
[50]
這是女方濟會瑪利亞之家的正確名稱。一八五七年,菲靈斯奇總主教創立了這修會,母院位於華沙西拉拿街,座落於仁慈之母女修會總會之旁。
back返 回
[51]
參閱註釋7。
back返 回
[52]
她很可能是代替卧病的慕德斯修女慕德斯修女華沙接受治療。(庇拉姬亞修女的回憶錄)
back返 回
[53]
所有修女都在月初用一天來更新靈性生命,稱為一天避靜,那一天沒有康樂活動,全體修女保持靜默,作一小時默想、拜苦路、每月省察和默想死亡半小時(參照修會憲章)。
back返 回
[54]
每月有一天,是神師給初學生指定的精修日。在那一天,修生要比平常更靜心默想,在聖體內與主耶穌給合,請神師多給一些克己,並把所有工作、祈禱和痛苦奉獻給主耶穌,為罪人贖罪。有些修女即使過了初學階段,仍繼續這做法。
back返 回
[55]
傅天娜修女把四頁留空,可能打算回頭填補一些過去的經歷,但卻沒有這樣做。
back返 回
[56]
「第三考驗期」是修女快要發永願前的準備期,仁慈之母會的準備期,為時五個月。天主之僕於一九三二至三三年在華沙完成第三考驗期,神師是瑪加利大金碧姆姆
back返 回
[57]
維能道,修會的會院,位於華沙城外二十公里,修女在該處有一所女童院。一九三六年,律政署建議在該地成立一所為初犯者(女童和婦女)而設的教導所。除避靜外,傅天娜修女於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五日至五月期間也在維能道居住。
back返 回
[58]
避靜由耶穌會艾達神父主持。艾達神父生於一八八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一九零五年七月十五日進修會。他天資敏悟,修讀人文學、神學,及(在一九一九至二零年間)在華沙大學修習國際法,之後負笈羅馬和法國。一九二六年,他在羅馬格哥里林出任倫理學教授,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五年,他在華沙,之後重返羅馬當講經學及修辭學教授。一九五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於羅馬與世長辭。
back返 回
[59]
維能道一公里以外,從前有一個莊園,修會在莊園的中心地帶設立了一所兒童院。兒童院的成立,有賴石華斯嘉公主基金。石華斯嘉公主主把一大片農地、森林及一些農舍送贈給修會,作為院校,以教育有道德危機的兒童。兒童院一直由維能道院長管理,直至一九四七年,才獨立自成一體(修會歷史)。
back返 回
[60]
「衣物間」,即是收藏修女衣物的儲物室及縫製修女衣物的地方。在該處工作的修女,職責是縫製新衣服及日用布製物品,把修補洗潔以後的衣物,分發給修女,並供應她們所需的衣服。
back返 回
[61]
當時,會院分為兩級,是所謂的主管修女和助理修女。隸屬於那一級,全由修會的管理階層,基於修女的知識水平、年齡和能力來決定,主管修女的工作是管理修會和悔罪者的院舍,助理修女則做手作性的工作,當主管修女的助手,特別是在體力勞動的範疇裏(修會憲章)。
back返 回
[62]
「鐵帶」是一種幼鐵絲網製成的腰帶,作為做補贖的工具,修女得到院長的批准,可以戴上腰帶,但只限於一段特定時間。
back返 回
[63]
「小聖堂」出來的大堂對面,就是修會禮堂,會議都在這地方舉行。
back返 回
[64]
「康樂」;即是,給修女工作完畢後的輕鬆消閒時間。
back返 回


2332396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969
1331
9461
10238
20632
35810
2332396

Forecast Today
1176

Online (15 minutes ago):37
37 guests

Your IP:52.91.185.49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