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第一冊 (351-400)

2arrows 返回目錄

 

 

351  
我的天主啊,為祢受苦何其甘飴;在心靈中最秘密的暗處受苦,藏得隱隱密密地,就像祭獻般焚燒而沒有人察覺,純淨有如水晶,沒有安慰,也沒有同情。我的神魂在活潑的愛情中燃燒,我沒有浪費時間去做夢,每一個時刻來臨,我都個別地利用,因為它在我的掌握之中,過去不屬於我,未來也不為我所擁有;我全心全意,善用當下此刻。
   
一九三五年一月四日。保姬亞姆姆[82]的第一章[83]
352  
在第一章裏,〔保姬亞姆姆〕姆姆強調信德的生命,並要在小事上忠信。閱讀到本章中段,我聽見這番話:我希望,這一刻你可以有更大信德,我的淨配在最小的事上忠信,我多快樂啊!我便去看十字架,看見耶穌的頭轉向了餐房,嘴唇在動。
我把這事告訴院長,她回答說:「修女,你看,耶穌要求我們的生命充滿信德。」
353  
姆姆去了聖堂,我留下來收拾房間,我聽見這話:告訴所有修女,我現要求她們在生活上,要具備對長上忠信的精神。我求告解神師寬免我這個責任。
354  
我與某人[84]說話時,聽見心中有一個聲音說:我希望她更加聽命。這人本應是繪畫聖像的,但為了某些理由,沒有動筆。我明白到,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如果不帶著聽命的印記,就不能令天主喜悅;我所說的是修道人。天主啊,在修院裏,要知道祢的旨意多麼容易啊!為我們修道人來說,從早到晚,天主的旨意總清清楚楚地放在眼前,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又有天主透過她們說話的長上。
355  
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五年,除夕。長上准許我不睡覺,在聖堂裏祈禱。一位修女要求我為她奉獻一小時朝拜聖體時間,我說好的,便為她作了一小時祈禱;在這個小時裏,天主讓我明白,這位修女令祂十分欣慰。
我為罪人的悔改奉獻朝拜聖體的第二小時,我特別向天主獻上贖罪的禱告,賠補當前一刻對祂的侮辱。得罪天主的過犯真是很大!
我為神師獻上第三小時的祈禱。我虔誠地為他祈求在某事件上得到光照。
最後,時鐘敲響十二下,本年最後的一小時,我以聖三的聖名來完結,又同樣以聖三的聖名來開始新年的第一個小時。我求聖三的每一位天主祝福我,我滿懷信心,前望新年,這一年,肯定不會沒有痛苦。
356  
聖體啊,祂包藏著一個證據,證明天主對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慈悲。
聖體啊,祂包藏著主耶穌的體血,是對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無限仁慈的明證。
聖體啊,祂包藏著豐盛地分施給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永恆生命和無限仁慈。
聖體啊,祂包藏著聖父、聖子、聖神對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仁慈。
聖體啊,祂包藏著慈悲的無窮贖價,這贖價會賠補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一切罪債。
聖體啊,祂包藏著活水的泉源,這活水是從賜給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無限仁慈內湧流出來的。
聖體啊,祂包藏著從永生之父的心懷內燃燒出來的愛火,是最純全的,就像對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無限慈悲深淵內的愛火。
聖體啊,祂包藏著醫治我們虛弱的靈藥,這靈藥湧流自愛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無限慈悲之泉。
聖體啊,祂包藏著天主和我們之間的結合,這結合是藉著祂對我們,特別是可憐罪人的無限仁慈而形成的。
聖體啊,祂包藏著至甘飴的耶穌聖心對我們,特別是對可憐罪人的一切感情。
聖體啊,一切痛苦和人生逆境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內在的黑暗和怒濤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生命和臨終時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逆境和絕望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謊言與背叛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氾濫著黑暗與無神論的世界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在無人瞭解的渴求與痛苦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辛勞枯燥的日常生活裏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希望破碎和努力白費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仇敵破壞和地獄作亂中的唯一希望。
聖體啊,當重負非我所能承擔和努力得不到成果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風浪擺動我的心,恐懼的心神瀕於絕望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我心顫抖,冷汗披額之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一切都對我不利,絕望潛進我的心靈中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我的眼睛開始對世物視若無睹,心神第一次擁抱未知的世界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我的眼睛開始對世物視若無睹,心神第一次擁抱未知的世界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在修德看來困難,性情變得反叛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敵人刻意打擊我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我的辛勞和努力遭人誤解時,我信賴祢。
聖體啊,當祢的判斷在我心中迴響時,我信賴祢;那是我信賴祢的瀚海慈悲之時。
357  
+ 至聖聖三,我信賴祢的無限仁慈,天主是我的父,我是祂的孩子,所以我擁有向祂的聖心索求恩典的絕對權利;黑暗愈深,我們的信賴便該更完全。
358  
我不明白,怎能不信賴萬事都可以成就的祂。與祂相偕,擁有一切;沒有祂,一無所有。祂是上主,祂不會容許信賴祂的人蒙羞。
359  
一九三五年一月十日。+ 星期四。黃昏時分,聖體降福[85]時,這種念頭開始來困擾我:我現在談論天主的偉大慈悲,有關這一切,有否可能只是一個謊話,又或是一個幻象…?我正想再思考這問題一會,內心便聽見一個清晰有力的聲音說:你所說的,一切關乎我的美善的話,都是真的;語言沒有足夠的辭彙來頌揚我的美善。這番話那麼有力,那麼清晰,我願以性命來宣認這確實是出於天主的。這番話帶著深邃的平安,當時的感覺到現在依然存在心裏,所以我可以知道。這份平安所給我 的力量和能力很大,一切困難、禍患、痛苦和死亡都不算甚麼。這點領悟,讓我瞥見一個真理,我帶領靈魂去認識上主的慈悲,一切努力都令天主非常喜悅,我的心靈因而湧現出極大的喜樂,未知天國中的喜樂是否還能更美滿。啊,只要靈魂願意,聆聽至少一點點良心的呼聲和聖神的呼喚,亦即默感!我說「至少一點 點」,因為,我們一旦打開胸懷,任聖神支配,祂便會親自來填滿我們內心的欠缺。
+ 一九三五年元旦
360  
耶穌喜歡介入我們最細微的生活小節。我雖然知道沒有事情可以隱瞞祂,但有時仍會有些暗暗地希望而又隱瞞著祂的願望,祂常常會令我如願以償。
我們有一個習俗,在元旦日抽簽,為自己決定一個全年的特別主保。早上默想時,我的內心昇起一個秘密願望,希望像往年一樣,耶穌聖體作我今年的特別主保;但我把這願望瞞著我的摯愛,除了這願望,我甚麼也對祂說遍了。我們來到餐廳吃早點,畫了十字聖號,便開始抽主保,我走到寫著主保名字的聖咭前,毫不猶疑地便取了一張,但我並沒有立刻看名字,因為我想用幾分鐘時間來整理情緒。突然,我聽見內心有一個聲音:我是你的主保,看吧。我立刻看題字,上面寫著:「一九三五年主保——耶穌聖體。」我的心歡躍起來,便悄悄溜開,跑去探望聖體一會兒,在聖體前,我傾出我的心,但耶穌溫馨地責備我,說這一刻我是該和眾位修女在一起的,我便立刻服從規律,回到修女中間去。
聖三,一個天主
361  
祢對受造物,特別是可憐罪人的慈悲偉大得無法理解,祢已把自己那難懂和深不可測的慈悲深處展示給一眾心靈,無論是人或天使,都已得到啟示。我們的虛幻和不幸都在祢的偉大中埋沉。無限的寬仁美善啊,誰能充分地讚美祢?是否能找到一個可以在祢的愛內瞭解祢的人?耶穌啊,這樣的靈魂是有的,但卻很少。
362  
+ 一天,我在早上的默想中聽見這聲音:我就是你的神師;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但既然你懇求有形的助佑,我便在你請求之前,已揀選了一位神師賜給你,因為我的工程有這個需要。你要知道,你那些違背他的過犯,傷害了我的心。對自己的任性要特別警覺;即使在最細微的事上,也該帶著服從的印記。
我抱著羞慚和謙遜的心,懇求耶穌寬恕我這些過失,我也請神師原諒,並立定決心,與其做許多錯事,倒不如甚麽也不做。
363  
好耶穌啊,感謝祢的大恩,讓我瞭解自己是甚麼:我是可恥的,我是充滿罪孽的,此外一無所是;我的天主啊,單憑自己,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得罪祢,因為,無恥就是無恥,除了得罪祢外,甚麼也做不來,無限的美善寬仁啊!
364  
+ 有一次,有人要求我為某靈魂祈禱,我立刻決定向慈悲救主做九日祈求,再加一個克己;就是,我會在彌撒聖祭中給雙腿戴上鐵鍊[86]。到我去辦告解告訴神師時,這克己我已做了三天,滿以為可以獲得批准;我原以為他不會反對,但我聽到的正好相反;那就是,未經許可,我甚麼也不該做。唉,我的耶穌啊,這又是任性了!我再三跌倒,卻沒有氣餒,我深知道,我就是痛苦〔的化身〕。我的健康狀況是沒能得到批准的原因,我的神師很意外,我竟未得到他的允許便擅自做更大的克己,我請求神父寬恕我的任性,又或者該說,寬恕我認為會獲得批准,我還請求他換一個克己給我。
365  
我的神師以一個內在的克己取代了它;就是,我要在彌撒中,默想主耶穌為甚麼願意受洗。為我來說,作這默想並不是克己,因為,思念天主是一件賞心樂事,並不是克己;但做事只可聽從吩咐,不能隨心所欲,是意志上的克己,內在克己的意義就在於此。我走出告解亭,便開始誦唸補贖,我聽見這番話: 你為那靈魂所求的恩寵,我已賞賜了,但卻不是因為你為自己所選擇的克己。這個你為他代禱和懇求慈悲的靈魂,我賜他恩典,是因為你完全服從我的代表。須知道,每當你克制自己的意願,我的旨意便在你內支配你。
366  
我的耶穌啊,請對我忍耐。我以後會很小心了,我不再靠自己,我會依賴祢的恩寵,依賴祢賜給我這可憐蟲的無限寬仁。
367  
+ 有些人習慣了託付給我,有一次,耶穌讓我知道,每當我為他們的意向祈禱時,祂已準備好賞賜恩寵,但靈魂並不是經常接受的:對靈魂,特別是對可憐罪人,我的心洋溢著偉大的慈悲。但願他們明白,我是最好的父親,我心中傾出的血和水,是為他們而流的,我的血和水,就像從一個滿溢了慈悲的泉源中湧出一樣。為了他們,我居住在聖體龕中,作慈悲的君王。我切願施恩給所有靈魂,但他們不願接受。但我至少有你,你常常到我跟前來,提取這些他 們不想接受的恩寵。這樣,你便可安慰我的聖心,眾靈對於那麼偉大的美善和豐富的愛的憑証,多冷漠啊!我的聖心所喝飲的,就只有世人的涼薄忘情,他們甚麼事都有時間做,卻沒有時間來我這裏領取神恩。
所以我轉面向你,你——蒙召選的靈魂,你是否一樣不暸解我聖心的愛情?在這裏,我的聖心也同樣感到失望,我尋不著絕對服從我的愛情的心。你那麼保留,那麼猜疑,那麼審慎。為了安慰你,讓我來告訴你,有些活在這世上的靈魂是十分愛我的,我欣喜地居住在他們的心裏,但他們為數很少。修院也是一樣,有些靈魂令我 的心充滿喜樂,他們具備我的特質;因此,在天之父垂視他們,感到特別欣慰,他們要令天使和世人讚嘆。他們的數目很小,在天父的公義跟前,他們是世界的護 防,也是為世界求取仁慈的渠道。這些靈魂的愛與犧牲支撐著世界的存在。最傷我心的,是我所特別召選的靈魂欠缺忠貞,這種不忠貞的行為是刺進我心房的利劍。
368  
一九三五年一月二十九日。這星期二的早上,我在默想時,內心有一個神視,看見教宗舉行彌撒聖祭。誦唸天主經後,教宗跟耶穌談起耶穌命我轉告他的事情,雖然我不是自己跟教宗說的,但事情已有人﹝蘇布高神父[87] ﹞處理;但在那一刻,我的內心已經知道,教宗正在考慮此事,這事很快便會按耶穌的意願通過。
369  
在八天避靜之前,我去請神師讓我在避靜時做某些克己,可是,我所要求的,不是每一件都得到允許,我只獲准做幾件。我得到允許,默想主耶穌的苦難一小時,和接受某種屈辱。我沒有獲准做自己所要求的每一個克己,感到有點不滿。我們回到家裏,我便到聖堂一會,我聽見靈內響起這聲音:默想我的苦難一小時,比鞭打流血一年的功勞更大;默想我疼痛的傷口對你有莫大益處,亦會為我帶來喜樂。你到現在還未能完全放下自己的意願,我感到很意外,但我十分十分欣喜,在這次退省中,你會達到這個改變。
370  
同一天,我在聖堂裏等候辦告解時,看見同一種光芒從聖體光座中發射出來,充滿整座聖堂,這景象持續了整個禮儀。聖體降福後,〔射到〕兩旁〔的光芒〕又再回到聖體光座裏,這光輝璀璨晶瑩,就像水晶一樣。我求耶穌俯就,在所有冰冷的心中燃起祂的愛火。在這些光線下,一顆心即使像冰塊一樣,也會温暖起來,又即使像石頭般堅硬,亦會碎成粉末。
   
+
J.M.J. 維尼厄斯 一九三五年二月四日
八日退省
371  
耶穌,慈悲的君王,與祢獨處的時間又來臨了。所以我懇求祢,以祢聖心內燃燒著的所有愛情,來徹底摧毀我心中愛己的私念,另一方面,又在我心裏燃點起祢最純全的愛火。
372  
黃昏時分,聽完講座後,我聽見這番話:我與你同在。在這避靜中,我要固守你的平安和勇氣,這樣,你便會不屈不撓地履行我的計劃。因此,你要在這避靜中徹底地摒除自己的意願,然後,我的旨意便會在你內全部實現。你知道這樣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所以,在一張白紙上,寫下這說話:『從今天開始,我自己的意願不再存在。』然後劃去這張紙,再在背面寫上這句話:『從今天開始,我要時時、處處、事事都承行天主的旨意。』不要害怕任何事情;愛會給你力量,讓這目標輕鬆地實現。
373  
默想這目標的主要思想;那就是,選擇愛:靈魂必須去愛;它有愛的需要,靈魂不該讓它的愛流向淤泥,淌入真空,它必須把愛引導,進入天主之內。我細想著這點,十分快樂,因為,我清楚地感受到耶穌在我心裏,我的心裏,只有耶穌!我愛受造物,在於他們能幫助我與天主結合,僅此而已,我愛全人類,是因為我在他們內看見天主的肖像。
+
374  
J.M.J. 維尼厄斯 一九三五年二月四日
   

 

 

 

 

 

從今天開始,我自己的意願不再存在

 

 

 

 

 

   
我按照上主的吩咐下跪,劃去我自己意願的一刻,我聽見心靈內響起這個聲音:從今天開始,不要害怕天主的審判,因為你不會再受審判。
+
   
J.M.J. 維尼厄斯 一九三五年二月四日
從今天開始,我要時時、處處、事事承行天主的旨意[88]
+
   
J.M.J. 維尼厄斯 一九三五年二月八日
375  
精修;亦即,省察,棄絕自己,棄絕自己的意願。
I.   棄絕自己的理性,服從那些天主給我安排的在世代表的判斷。
Ⅱ.   棄絕自己的意願,承行天主的旨意,祂的旨意流露在祂給我安排的在世代表的意願中,而這些意願都符合我們的會規。
Ⅲ.   棄絕自己的判斷,那些天主給我安排的在世代表下達命令,我立刻接受,不細想,不分析,不推理。
Ⅳ.   棄絕自己的唇舌,我絕不給它半分自由,但只在一種情況下,我會讓它暢所欲言,那就是,在宣認天主的光榮之時。每當我領聖體,我會求耶穌守護和洗滌我的唇舌,使我不會利用唇舌來傷害鄰人,這就是為甚麽我絕對尊重守靜默的規章。
376  
我的耶穌,我相信祢的恩寵會幫助我去實行這些决定了要做的事,雖然,聽命的聖願已包含了以上各點,但我仍想以特別的方式來實踐,因為,這是修道生活的神粹。仁慈的耶穌啊,我懇求祢啟迪我的思維,好使我更瞭解祢,祢是無限的天主,也讓我更瞭解自己,那本屬虛無的我。
377  
有關告解聖事。我們該從告解聖事中獲取兩種益處:
1.   我們辦告解是要得到治療。
2.   我們辦告解是要得到教育——就像小孩一樣,我們的靈魂需要不斷教育。
我的耶穌啊,這番說話我有很深刻的體會,經驗告訴我,單憑自己的力量,靈魂的進境不會很大,它耗費許多氣力,但對於上主的光榮全無用處;它會不斷犯錯,因為我們的心思晦暗,不知道如何識辨自己的事情。我要特別留心兩件事:第一,辦告解時,我要選擇自己最覺羞愧的事來告明,即使這件事很瑣碎,但就為了它要付出很大代價這理由,我便要告明。第二,我要實踐痛悔,不但只在告解時痛悔,每次省察,心中都要激發完全的痛悔,特別是就寢時。還有一句話:一個誠心誠意想在全德路上前進的靈魂,必須嚴格遵守神師的訓導。依賴之情有多深,聖德便有多高。
378  
有一次,我與神師談話時,一個比閃電還要快的神視在心頭閃過,我看見他的靈魂十分痛苦,他很憂傷,給天主用這樣的火灼燒的靈魂一點也不多。痛苦的起因是這件工程。天主強烈地要求進行這件工程,但時候要到,工程卻像全未動工一樣。然後,天主便要施展大能,顯示証據,証明這工程確是出於天主的旨意,雖然,這件工程很久以前便已擱下,但它卻要成為聖教會的新光彩。沒有人能夠否認,天主是無限仁慈的,祂希望人人都在祂再度來臨作判官前,預早認識這點。祂希望靈魂先認識祂是慈悲的君王,當這勝利來臨時,我們已進入沒有痛苦的新生命。但在這一切發生之前,你(神師)的靈魂看見你前功盡廢,將要苦不堪言。可是,它只是看似破壞,因為,天主一經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可是,這破壞雖然純屬表面,痛苦卻是真實的。這事會在甚麽時候發生呢?我不知道。會維持多久呢?我不知道。[89]但天主應允了一個大恩寵,給你和所有 …… 那些宣佈我的偉大慈悲的人,在他們臨終時,我要把他們當作我自己的光榮一樣,親自保護。即使靈魂的罪孽漆黑如深夜,當罪人投奔我的仁慈時,他就在給我最大的讚美,亦成為我的苦難的榮耀。當靈魂讚美我的美善寬仁時,撒殫在它跟前顫抖,並逃往地獄的深處。
379  
在某次朝拜聖體時,耶穌答允我:那些向我的慈悲求助的靈魂,以及頌揚和宣講我的大慈悲的人,我會在他們臨終時,按照我的無限仁慈來看顧他們。
耶穌說:我的心是憂傷的,因為,即使是蒙召選的靈魂,也不瞭解我的慈悲何其偉大。在某方面而言,他們﹝與我﹞的關係充滿了猜疑。這種關係多傷我的聖心啊!請緊記我的苦難,即使你不相信我的說話,也至少該相信我的傷口。
380  
對於自己的喜好,我既不隨之行動,亦不作任何表示,因為聖寵束縛著我;我常常思考,有甚麽事更令耶穌欣慰。
381  
有一次,我在默想聽命這主題時,聽見這番話:在這默想中,神父[90]的話是特別為你而說的,你該知道,我在借他的唇舌說話。我盡力專注,去聆聽每一句話,然後全部默存心裏,就像每次默想一樣。當神父說天主的力量充滿一個聽命的靈魂時……是的,當你聽命時,我除去你的輭弱,以我的力量取而代之,我感到奇怪,為甚麼靈魂不願意跟我交換呢?我對上主說:「耶穌,請照亮我的心,否則,這些說話我也不會明白太多。」
382  
我知道,我並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無數靈魂而活;我知道,天主賜我的恩寵,並不只獨給我個人,而是給所有靈魂。耶穌啊,祢那慈悲的深淵已傾注入我的靈魂內,而我的靈魂是鄙陋的深淵。耶穌,感謝祢的恩寵,也感謝祢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刻所賜的十字架。
383  
避靜開始時,我在聖堂的天花板上看見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無限慈愛地注視著眾位修女,但祂卻不是對每一個修女都一樣,祂向三位修女投以嚴厲的目光,是甚麼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與這種目光交接很可怕,那是一個嚴厲的判官的目光。那目光不是射向我,我已害怕得癱軟無力,我寫這些字句時,身體仍在顫抖,我一個字也不敢對耶穌說,我虛脫乏力,心想自己不會活到講座結束了。第二天,我又看見同樣情況,就像第一次看見的情景一樣,但這次我敢說這句話:「耶穌,祢的仁慈多偉大啊!」
第三天,除了那三位修女外,耶穌又再以仁慈的目光注視著眾修女,我鼓起從愛鄰的力量中提取出來的勇氣,對上主說:「正如祢親口告訴我的,祢就是慈悲,我仰賴祢慈悲的力量來懇求祢,請祢也用仁慈的目光來注視這三位修女,但若這祈求與祢的智慧有所抵觸,我求祢交換:把應該投射給我的仁慈目光轉向她們,把看她們的嚴厲目光轉向我。」耶穌接著對我說這番話:我的女兒,為了你那誠懇而慷慨的愛情,我要賜她們許多恩寵,即使她們沒有向我求。但我這樣做,是因為我曾向你許下的諾言。就在那一刻,祂也轉以仁慈的目光來注視那三位修女,我看見天主的寬仁,心裏跳躍著歡樂。
384  
九時至十時,我留下來朝拜聖體,另有四位修女也留了下來。我走近祭台,開始默想主耶穌的苦難時,心靈立刻充滿痛楚,因為,活在世上的人很多都不知感恩,但最痛心的是那些天主特別召選的靈魂也不知感恩;沒有一種觀念或可比擬的感覺(能形容這種痛苦)。看見這忘恩負義到埋沒良心的地步,我感到一顆心好像被撕開了,我軟軟地仆倒在地,嚎啕大哭,我沒試圖去掩藏那哭聲。每當我想到天主的偉大慈悲和人靈的負恩背義,痛楚便戳進我的心房,我也知道,甘飴的耶穌聖心被傷得有多痛。我懷著一顆熾熱的心,為罪人重新奉獻自己。
385  
我喜樂地、渴望地啜飲每天於彌撒聖祭中領受的苦杯,這是耶穌在每一刻中分賜給我的一份,我不會讓給任何人。我會不斷安慰最甘飴的聖體聖心,我會在自己的心弦上彈奏和諧的樂章。痛苦就是最和諧的樂章。我會專心致志地探索,今天有甚麼事可令祢的聖心歡躍!
我所過的日子並不單調,當烏雲閉日之時,我會像雄鷹般撥開重雲,好讓別人知道太陽不會消失。
386  
我感到天主會讓我掀開(天國的)面紗,這樣,塵世便不會懷疑祂的美善寬仁,天主不會湮沒,不會改變,祂永遠都是唯一、不變的天主,甚麼也不能違反祂的意願。我感到,我內有一股超乎人類的力量,感謝那居住在我內的恩寵,我感覺到勇氣和力量。我瞭解那些失去希望的靈魂,因為,我自己也曾經歷那烈火;然而,天主不會給我們承擔能力不能承擔的事,我生活,時常抱著一線希望,並把希望提昇,直至完全信賴天主。就讓祂在萬世以前就決定了的計劃在我身上成就。
一般準則
387  
修道人要解脫痛苦,是一件非常醜陋的事。
388  
看那最大的罪犯得到甚麼恩寵和得著,垂死的他懷著很深的愛:「祢在樂園裏的時候,請記念我。」誠心悔改馬上令這個靈魂轉化,靈性的生命是要活得堅決,活得誠懇的。
389  
愛情是相對的。如果耶穌為我品嘗了最苦的杯爵,那麼,我作為祂的新娘,亦會接受一切痛苦,作為愛祂的憑証。
390  
懂得如何寬恕的人,為自己準備了許多天主要恩賜的聖寵。我仰望十字架有多勤常,衷心寬恕便有多勤常。
391  
我們透過聖洗,與其他靈魂結合,死亡把愛接合得更緊密。我該常常幫助別人。如果我是一個好的修道人,我不但要有用於修會,也要有用於整個國家。
392  
上主天主以兩種途徑賞賜恩寵:默感和光照。如果我們向天主求恩,祂定必賞賜,但首先我們要願意接受;為了接受恩寵,便必須捨棄自我。愛不在於言語或感覺,愛在於行為。愛是出於意志的行為,愛是一份禮物;即是說,是一份施予。在祈禱中,理性、意志和心這三種官能,都必須運用。我會在耶穌內死而復活,但首先,我必須活在祂內。如果我不離開十字架,那福音便會在我身上彰顯出來。我內的耶穌補足我的一切不足,祂的恩寵不止息地運作。藉著聖神的恩典,天主聖三把祂的生命很豐盛地賜給我,三位一體的天主居住在我內。天主愛時,以祂整個生命去愛,以祂的全力去愛。如果天主這樣愛了我,那我,祂的淨配,該如何回應?
393  
在一次講座中,耶穌對我說:我挑選了一串葡萄,你是其中一顆甜美的果實;我希望別人可以分享你內流著的汁液。
394  
重發誓願時[91] ,我看見主耶穌在(祭台上)讀經台那一邊出現,他身穿白衣,腰繫金帶,手持一柄令人膽寒的劍。這個景象持續到修女開始重發誓願的時候,我看見一團瑰麗無倫的華彩。在這奪目的光輝之前,有一朵形狀好像天秤的白雲。接著,耶穌過來,把劍放在天秤的一邊,那一邊便重重地墮向地上,直到幾乎接觸到地面。就在那時候,修女剛重發了誓願,我看見天使從每一位修女身上取了些物件放在一個形狀好像提爐的金色器皿裏,他們收集完畢,便放於天秤的另一邊,這邊的重量立刻抵銷了先前放劍的一邊,放劍的那一邊便昇了起來。就在那一刻,提爐裏冒出一團火,上達到奪目的光輝那裏。接著我聽見那發光的物體發出一個聲音:犧牲較重,把劍放回原處。 接著,耶穌降福了我們,我眼前的景象便消失了,修女已開始領聖體。我領聖體時,心中充滿難以形容的大喜樂。
395  
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五日,回父母家裏[92] 探望彌留的母親數天。
當我知道母親病重垂危時,她要求我回家去,希望臨終前再見我一面,這喚醒了我心中澎湃的感情。我是一個赤誠地愛母親的孩子,很想完成她的心願,但我把這件事交給天主,絕對聽從衪的旨意;我不理會心中的傷痛,隨從天主的旨意。二月十五日,我的主保聖人瞻禮那天早上,院長把第二封家書交給我,並批准我回家去,完成彌留中的母親的心願。我立刻去準備行裝,當天黄昏便離開維尼厄斯。我把整個晚上獻給病重的母親,求天主賜她恩寵,讓她不要失去任何藉著痛苦而建立的功勞。
396  
我的旅伴很和藹;聖母會有幾位女士跟我同坐一個車廂,我感覺到其中一位很難過,她的內心正在交戰,我的心神便開始為這靈魂祈禱。十一時正,這些女士去別的車廂聊天,車廂內只留下我倆,我感覺到,我的祈禱令這靈魂掙扎得更厲害。我沒有安慰她,但卻更用心禱告。最後,這位女士轉面問我,如果向天主許下了某一承諾,是否必須履行。就在那一剎間,我的內心知道了她所許的是甚麽諾言,便回答說:「你絕對要信守承諾,否則,一輩子都很苦惱,這個念頭會一直纏擾著你,令你不得安寧。」她聽見我的回答,十分驚奇,便向我敞開心胸。
她是一位教師;在她快將考試時,她答允了天主,如果考試順利,她便奉獻自己,侍奉天主;那是說,進入修道團體。她考試合格了,成績很理想。「可是,」她說:「當我踏足俗世的繁華時,我不再想入修院了。但我的良心很不安,雖然有很多享受,我總不快樂。」
我們長談後,她完全改變了,她說會立刻採取行動,入修院去。她請我為她祈禱,我感覺到,天主是會慷慨地賜她很多恩寵的。
397  
那天早晨,我已抵達華沙,晚上八時便到家了。父母和全家多快樂啊!快樂得難以形容。母親的病情稍微好轉了,但醫生認為沒有希望完全復原。我們互相問候之後,一起跪下感謝天主的恩典,讓我們今生可以再次聚首。
398  
我看見父親怎樣祈禱,深感慚愧,進了修院這麽多年,我的祈禱也無法這樣誠懇和虔敬。所以,我從未停止過感謝天主賜我這樣的父母。
399  
十年時間,一切都已變得面目全非了!那原來很小的園子,現在我已認不出來,弟弟妹妹當時還是孩童,現在都已長大成人。看見他們不是分手時的老樣子,我著實很感意外。斯丹尼每天都陪伴我去聖堂,我感到天主十分喜愛他。
400  
最後那天,所有人都離開了聖堂,我與他走到聖體跟前,一起誦唸「天主,我們讚美祢」。靜默一會之後,我把他的靈魂奉獻給最甘飴的耶穌聖心。在那座小小的聖堂裏祈禱多舒暢啊!我還記得在該處所領受的種種恩寵,當時我不明白,總是糟蹋了,我奇怪自己怎可以如此瞎了眼睛。正當我在追悔自己瞎了眼時,突然看見主耶穌,祂煥發著不可言喻的美,祂仁慈地對我說:我所召選的人,我要給你更大的恩寵,讓你永恆地見證我的無限仁慈

 


註釋

 

[82]  
這時候,維尼厄斯的院長是保姬亞修女 —— 赫慧蒂奇,生於一八八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一九一三年進修會,她是一名護士,亦是維尼厄斯維能道的院長。一九七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死於和戈,是諮詢過程中的見證。
back返 回
[83]  
議會(波蘭文Kapitula)—— 開會中院長短短告誡一番,敦促各人注意遵守規章,修女則為自己外在的短處告罪。
back返 回
[84]  
可能是伯爾納德會的修女方濟修女,她在一九三六年一月十五日陪伴院長探訪維尼厄斯會院。(A. SMDM-C)
back返 回
[85]  
「聖體降福」——一個簡短的、以聖體降福來作結束的禮儀。
back返 回
[86]  
鐵鍊,像腰帶(參閱#62)一樣,以鐵絲網做成,形狀好像手鐲,是作補贖的工具。
back返 回
[87]  
蘇布高神父一九三七年十一月致傅天娜修女的書信中,我們得知他曾與教廷大使高達斯總主教談過建立神聖慈悲瞻禮一事,他希望教廷大使會向教宗禀告這件事。(參閱信件160)
back返 回
[88]  
這在白紙上所紀錄的定志方式,是按照她原本的一則日記重畫出來的。
back返 回
[89]  
這神視是關於蘇布高神父的,為了神聖慈悲敬禮所遭受的破壞,他要受很大的痛苦。這個預言幾乎真的實現了。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聖職部頒佈法令第65/52條,一九五九年三月六日,又發出通告,禁止傳揚傅天娜修女所提倡的形式來敬禮神聖慈悲,結果,懸掛在許多聖堂中的畫像都除掉了,神父不再訓導有關神聖慈悲的道理。蘇布高神父本人遭受教廷的嚴厲譴責,亦遭遇到許多因傳揚神聖慈悲敬禮所帶來的苦惱。
仁慈之母會也被禁止傳揚這個敬禮,結果,畫像、慈悲串經、九日祈求及其他一切會令人想起宣傳這敬禮的物件全部回收。傅天娜修女極力推行的慈悲工程,看來已一敗塗地,而且永不翻身。
在通告發出之前,神聖慈悲畫像一直在傅天娜修女逝世的克拉科夫會院中廣受敬拜,畫像前佈滿了特別敬禮的獻儀。每個月的第三主日舉行大禮彌撒,神父講道的主題都圍繞著神聖慈悲,復活節後首主日慶祝神聖慈悲瞻禮,一九五一年,撒非厦樞機在慈悲瞻禮中頒予七年的全大赦。
鑑於教廷的禁令,仁慈之母會克拉科夫總教區首牧白士厄總主教請示,該如何處置那幅懸掛在側祭台上、前面滿佈敬禮獻儀的畫像,至於讚美神聖慈悲的慶禮又該採取甚麼態度。白士厄總主教命修女把畫像保留原處,不要禁止信友在畫像前祈求所需的恩寵,他又下令保持現有的慶禮。
就這樣,神聖慈悲敬禮才在這個考驗中,倖存於窩尼亞街三至九號克拉科夫會院內的一片小天地中,這裏正是天主之僕埋葬的地方。現在,這敬禮又再凝聚力量,從新開始,而且吸引到神學家的注意。
既然她預言的第一部份的確是差點實現了,那餘下的一部份亦理應實現。以下的事實,證明了天主之僕的預言的真實性:
一九七八年六月三十日,教廷信理部(A.A.S.350頁)出版了一份「通告」,這份「通告」是由部長識巴樞機和秘書長涵瑪總主教於一九七八年四月十五日共同簽署的,內容如下:
一九五九年宗座公報第271頁刊登了聖職部發出的一項通告,該通告是關於禁止傅天娜修女所提倡的神聖慈悲敬禮方式,一直以來,不同地方,特別是波蘭,甚至是主管機構,都在查詢該通告是否仍須視為有效。
教廷現擁有許多在一九五九年時仍未知道的正本文件,鑑於重大的環境變遷,及考慮到許多波蘭教區首牧的意見,現宣佈取消以上所引的「通告」之中所頒發的禁制令。
一九七九年七月十二日,榮福童貞瑪利亞無染原罪會的總會長,以美國聖高斯格會省省長的名義,請教廷就一九七八年的「通告」內容行使神權,作出解釋,該「通告」是要撤消傳揚傅天娜修女所提倡的神聖慈悲敬禮的禁制令,信理部部長確定:
有關(會長神父在書函中提出的)事項,我很榮幸,在此向你說明,鑒於正本文件得到驗證,以及當時身任克拉科夫總主教的窩泰拿樞機提出審慎而博識的意見,教廷決定發出新「通告」(A.A.S.一九七八年六月三十日,350頁),撤消之前於一九五九年發出的「通告」內所載的禁制令(A.A.S.,1959, p. 271),為此,本部對於傳揚以上提及的修女(天主之僕傅天娜修女)所推薦的慈悲救主敬禮的真正形式,不再阻止。
再者,聖女傅天娜的神師一直活著,直到教廷就聖女封聖事宜展開諮詢調查時,為聖女的聖潔生活和英雄式的聖德宣誓作證。然後,在他逝世(那是一九七五年二月十五日,剛好是傅天娜修女的主保瞻禮,亦是聖瑪加利大亞拉高的神師聖歌迪逝世的日子,聖瑪加利大亞拉高是耶穌向她啟示聖心敬禮的人)後只有三年兩個月,禁制了二十年的傅天娜修女著作、她提出的慈悲救主訊息和敬禮形式又再煥發新的動力,在普世間傳揚開去。
教宗保祿六世解除禁令後剛好六個月,入稟冊封聖女晉陞真福品的那位樞機獲選為教宗。他就任以後的第二份通諭名為「富於仁慈的天主」,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公佈後,立刻受到非天主教徒的歡迎,認為它是最偉大的教宗通諭之一,但對於天主教徒來說,卻需要幾乎一年時間,才理解到,在這個時候教導這端道理非常適當,而且十分需要。那時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還沒有見過傅天娜修女的靈修日記。
傅天娜修女在1993年榮陞真福,並於千禧2000年加入聖人行列,不僅如此,在她冊封聖品的典禮上,教宗在講道中宣佈把慈悲救主瞻禮推廣到整個教會,因為這瞻禮是我們的主耶穌敦促祂慈悲的“秘書”和“宗徒”全力建立的。(一九九五年,波蘭全國主教團向教廷提出請求,希望在復活節後的第二個主日慶祝慈悲瞻禮,教廷批准在波蘭慶祝。)愈來愈多地方喜樂地慶祝慈悲主日,實際上,世界各國都有慶祝。這情況發生在傅天娜修女逝世後六十多年,試想,教會要經過一百年,才正式建立耶穌聖心敬禮——那亦是波蘭全體主教請求得來的!——又再過一百年,耶穌聖心瞻禮才傳遍普世教會。
還有,好像是要說明聖女傅天娜的預言實現了:「然後,天主便要施展大能,顯示証據,証明這工程確是出於天主,雖然,這件工程在很久以前便已擱置,它卻要成為聖教會的新榮耀。」教宗在同一篇講道中宣講說:「耶穌告訴傅天娜修女:『人類未能懷著信賴的心來投奔慈悲救主,便不會找到平安與和平。』(日記, p.132 【譯者按:#300】)藉著波蘭修道人的工作,這訊息已永永遠遠地與二十世紀相繫一起,二十世紀是第二個千禧年的末葉,進入第三個千禧年的橋樑。它並不是甚麼新訊息,但卻可視之為特別光照的禮物,幫助我們更熱切地重溫耶穌復活的福音,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人類發放一線光明。往後的日子會為我們帶來甚麼呢?人類在這片大地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呢?我們都未准許知道。但肯定的是,除了新發展,亦很不幸地,不會缺少痛苦經歷。但慈悲救主的光芒〔榮耀〕,在某種意義而言,是上主要藉著傅天娜修女的神恩重回世界〔很久以前……擱置〕,為第三個千禧年的人類照亮前路」(加上語氣強調)。即使是這預言的最後部份也證實了:「當這勝利來臨時,我們早已走進新生命,在那裏,沒有痛苦。但在這之前,你〔神師的靈魂〕看見你前功盡廢,將要苦不堪言,……但天主允諾,有一個大恩寵要賜給你和所有〔這裏她引述耶穌的話〕……那些宣佈我的偉大慈悲的人,在他們臨終時,我要把他們當作我自己的光榮一樣,親自保護。
back返 回
[90]  
一九三五年二月四日至二月十二日,在維尼厄斯舉行的避靜,是由耶穌會馬士域神父主持,避靜的尾聲有一個東方禮儀的彌撒,眾修女可領兩種禮儀的聖體。
back返 回
[91]  
重發誓願。仁慈之母會的憲章內容有這樣的條款:一年兩次,在八天和三天避靜以後,每位修女都要重發貞潔、神貧及聽命三願,跟整個團體一起朗聲誦唸簡化了的信經,然後加上以下的經文:「我主,請賜我恩寵,好讓我比以往更忠信地遵守三願。」
back返 回
[92]  
傅天娜修女一家居住於洛兹杜力格洛戈維村。
back返 回

 

2226857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301
2133
8589
8266
32885
42739
2226857

Forecast Today
1392

Online (15 minutes ago):17
17 guests

Your IP:54.156.51.193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