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第一冊 (251-300)

2arrows 返回目錄




251
發永願後,修會還未決定我該去域嘉還是維尼厄斯,整個五月份我都住在克拉科夫。有一次,會長〔彌額爾〕問我:「修女,為甚麼你靜悄悄地在這裏待著,不作前去甚麼地方的準備呢?」我回答說:「我想作純然出於天主旨意的事,親愛的姆姆,你吩咐我往那裏去,我便知道那全然是天主想我去的地方,不滲雜我的個人意願。」
會長答說:「那很好啊!」第二天,她命我前去見她,說:「修女,你想得到純屬天主的旨意;那很好;你就去維尼厄斯吧。」我向她道謝,然後等待命我起程的日子。然而,我的靈魂同時充滿著喜樂和恐懼,我感到天主不但在該處為我準備了豐厚的恩寵,也準備了大苦難。我仍留在克拉科夫,直至五月二十七日。我既然沒有常務,便只在花園裏幫忙,剛巧整個月我都獨自工作,便可以做一個耶穌會的退省[74] 。雖然我有去參與集體康樂活動,但仍可做到耶穌會退省。這期間我領受到許多天主所賜的神光。
252
+ 發永願後四天,我打算守聖時。那是該月的首星期四,我才剛走進聖堂,天主的臨在便已籠罩著我,我清楚地意識到,上主就在我的身邊,過了一會,我看見上主,祂滿身傷痕,對我說:看你所許配的人。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便回答上主說:「耶穌,我看見祢受傷,痛得這樣慘,比看見祢榮耀威嚴更愛祢。」耶穌問:為甚麼?我回答說:「無比的榮耀威嚴令我惶恐不安;我是渺小的、虛幻的,祢的傷痕把我牽進祢的聖心裏,傾訴祢愛我的深情。」我們說完了這話便沉默下來,我凝視著祂的聖傷,感到與祂一同吃苦很快樂。我受苦,但卻不苦,因為,我知道祂愛我很深而感到幸福,一小時就像一分鐘似的過去了。
253
+ 我絕不可判斷任何人,但要待人以寬,律己以嚴。我必須事事請教天主,以自己的眼睛,看清自己是甚麼:純屬苦中之苦,虛中之虛。在痛苦中,我必須忍耐,必須沉默,我知道無論甚麼都會在時間中流逝。
254
+ 發永願時我所經歷的時光最好不談了。
我在祂內,祂在我內。當主教〔勞斯旁〕為我套上指環的時候,天主滲透了我的身心靈,我無法把那一刻描述出來,所以不說了。發永願後,我與天主比以往更親密,我感到我愛天主,天主也愛我。我的靈魂體味過天主一次,便不能活著沒有祂了,為我來說,在祭壇下度過一小時最乏味的神枯,也遠勝人世的百年享樂。我寧願在修院裏當賤僕,也不願作俗世的皇后。
255
+ 我能夠作的善功,全都不想讓人看見,好讓天主作我的賞報。我要像一朵細小的紫羅蘭,埋在青草叢裏,散發芳香,不傷踐踏它的腳,它渾忘自我,要令那把它踩踏於腳下的人喜悅。為人性來說,這是十分困難的,但天主的恩寵自會幫助他。
256
+耶穌,感謝祢的大恩,令我明白自己是痛苦的深淵。我知道自己是虛幻中的虛幻,如果祢的聖寵不扶持我,一瞬間我便會回復虛空。所以,我的天主,我以每一個心跳來感謝祢對我的偉大仁慈。
257
明天便要起程前往維尼厄斯了。今天,我找安席斯神父辦告解,這位充滿著天主的心神的神父,為我的翅膀鬆開了綁,令我可以高飛到最高的高處,他解除了我的一切疑懼,告訴我要相信天主的恩澤。「懷著信心,勇往直前。」告解後,有股不尋常的神力降臨我的身上。神父強調,我必須對天主的恩寵忠誠,說:「如果你將來還繼續保持現有的這份單純和服從,是不會有災禍臨於你身的。對天主要有信心;你在正路上,在聖善的手裏,在天主的手中。」
258
+那天黄昏,我在聖堂裏多逗留了些時間,對天主說起某靈魂,祂很寬仁,我得到鼓勵,便說:「耶穌,祢賜了我這位神父,瞭解我的默感,但現在又要再拿走他,在這維尼厄斯的地方,我該怎辦呢?我一個人也不認識,連他們的方言也很陌生。」上主說:不要害怕;我不會離棄你。我的靈魂沉醉在感恩的祈禱中,感謝天主賜我的所有恩寵,這些恩寵都是由安席斯神父所促成的。
猛然間,我想起在神視中看見的那位處於告解亭與祭壇之間的神父,我相信總有一天會遇見他。我曾聽過的說話清楚地在我耳際迴響:他會幫助你去承行我在人間的旨意。
259
今天,〔一九三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我要起程往維尼厄斯了。我走到屋外,四望花園和院舍,當目光落在初學院時,眼淚突然涔涔而下,我想起上主恩賜的一切祝福和恩寵。猛然間,出其不意地,我看見上主就在花圃旁,祂對我說:不要哭;我常與你同在。耶穌說話的時候,天主的臨在籠罩著我,伴我走完整個旅程。
260
我獲得批准,路上可以探訪捷圖早華。早上五時,我出席聖像揭紗儀式時,第一次看見天主之母〔像〕。我一直祈禱到十一時,感覺上好像才剛到達。該院院長〔莎拉芬姆姆[75] 〕遣一位修女來請我去吃早餐,說她擔心我趕不上火車。天主之母告訴了我許多事情,我把永願託付給她。我感覺到,我是她的孩子,她是我的母親,我的一切要求她都沒有拒絕。
261
+ 今天,我已在維尼厄斯了。這修院是由幾間散開建築的小木屋所組成,我居住過佐斯福的龐大建築群,便感到這兒有點奇特。這裏只有十八名修女,屋子很小,但團體生活卻比較親密。所有修女都熱情地接待我,給我很大的鼓勵去忍耐前路的艱困;濟斯汀修女甚至擦了地,等待我的來臨。
262
+ 我參加聖體降福時,耶穌光照我,教我知道,對於某些人,該抱甚麼態度。在這裏,我要在花園裏工作,必須與在俗的人有緊密接觸,我知道自己會受到外界影響而分心,便盡力緊靠著最甘飴的耶穌聖心。
263
+ 到了辦告解的那星期,我高興得很,我看見來維尼厄斯前便已認識的那位神父,〔那是說,〕我曾在神視中看見他而認識他的。那一剎間,我在心靈中聽見這說話:這是我的忠僕;他將要幫助你承行我在世間的旨意。可是,我沒有按照天主的意願向他開放自己,我跟聖寵搏鬥了好一段時間,每次辦告解,天主的恩寵總是很特別地滲進我的心裏,可是,我並沒有向他敞開心靈,我打算不去找那位神父辦告解。作出這決定之後,我靈內昇起一陣難耐的焦慮。天主嚴厲地責備我,到我確實向這位神父徹底打開心靈,耶穌便把豐厚的恩寵傾進我的靈魂裏。現在,我明白到,對個別的聖寵忠誠是甚麽意思,那一聖寵牽引出一連串同類型的其他神恩。
264
+ 我的耶穌啊,請把我留在祢的身旁!看,我多軟弱!我憑藉自己,寸步難行;所以,耶穌,祢必須像母親守護無助的孩子似的不斷支持我,甚至比母親更體貼。
265
工作、奮鬥和痛苦的日子開始了。一切都依著修院常規繼續下去。人永遠都是初學生,需要學習許多事物,認識許多事情,因為,會規雖然一樣,各會院的習慣卻各有不同;所以,每個改變都是一個小小的初學期。
266
今天,我領受到一份豐厚而難以領悟的恩寵,為了這份純屬內在的恩寵,我要終身感謝天主,直至永恆…
267
耶穌告訴我,默想祂的苦難是我最令祂高興的事,藉著這默想,許多神光灑落在我的靈魂裏。那想學習真正謙遜的人,應該默想耶穌的苦難。我默想耶穌的苦難時,清楚地明白了許多從前不能理解的事情。耶穌啊!我要肖似祢,像祢一樣被釘、受盡折磨和屈辱。耶穌,請把祢的謙遜烙在我心我靈內。耶穌,我對祢愛戀成狂,祢就像先知〔參考依撒意亞先知書五十三:2-9〕所描寫的一樣,給痛苦所壓碎,祢所受的摧殘太嚴重,他似乎已無法在祢身上看見人的形貌。耶穌,就是在這情況下,我對祢愛戀成狂。永恆無限的天主啊,愛對祢做了甚麽?…
268
一九三三年十月十一日,星期四,我想守聖時,但開始時遇到很大困難,有某種渴望在心中浮現,擾亂心神。我的思維晦澀,連最簡單的祈禱經文也無法理解。於是,一小時的祈禱過去了,或者該說,掙扎過去了。我決定作第二個小時的祈禱,但卻枯燥不堪,泄氣極了,內心更添痛苦。我決定作第三小時祈禱。我決定不依靠跪凳,跪著度過這第三小時,我的身體提出抗議,要求休息,但我毫不讓步。我張開雙臂,一言不發,純然用意志力堅持下去。過了一會,我脫下手上的指環,請耶穌來看,那是我們永恆地結合的標記,我把發永願那天的感情呈獻給耶穌。過了一會,我感到心中充滿陣陣愛意,心神突然收歛,感官平靜下來,天主的臨在滲透了我的靈魂;我只有這個意識:耶穌和我。我看見祂,形貌就像我發永願後祂向我顯現的一剎那一樣,當時我亦像現時一樣,在守聖時,耶穌突然站在我的跟前,赤身露體,遍體鱗傷,雙眼充滿血和淚,祂的面容扭曲,唾液滿面,上主對我說: 新娘應當相似她的夫婿。 我非常深刻地體會到這句說話的意義,無可置疑,我要肖似耶穌便須透過苦難和謙遜。 看,人靈的愛情對我做了甚麼,我的女兒,無數靈魂拒絕我,我卻在你的心中找到一切。你的心是我的休憩之所,我常帶著豐厚的恩寵等待,直至祈禱結束。
269
有一次,我為告解神師〔蘇布高神父〕向聖神作九日祈求,完成時,上主回答說: 在長上派遣你來這裏之前,我已讓你認識他。你要怎樣對待你的告解神師,我便也怎樣對待你,如果你向他隱瞞甚麼,即使是最細微的聖寵,我也會隱藏起來,那你便要獨自一個人了。 於是,我遵從天主的意願,一份深邃的平安便充滿我的心。現在我才明白,天主怎樣維護聽告解的神父,又怎樣保護他們。
蘇布高神父的訓導
270
沒有謙遜,我們不能取悅天主。實踐第三級謙遜[76] ;即是,有人指責自己的不是時,不但不為自己解釋,不為自己辯護,還該為受侮辱而喜樂。
如果你告訴我的事情確實是來自天主的,便要準備好心靈,迎接大苦難。你將要遇到反對和逼害,他們會把你看作精神病患者,又或者是怪人,但天主會慷慨地降福你。真正屬於天主的工程,總會遭到反對,並以痛苦為標記。如果天主要達成一件事情,即使困難重重,祂早晚會完成。這時候,你要做的,就是要以極大的忍耐來武裝自己。
271
蘇布高神父去聖地時,達布斯基神父任會院的告解神師,有一次我辦告解,他問我是否有意識到自己的靈魂呈現著高度的〔靈性〕生命,我回答說我覺察到,而且知道內心正在發生甚麽事,神父回答說:「修女,在你靈內所發生的一切,不可破壞,也不可擅自改變。修女,你的靈魂流露出豐富的靈性生命,有深度的內在生命是美好的恩典,不是每個心靈都像你一樣的。要小心,不要浪費天主這些偉大的恩寵;一份大…」〔思想到此中斷了。〕
272
但這位神父以前曾令我受過很多考驗,當我告訴他天主想我做這些事〔即繪畫聖像、建立慈悲瞻禮主日、創辦新修會團體〕時,他取笑我,命我晚上八時前來辦告解。我八時去到聖堂,一位兄弟正在上鎖,我告訴他,神父命我那時間前來,請他告訴神父我來了,那位好心的兄弟去告訴神父,神父吩咐他轉告我,說那個時間神父是不聽告解的,我空手而歸,以後再也不去找他辦告解了,但我朝拜了一小時聖體,為他做某些克己,願他可以獲得天主的真光,好能認識靈魂。但當蘇布高神父走了,由他暫代時,我便被逼向他辦告解。這些內心默感,他從前是不願意認同的,但現在卻要我忠誠地履行默感的指示。有時候,天主是會讓這些事情發生的,但願祂在一切事上得享光榮。然而,靈魂需要許多聖寵,才不會左搖右擺。
周年退省 一九三四年一月十日
273
我的耶穌,與祢獨處的時刻又快來臨了,耶穌,我全心求祢,讓我知道自己有甚麼地方是祢不高興的,也請讓我知道,我應該做甚麼事情,好令祢更喜悅。請不要拒絕賜我這恩典,並請與我相偕,主,我知道,沒有祢,我的一切努力都不會有太大成果,啊!我歡躍於祢的偉大,主啊!我愈認識祢,便愈熱烈地渴慕祢,思念祢!
274
耶穌賜我恩寵,讓我認識自己,在這神光下,我看見自己的最大過失,就是驕傲,驕傲形成我的內心自我封閉,又使我和院長〔艾蓮〕之間的關係有欠簡單。
第二道神光與說話有關。有時,我講話太多,一兩個字就可以解決的事,我呢,卻花太多時間,而耶穌卻希望我利用那些時間,為煉靈誦唸一些祈求赦罪的短禱。上主說,在審判之日,每一個字都要接受評價的。
第三道神光與會規有關。我沒有努力躲避破壞會規的機會,特別是靜默。我的行為就好像規矩只為我一個人而定似的;只要我自己按天主旨意行事,別人怎樣,都與我無關。
決心:外在的事,無論耶穌要求我做什麼,我要立刻告知長上,在我和長上的關係中,我要力求開放和坦誠,就像赤子一樣。
275
耶穌喜愛自我埋藏的靈魂,生於幽谷的花兒是最芳香的,我必須努力令自己的心靈深處成為耶穌聖心的休憩之所。我的造物主啊,在困難和痛苦的時刻,我為祢詠唱一曲信賴之歌,因為,我信賴祢,信賴祢的慈悲,我的信賴是無底的深淵!
276
我從愛上痛苦的一刻開始,痛苦便不再是痛苦了。痛苦是我靈的日用糧。
277
我不會跟某人談話,因為,我知道耶穌不喜歡,而她亦得不到益處。
278
在上主的腳下。隱藏著的耶穌,永恆的大愛,我們的生命之源,神聖的瘋子,在瘋狂中,祢忘懷了自己,只看見我們。在天地還未創造之前,祢已在心崁中懷抱著我們。啊,大愛。祢屈辱自己之深啊。幸福的奧祕啊。為什麼這樣少人認識祢呢?為什麼祢的愛得不到回報?神聖的大愛啊,為什麼祢掩藏自己的美?無從瞭解的上主啊,我愈認識祢,愈不理解祢;亦正因我不理解祢,才更能領略祢的偉大。我並不羨慕息辣芬的火,因為我擁有一份更大的禮物,藏於心底。息辣芬狂熱地愛慕祢,但祢的聖血卻混和了我的血,愛是上主賜給我們的人間天國,啊,祢為什麼要隱藏於信仰之中呢?愛撕開了面紗,在我靈的眼目前是沒有面紗的,因為,祢親自牽引我,永恆地進入神祕愛情的懷抱中,願讚美與光榮歸於祢。不可分割的聖三啊,一個天主,直至千年萬代,無窮之世!
279
天主向我啟示真愛的所在,並賜我神光,讓我知道如何以實踐來證明對祂的真情。真正地愛天主,在於實行祂的旨意。為了向天主表示愛意,我們的所作所行,即使是最細微的,都必須發自愛主之心。天主對我說:我的孩子,你受苦是最令我喜悅的,我的女兒,在你的肉體和精神受盡折磨時,不要尋求受造物的憐憫,我要你的痛苦所散發的芳香,純淨得沒半點雜質,我要你超脫自我,不但要抽離受造物,還要超脫自我。我的女兒,我想享受你心中的愛情,一份童貞、無瑕、不失光澤的純潔愛情。我的女兒,你愈愛上受苦,所給我的愛情便愈純潔。
280
耶穌命我在復活節後的首星期天慶祝天主的慈悲瞻禮。〔我〕藉著省察和外在的克己、佩戴腰帶三小時、不斷為罪人祈禱和為普世祈求慈悲﹝來完成了﹞。耶穌對我說:今天,我垂視這座房子的目光,十分愉快。
281
我很肯定,我的使命不會因我逝世而結束,相反,那只是一個開始。充滿疑惑的靈魂啊,我要為你們掀開天國的面紗,令你們相信天主的美善寬仁,好令你們別要再因不信賴最甘飴的耶穌聖心而繼續受傷。天主是愛與慈悲。
282
有一次,上主對我說:我親愛的孩子,你因悔罪而承受了劇痛,我看見你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心裏動了很大的慈悲。我看你的愛情那麼純,那麼真,我賜你為童貞之首,你是我苦難中的光榮與驕傲,你靈魂中的每一個屈辱我都知道,沒有一件能逃過我的眼睛,我把謙遜的人高舉到我的寶座前,因為我願意這樣。
天主,一體聖三
283
我要愛祢,像從沒有人愛過祢似地愛祢;雖然我極之鄙俗和卑微,仍把信賴的錨深深地拋進祢的慈悲深淵裏去。我的天主啊,我的造物主!雖然我憂苦萬分,但卻一無所懼,我只想為祢詠唱一曲天長地久的讚歌。即使是最可鄙的靈魂,也不要讓它淪為疑惑的獵物,因為,天主的恩寵有無窮力量,只要活著,人人都可以成大聖。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別與天主的作為對抗。
284
耶穌啊,但願我在祢的眼前,變成水霧一樣,遮蓋地球,那祢便看不見它的可怕罪行。耶穌,當我凝望世界,看見人間對祢置若罔聞,眼眶不禁一次又一次地充滿熱淚,但到回望修道人那冷淡的靈魂時,我的心卻滴血。
285
一九三四年。有一次,我回到房間時,很是疲累,要休息一會才開始寬衣,但到我脫去衣服,有位修女卻叫我去取熱水給她。雖然我很疲倦,而從房間到廚房去要走頗遠的路,加上泥濘深至足踝,我仍連忙穿上衣服,給她取水去。再次回到房間時,我看見一個盛放著聖體的聖體盒,還聽見這聲音:把這聖體盒送去聖體龕。起先我有點猶豫,但到我走近,觸摸到它時,又聽見這話:懷著接近我的愛情,同樣地去接觸每一位修女;無論你為她們做甚麼,都是為我而做的。過了一會,我看見自己是獨自一人的。
286
+ 有一次,我為國家朝拜聖體,之後,一陣痛楚刺透我的心靈,我便這樣祈禱:「最慈悲的耶穌,我懇求祢因聖人的轉禱,特別是祢最親愛的母親的轉禱,祝福我的國土,她從祢的孩提時代便已撫育祢。耶穌,我懇求祢,不要看我們的罪過,但看孩童的眼淚,但看他們飢寒交迫的苦困。耶穌,為了這些無辜的人,請祢賜我為國家所求的恩寵。」就在那一刻,我看見主耶穌,祂雙目含淚,對我說:看,我的女兒,我對他們的憐憫有多深,你要知道,支撐著世界的正是他們。
287
+我的耶穌,環視人靈的現有人生,看見許多人侍奉祢,都帶著一點不信任的心情。有某些時候,特別是有機會去向天主表示愛意時,他們都作逃兵。有一次,耶穌對我說:我的孩子,你也想這樣做嗎?我回答上主說:「啊!不!我的耶穌,我不會作逃兵,即使汗血披額,我也不讓手中長劍掉下,直至安息於聖三腳下!」不管做甚麼,我也不倚賴自己的力量,而是依賴天主的恩寵。憑藉天主的恩寵,人能夠克服最大的困難。
288
+ 有一次,我與耶穌詳談有關學員的事時,得到祂的仁慈鼓勵,便問祂說:「在我們的學生當中,有沒有誰是祢聖心的安慰?」上主答說有:但他們的愛很薄弱,所以,我把他們交給你悉心照顧——為他們祈禱。
偉大的天主啊,我愛慕祢的美善寬仁!祢是天上萬軍的上主,卻這樣深深地俯就祢可憐的受造物。啊!我多熱切地渴望以每一個心跳來愛祢!四極之寬為我有所不足,長天太小,無垠的空間亦算不上甚麼,唯獨祢為我才足夠,永恆的天主!唯獨祢可以注滿我靈的深處。
289
與主獨處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在這些時光中,我體味到天主的偉大,也感受到自己的苦痛。
有一次,耶穌對我說:有時候,你會受到不公平的指責,不要覺得意外,為了愛你,我自己便先飲了這杯我不應喝的苦杯。
290
有一次,我思索永恆和它的奧祕,深深受到感動,我的心靈戰慄起來,再加細想,便受到各種疑惑困擾。接著,耶穌對我說:我的孩子,不要害怕大父的家,把這些無意義的問題留給這個世界的智士,我想看見你永遠都像小孩一樣。去請教告解神師有關純真的種種問題,我會藉著他的唇舌來回答你。
291
某一次,我看見有人快要犯大罪,我求天主給我最大的痛苦,好能拯救那靈魂。跟著,我忽然感到很頭痛,像戴上了茨冠似的。這陣痛楚持續了頗長時間,但那人卻得以存留於天主的恩寵中。我的耶穌啊,成聖多麼容易,所需的只是一點善念。如果耶穌看見靈魂內這點小小的善念,便會趕快地把自己交付給它,甚麼也不能阻止祂,不管是缺點還是罪過,絕對沒有事情能阻止祂。耶穌急於要幫助那靈魂,如果它對天主所賜的這份恩寵忠誠,很快便能修得人間的最高聖德。天主十分慷慨,對任何人都不會拒絕施恩,真的,祂恩賜的比我們所求的多。要對聖神的默感忠誠,那是最短的捷徑。
292
+ 當靈魂誠懇地愛天主時,便不該害怕靈性生命中的事,讓它任由聖寵支配,不要限制自己與天主溝通。
293
+ 耶穌的風華令我心醉,把我吸引到祂那裏,於是,我看見自己心靈內令祂不悅的地方,我下定決心,要不惜任何代價把它除去;藉著天主的恩寵助佑,我果然立刻便把它清除了。我的慷慨大方令天主十分高興,從那一刻開始,天主便賜我更高的恩寵,在我的內在生命中,我從不去想,也不去分析天主聖神領導我所走的道路。知道自己愛與被愛已經足夠。純潔的愛讓我可以認識天主,明白許多奧秘。為我來說,告解神師是天主的聖諭,他的說話是聖的 —— 我所說的是神師〔蘇布高神父〕。
294
+ 有一次,上主對我說:要像乞丐行乞一樣,乞丐所得到的施捨比〔乞求〕的多時,不會推辭,只會更衷心感謝。你也一樣,我賜你更大的恩寵時,你不該推辭,說自己不堪當接受。我是知道你不堪當的,但你該更加歡躍,從我的聖心中提取寶物,可以攜帶多少便提取多少,因為,這樣會令我更加喜悅。我還要再告訴你一件事:不但要為自己提取恩寵,也要為他人取;即是,鼓勵你所接觸的人去信賴我的無限仁慈。啊,我多麼愛那些完全信賴我的人!我甚麼事都會為他們做的。
295
+ 就在那一刻,耶穌問我:我的孩子,你的退省進行得怎樣呢?我回答說:「可是,耶穌,祢是知道它的情況的。」是的,我知道,但我想聽你親口說,想聽你的心底話。「我的師傅啊,當你帶領著我時,一切都很順利,但上主,我求祢,永遠不要離開我的身邊。」耶穌於是說:好的,如果你時常都保持赤子之心,一無所懼,我便常與你同在。正如我是你這裏的開始,同樣地,也會是你的結束。即使是最小的事,也不要依賴受造物,因為這會令我不高興的。我要獨自留在你的靈魂裏,我要給你的靈魂光明和力量,我的代表會讓你知道我在你內,那你感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便要像迷霧般消失於太陽的光華中。
296
+ 最寬仁的慈悲啊,我想愛祢,像人世間從沒有人愛過祢似地愛祢!我要以生命的每一刻來敬拜祢,把我的意願與祢的聖意緊緊地結合在一起。我的生活既不枯燥,也不乏味,它多姿多采,活像滿園飄香的繁花,未知該先採那一朵,是受苦的百合、愛鄰的玫瑰,還是謙遜的紫羅蘭,我不會細數這些豐富我每一天的寶物。懂得如何利用此刻是一件愉快的事。
297
+耶穌,最光亮的神光,請賜我認識自己的恩寵,請祢以神光射透我漆黑的心靈,並親自來填滿我靈的深處,因為只有祢〔…〕
298
啊!我的耶穌,祢是生命、道路和真理,我求祢像母親抱兒在懷似的把我留在身旁,因為,我不單只是無助的幼兒,也是痛苦和虛幻的堆積。
+ 靈魂的奧秘                                                                                            維尼厄斯 一九三四年
299
有一次,告解神師命我問主耶穌,聖像[77]上那兩道光芒有甚麼意思,我答說:「好的,我會問上主。」
在祈禱中,我在心中聽見這番話:那兩道光芒象徵著血和水。白光代表水,使靈魂正義;紅光代表血,是靈魂的生命…
我那痛苦的心在十字架上被長矛剖開時,這兩道光芒從我最深的慈悲中發射出來,我的慈悲是溫柔的。
在我天父的義怒前,這兩道光芒是靈魂的護盾。藏身於護蔭下的人是幸福的,因為,天主的正義之手不會加在他們身上,我期望復活節後的第一個主日作為慈悲主日。
300
+ 命我的忠僕蘇布高神父在這一天向普世宣佈我的偉大慈悲;告訴他們,不管是誰,在這天接近生命之泉,一切罪和罰都會得到赦免。
+ 人類未能信賴我的慈悲而投奔我,便不會得享和平。
+ 靈魂不信賴我,我所受的傷害多深啊!這樣的靈魂宣認,我是神聖的、公義的,但卻不相信我是慈悲的,也不信賴我的美善寬仁;即使是魔鬼,也頌揚我的正義,但牠們卻不相信我的美善寬仁。
我的聖心歡躍於這慈悲的的名號。



註釋


[74]
耶穌會士在發永願前的第三實習期有一個三十天的退省
back返 回
[75]
當時,捷圖早華的院長是莎拉芬納古谷斯嘉姆姆莎拉芬納修女生於一八七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在沙勞美亞受洗,一八九四年七月十八日進修會。她是小組導師,以後歷任克拉科夫捷圖早華維能道院長。於一九六四年六月十日逝世。(仁慈之母女修會檔案—年鑑及死亡紀錄)
back返 回
[76]
仁慈之母會的培訓,是以聖依納爵的神修為基礎,聖依納爵把謙遜區分為三級。
back返 回
[77]
育正加士維尼厄斯所繪的畫像(參照1)。
back返 回


2089545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811
3914
15693
9079
33923
31768
2089545

Forecast Today
2064

Online (15 minutes ago):129
129 guests

Your IP:54.224.133.152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