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第一冊 (451-521)

2arrows 返回目錄




 

451
有一次領聖體後,我聽見這話:你是我們的居所。那一刻,我在靈内感到天主聖三:聖父、聖子和聖神的臨在;我感到自己是天主的殿宇,我感到自己是聖父的孩子,這一切我無法解釋,但心神卻領悟得很清楚。無限的美善寬仁啊,祢那可憐的受造物啊祢俯就得何其深!
452
靈魂只需收斂心神,天主便會立刻對他們說話,心散會淹沒天主的説話。
453
有一次,上主對我說:你與我結合時,為甚麼害怕?爲甚麽顫抖?當靈魂爲了無益的恐懼卻步時,我很不高興。你與我同在時,誰敢動你一根毫髮?我最心愛的,是堅心相信我的美善寬仁,又全心信賴我的人,我把信心堆放在這些人身上,他們但有所求,我必定賜予。
454
有一次,上主對我說:我的女兒,你把別人鄙棄了的恩寵拿去吧,可以拿多少便拿多少。那一刻,我靈内充滿上主的愛,我感到自己與天主結合得很緊密,那是言語無法形容的一種契合;在這境界中,我突然感到,天主的一切所有,一切貨物,一切財寶,都屬於我,雖然我不太在乎它們,因為,我只要有祂便已經足夠,在祂內我看見自己的一切:沒有祂——一無所有。
天主居住在我內,我不在祂居所以外的地方尋找幸福,天主居住在我內,我歡欣踴躍;在這裏我與祂相守到天荒地老;在這裏,有我和祂的最親密感情;在這裏,我與祂安居;這裏是肉眼不能窺視的地方。榮福瑪利亞鼓勵我以這樣的方式與天主交往。
455
當我感到傷痛時,不再以之為苦,當我得到極大安慰時,亦不會大感興奮。我認識了真理,這份認知所帶來的平安與安寧充滿了我。
在心靈內飽享幸福時,生活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中又怎能傷害我分毫?又或者,在我內沒有天主時,身邊有仁愛的人相伴又怎能助我呢?當天主居住在我內時,誰能傷害我?
+
J.M.J. 維尼厄斯 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二日
三天避靜
456
避靜開始的那天晚上,我在聆聽默想的重點時,聽見這番話:在這退省中,我會透過這神父的口對你說話,堅強你,令你確信我在你靈魂深處所說的話是真實的。雖然這是一個為所有修女舉行的避靜,但我特別把你放在心上,因為我要令你堅強,使你在滿佈苦難的前路上坦然無懼。所以,專心聆聽他的說話,細意默想。
457
我多驚訝啊,神父說及與天主結合和這結合的障礙,這一切,都是我在心靈內真實地感受過和聽耶穌說過的,祂在我靈的深處對我說話。與主緊密結合就是成全。
458
在十點鐘的默想時間中,﹝維士高斯奇[98] ﹞神父向我們講論慈悲救主和上主的仁慈。他說,回顧人類的歷史,每一步,我們都可以看見上主的偉大慈悲。天主的一切屬性,好像全能和智慧之類,都是為彰顯祂最偉大的屬性,亦即是:祂的仁慈。天主的仁慈是祂最偉大的屬性。很多靈魂致力追求成全,但卻沒有意識到天主的偉大慈悲。神父在默想時間中所說的、與天主仁慈有關的一切,就正是耶穌基督曾告訴我的慈悲瞻禮的內容,我現在才清楚明白天主所答允我的是甚麼,我對任何事都不再懷疑;天主的語言是清楚的,是明確的。
459
在默想時間中,我一直看見主耶穌在祭壇上,身穿白衣,手上捧著我紀錄這些事情的筆記簿。在整個默想時間中,耶穌不斷翻動筆記簿,沉默不語;可是,我的心無法忍受那在我靈內燃燒的火焰。雖然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讓別人看見我的心靈狀況,但到默想快要結束時,我感到自己已完全失控,耶穌便對我說:我對人類的仁慈,你還沒有盡數紀錄於筆記簿內;我希望你一點也不要遺漏,我希望你的心靈處於完全的平安中,堅定不移。
460
耶穌啊,每當想起祢為我所做的一切,我的心便停止跳動!上主,祢竟俯就我這不堪的靈魂如此之深,我很驚奇!祢要令我相信的方式真不可思議啊!
461
生平第一次作這樣的退省,神父所說的每一個字,我都特別地、清楚地明白,因為,我在心靈內早已全部都經驗過。我現在知道了,耶穌不會讓忠誠地愛祂的靈魂存有一絲疑惑,耶穌希望,與祂緊密溝通的靈魂雖然有痛苦和災禍,仍然充滿平安。
462
現在我才深深明白,把我們的靈魂與天主相扣得最緊密的,是棄絕自己;亦即是,把自己的意願與天主的意願連結起來,這就能令靈魂得到真正的自由,有助於心神深深收斂,使生命的擔子變得輕鬆,面對死亡亦甘之如飴。
463
耶穌說,如果我對瞻禮,又或建立修會的事有任何懷疑——又或所有我在你心底說的其他事情,我會立刻透過這位神父的口來答覆你。
464
在默想謙遜那時段中,一個舊有的疑惑又回來了:像我這樣不堪的靈魂,無法履行天主要求﹝我﹞做的工作。正當我在探討這疑惑時,主持退省那位神父的思路中斷了,話題剛好轉到我在懷疑的事情上,就是,上主慣常選擇最軟弱最單純的靈魂作工具,去建立祂最偉大的工程;且看祂揀選作宗徒的人,便可以知道這是不容否認的真理;又或者,回望教會的歷史,我們都可以看見,能力最不足的人所建立的工程何其偉大;因為,正是這樣,天主的工程才能展現出它們的真貌——天主的工程。到我的疑惑完全消散了,神父又重拾謙遜這個講座的主題。
耶穌就像平時每個講座一樣,站立在祭台上,一言不發,但祂的目光卻慈愛地透視進我那可憐的心靈裏,它再也沒有藉口了。
465
耶穌,我的生命,祢在把我轉化成祢,我感到多美妙啊,在我靈的秘所裏,感官的觸覺不再敏銳。我的救主啊,請把我完整地秘藏於祢聖心的深處,並以祢的光芒作我的護盾,遮隔不是祢的一切。耶穌,我懇求祢,讓那兩道從祢最慈悲的聖心中發射出來的光芒,不斷滋養我的靈魂。
告解時間
466
告解神師(蘇布高神父)問我,耶穌當時是否臨在,我能否看見祂。「是的,祂在這裏,我可以看見祂。」然後,他命我問耶穌某些人的事。耶穌沒有回答我,但卻注視著他。可是,告解後,我唸補贖經時,耶穌對我說: 替我去安慰他。 我不明白這話的意思,但卻立刻把耶穌命我做的事向他複述了一遍。
467
這個退省,我一直與耶穌交談,沒有間斷,我竭盡心力,與祂展開了非常親密的關係。
468
重發誓願之日。彌撒聖祭開始時,我像平常一樣看見耶穌,祂祝福我們之後,便走進聖體龕裏。然後,我看見天主之母身穿白衣和藍色斗篷,露出了頭髮。她從祭壇上下來走向我,用雙手觸摸我,又用斗篷覆蓋著我,說:為波蘭奉獻這些誓願,為波蘭祈禱。這天是八月十五日。
469
同一天晚上,我的靈魂萬分思念天主。這時候,我不像其他時間一樣能以肉眼看見祂,但卻感覺到祂的臨在,但(理性上我)卻未能把祂捕捉,所以忍受著言語無法刻畫的思念和痛苦。我很渴望很渴望要擁有祂,很想永遠埋沉在祂內,我的心神竭盡了全力去追逐祂,人世間並沒有事物可以給我安慰。永恆的大愛哪,我現在才明白,我的心與祢何其親密啊!因為,除祢以外,天上地下還有甚麼能滿足我呢,我的天主啊,我的靈魂已埋沉在祢內。
470
一天晚上,我在房間裏仰望天際,看見繁星滿佈的夜空和月亮,十分美麗,心底裏對造物主湧起一團不可思議的愛火,我無法忍耐在內心昇起的思念,便俯伏在地,卑屈於塵土之中。我讚美祂的一切化工,直到無法再控制心緒,便放聲大哭。接著,我的護守天神來觸摸我,對我說:「天主命我告訴你,起來。」我便立刻起來,但心中卻感覺不到一絲安慰。渴慕天主之情在我內愈趨強烈。
471
有一天,我在朝拜聖體時,心神十分十分渴望祂,忍不住流出了眼淚,我看見一個很美很美的靈體對我說:「上主說——不要哭。」過了一會,我問:「你是誰?」他回答我說:「我是侍立於天主台前,日夕不停讚美祂的七神之一。」可是,這靈體不但不能舒減我的思念,反而撩動我更渴望上主的情懷。這靈體十分美麗,他這樣美,是因為與主深深契合。這靈體一刻也沒有離開我,他處處陪伴著我。
第二天在彌撒聖祭中,舉揚聖體前,這靈體高唱起這幾個字來:「聖、聖、聖。」他的歌聲好像有一千人在唱,這是言語無法形容的。突然,我的心神與天主結合在一起,就在那一瞬間,我看見天主的無比聖善真是不可思議,同時間,我又體會到自己的虛幻。
472
我從未有這樣清晰地認識過天主聖三:聖父、聖子和聖神。祂們的屬性,祂們的平等,祂們的皇權都是一體的。我的靈魂與聖三交融,我不知道如何用言語去述説,但心神上卻領悟得很清楚。誰若與聖三的其中一位契合,亦藉此而與聖三的整體結合,因為,這一體是不可分割的。這神視,又或者說,這片認知,令我靈充滿無法想像的喜樂,因為,天主是那麼的偉大。我在描述的,並不像以往那樣是眼睛親見,而是純屬內心的、純屬靈性的、不依賴感官的看見。這份與主的交融一直持續到彌撒聖祭結束。
我現在常常有這種與主交融的情況,不單只在聖堂裏,也在工作中,有時還在我最不經意的時候。
473
告解神師(蘇布高神父)出外時,我向﹝羅幕[99] ﹞總主教辦告解。我向他坦言心事時,得到這答覆:「我的女兒,你要以極大的忍耐來裝備自己;如果這些事情確實是出於天主,早晚也會實現。所以,安心吧。我的女兒,在這件事上,我十分瞭解你。現在,關於要離開這修會,打算著另一團體的事,不要多想了,這是一個嚴重的內在誘感。」告解後,我對主耶穌說:「為甚麼祢命我做這樣的事,卻又不讓它可行?」接著,我在辦告解的那座小堂裏,領過聖體後,便看見主耶穌,祂的容貌就像聖像一樣。上主對我說:不要難過,我會讓他瞭解我命你做的事。我們要走時,總主教很忙,但他喚我們回來,等他一會,我們再走進聖堂時,我心中聽見這話:把你在這聖堂中看見的告訴他。就在那一刻,總主教進來,問我們有沒有事情要告訴他;雖然我接到命令要告訴他,但我身旁有一位修女,不能這樣做。
辦告解時還有一句話:「為世界懇求慈悲是一個很好很美麗的主意,修女,請多多祈禱,為罪人祈求慈悲,但要在你自己的修院中進行。」
第二天,星期五,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三日
474
晚上,我在房間裏看見一位天使,他是天主義怒的執法者,他身上的長袍光亮耀眼,面上的光彩明亮燦爛,腳下有一片雲。那片雲發出轟雷和閃電,射進天使的手中,再從他的手中發射出來,只有從他手中發射的轟雷和閃電,才擊向世界。我看這天主義怒的標記,知道祂快要打擊世界,特別是某一個我很有理由不能說出名字的地方,便立刻懇求天使,說世界是會做補贖的,請他暫緩施罰。但面對天主的震怒,我的懇求起不了一點作用,當下我便看見至聖天主聖三,祂的偉大王權深深地貫穿我,使我不敢再求,就在那一霎間,我靈内感覺到那在我内居停的耶穌恩寵的力量。我剛意識到這恩寵,便立刻被提昇到天主台前。啊!我們的上主天主何其偉大!祂的神聖多不可思議!這份偉大,我不會試圖描述,因為,不久之後,我們都會看見祂是怎樣的。我發覺自己正用內心才聽得見的説話來為世界懇求天主。
正當我這樣祈禱時,我看見天使失去了氣力:他已無法施行罪所應得的公正懲罰。我以往祈禱從未有像當時那樣用心。
475
我用這樣的說話向天主懇求:永生之父,我把祢摯愛之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聖體、聖血、靈魂及天主性奉獻給祢,以賠補我們及普世的罪過;因祂的至悲慘苦難,求祢垂憐我們及普世。
476
第二天早上,我走進聖堂時,內心聽見這話:你每次走進聖堂,便立刻誦唸我昨天教導你的禱文。誦唸完這禱文後,我靈内聽見這話:這經文可以平息我的義怒,你一連九天,用玫瑰唸珠,用以下這方法誦唸:首先,唸一遍天主經、聖母經和信經,然後,在唸天主經的唸珠上唸以下的句子:『永生之父,我把祢摯愛之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聖體、聖血、靈魂及天主性奉獻給祢,以賠補我們及普世的罪過。』在唸聖母經的唸珠上誦唸以下的句子:『因祂的至悲慘苦難,求祢垂憐我們及普世。』結束時,誦唸三次這些句子:『至聖天主、至聖強有力者、至聖長存者,求祢垂憐我們及普世。』[100]
477
沉默是靈性鬥爭中的一柄利刃;一個愛說話的靈魂永遠永遠不會到達聖潔的境地。沉默的利刃會割斷一切黏附著靈魂的事物。我們對說話言語很衝動,急於反駁,毫不理會天主的旨意是否要我們發言。沉默的靈魂是堅強的,如果它保持沉默,仇敵便不能傷害他,沉默的靈魂與天主可以得到最緊密的契合,它時常生活於聖神的默感之下,天主在沉默的心靈内工作自如無阻。
478
我的耶穌啊,祢是知道的,只有祢最清楚,我的心中別無所愛,只有祢!耶穌啊!我那童貞的愛情完全地、永恆地在祢內埋沉,我強烈地感受到祢的聖血在我心中奔流,我沒有絲毫疑問,祢那最純潔的愛情已與祢的至聖寶血一同進入了我的心房。令人難以理解的天主啊!我覺察到,祢與聖父聖神一起居住在我內,又或者應該說,我意識到,是我居住在祢內。我意識到,我就像海洋裏的一滴水珠似的在祢內溶化了,我意識到,祢在我內,祢在我的周圍,祢在圍繞著我的一切事物中,祢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物中。我的天主啊,我在心裏已認識了祢,我愛祢高於天地萬物,我倆心有靈犀,人間無人可以理解。
479
我第二次向﹝羅幕﹞總主教辦告解。「我的女兒,你須知道,假如這是天主聖意的話,此事早晚會成為事實,因為天主的旨意必須完成。要用心來愛天主,有……」(未完的思想)。
480
九月二十九日,彌額爾總領天使瞻禮聖。我的心神與天主合一,祂的臨在滲入我的心靈深處,在我內注滿平安、喜樂和驚訝。經過這種祈禱的時光,我充滿力量,充滿超常的勇氣去吃苦,去奮鬥;我不會驚怕,即使全世界都反對我,所有憂苦都只能接觸表面,不能進入心靈深處,因為,那堅強我、充滿我的天主居住在該處,在天主的腳櫈前,仇敵的圈套全都壓碎成粉。在這些契合的時光中,天主施展大能來扶持我,祂的大能傳給了我,令我有能力去愛祂,靈魂依靠一己之力永遠都無法到達這境界。開始領受這內在恩寵時,我充滿恐懼,我準備向恐懼屈服;但天主很快便讓我知道,這樣多令祂惱怒,但也是祂,親自安慰我的恐懼,使我平安。
481
幾乎每一個教會瞻禮,都令我更深刻地認識天主,而且給我一份特殊恩寵,所以,每個瞻禮我都作好準備,緊緊地與教會的精神結合。作教會忠信的孩子多喜樂啊!我多愛聖教會和所有生活在教會內的人啊!我視他們為基督的活肢體,基督是他們的頭。我與心中有愛的人一起燃燒著愛,我與受苦的人一起受苦。我看見那些冷漠和不知感恩的人,傷心欲絕,於是,我嘗試這樣去愛天主:為不愛祂的人作補償,為對救主最涼薄的人作補償。
482
我的天主啊,我意識到自己在聖教會中的使命,是要不斷努力為世界祈求慈悲,我與耶穌緊密結合,侍立在祂跟前,為世界作賠補性的犧牲。我與聖子的聲音一起懇求天主時,祂甚麽也不會拒絕我,我的犧牲本身沒有甚麽價值,但當我把它與耶穌基督的犧牲連結在一起時,便變得威力無窮,擁有平息天主義怒的能力。天主在祂的聖子內愛著我們,天主子的悲慘苦難不斷撥開天主的義怒。
483
天主啊,我多渴望人靈能夠認識祢,能夠看見祢爲了淵深莫測的愛才創造它們。我的造物主我的主啊,我很想揭開天國的面紗,讓人間對祢的美善寬仁不再存有絲毫懷疑。
耶穌啊,請塑造我,使我在祢天父的聖顏前,成爲純潔宜人的祭品。耶穌,請把不堪和充滿罪性的我轉化成祢(因為祢是無所不能的),然後把我交給祢的永生之父。在祢跟前,我願作祭獻用的麵餅,但對於一般人,卻是平常的薄脆餅。但願我的犧牲所散發的芬芳,只有祢才知曉。永恒的天主啊,我內有一團祈求祢賜予慈悲的心火在燃,無法撲滅。我知道,也很明白,這是我在此世,以至永恆的工作。祢親自命我宣講這偉大的慈悲和祢的美善。
484
某一次,我理解到,不管一個行動如何值得讚賞,假若目的不純正,也會令天主很生氣。這種工作,天主只會懲罰,不會獎勵。但願這種行動在我們的生活中越少越好;真的,在修道生涯中,應該絕對沒有。
485
無論是喜樂或痛苦,讚美或羞辱,我都抱同樣心情去接受,我記得那件事,而另外的事都在過去,別人說我甚麼又有甚麽相干?但凡與我個人有關的事,我很早已置之不理。我的名字是麵餅——或犧牲,要空虛自我,轉化成十字架上的祢,不是用説話,而是用行動。好耶穌啊,我的師傅!
486
耶穌,祢在聖體內臨近我時,是與聖父聖神一起屈尊枉駕,來到我心中的小天堂居住,我要終日陪伴祢,即使是一霎那,也不留下祢孤獨自處。雖然我有其他人作伴,又或和學生在一起,我的心卻常常與祂契合。我熟睡時,把每一個心跳奉獻給祂,我醒來時,默默地浸沉在祂內。我一覺醒來,便欽崇天主聖三一會,感謝天主垂顧,賜我另一天,好讓聖子降生的奧蹟又再在我身上發生,好讓祂的苦難聖死再在我眼前展現,然後,我就想辦法讓耶穌輕易些通過我,去到別的靈魂那裏。我到甚麽地方都跟耶穌一起,我到那裏祂的臨在都陪伴著我。
487
不管是靈魂或肉體受苦,我都保持沉默,因為,那就是心神獲得耶穌苦難的力量之時。我曾親眼見過祂受苦難的聖容,受盡虐待,毀傷得不似人形,祂的至聖聖心給我們的罪過,特別是那些忘恩負義的蒙召之人刺透了。
488
我得到兩次告誡,要準備好迎接在華沙等待著我的痛苦。第一次警告,是內心聽見一個聲音,第二次是在彌撒聖祭當中,我在舉揚聖體前,看見十字架上的主耶穌,祂對我說:準備好迎接痛苦。我感謝天主提醒我的恩典,對祂說:「我的救主,我要受的苦肯定不會比祢多。」可是,我把這警告放在心裏,不斷透過祈禱和微小的苦楚來堅強自己,好待更大的痛苦來臨時,能夠經受得起。
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
維尼厄斯克拉科夫去作八天避靜
489
星期五晚上誦唸玫瑰經時,我在想明天的旅程,和要向安席斯神父報告的事情之重要性[101] ,看見自己的不堪與無能,又看見天主的工程何其偉大,心中便產生了懼意。我難過死了,便順從天主的旨意。就在那一霎間,我看見耶穌就在我的跪櫈旁,身上穿著發光的衣服,他說:為甚麼要害怕承行我的旨意呢?一直以來我都在幫助你,難道我不會像以往一樣嗎?把我的每一個命令都告訴我的在世代表,但卻只做他們命你做的事。那一剎間,有某種力量進入我的心靈。
490
第二天早上,我看見我的護守天神,他整個旅程都陪伴著我,直到華沙。我們走進修院的大閘時,他便消失了。我們去向長上請安途中,經過聖堂,天主的臨在佔據了我,上主以祂的愛火充滿我,在這種時刻,我總會對祂的偉大王權得到更深刻的體會。
我們坐上華沙克拉科夫列車時,我又看見護守天神守在我旁,他全神貫注地祈禱,默想天主,我的意念跟隨著他,我們回到修院門前,他便消失了。
491
我走進聖堂時,天主的尊威又再次令我起敬起畏。我感到自己浸潤在天主之內,徹底地浸潤在祂內,給祂滲透,我意識到天父愛我們有多深。認識了天主,認識了屬神的生命,我的心多幸福啊!我的心願是要與全人類分享這份幸福,我無法把這幸福獨鎖於自己的心中,因為祂的火焚燒著我,碎裂我的肝腸。我盼望踏遍天涯海角,向萬民宣講天主的偉大慈悲。諸位神父,請助我達成這心願,﹝任意﹞運用你們最有力的言辭去宣講祂的慈悲,因為,所有言辭都不足以表達祂真正的慈悲。
+
J.M.J. 克拉科夫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日
八日退省
492
永恆的天主,祂就是美善寬仁,無論是人類或天使的智慧,無一能夠理解祂的慈悲;我是祢的孩子,輭弱無力,請助我承行祢昭示給我的聖意。我甚麼也不渴想,只想完成天主的心願。上主,這是我的靈魂,我的肉身,我的心思和意願,我的心和我的全部愛情,請按照祢的永恆計劃來支配我。
493
領聖體後,我的靈魂又再洋溢著天主的愛情,祂的偉大令我歡欣踴躍,於此,我清楚地看見祂要我承行的旨意,同時間,我亦看清自己的軟弱和不堪;我看見,沒有祂的助佑,我會怎樣一事無成。
退省的第二天
494
我準備到會客室去見安席斯神父時,非常惶恐,因為,這只是在告解亭内談論的秘密。這懼意好沒來由。院長的一句說話,便使我安下心來,同時,我踏入聖堂時,心中聽見這話:我希望你見我的代表,就像與我同在,打開心胸,好像赤子一樣純真,否則,我會離開你,不再跟你説話。
真的,天主恩賜我完全的信心,交談以後,天主又恩賜我深邃的平安,和有關這些事情的神光。
495
耶穌,永恆的光明,請光照我的思維,堅強我的意志,燃燒我的心靈,並像祢所曾許諾的,與我同在,因為,沒有了祢,我實屬虛幻。耶穌,你知道我多麼軟弱,我無須告訴祢這點,因為,我如何不堪,祢完全知道,祢是我一切力量的所在。
496
告解日
從清晨開始,我的心便很煩亂,前所未有地煩亂。完全給天主遺棄了,我感到極之軟弱,思潮起伏:為甚麼要離開這修院,這裏有愛我的修女和長上,這裏的生活如此寧靜;﹝這是我﹞有永願約束,又毫無工作困難﹝的地方﹞;為甚麼要聽從良知的呼聲;為甚麼要聽從一個誰知道從那裏來的默感;像所有修女一樣地生活下去是否會更好?也許天主的說話是可以壓下去,無須理會的;也許天主不會在審判之日跟我算帳。這個內心的聲音會把我帶到那裏去?假如我聽從這聲音,會有多少巨大的困難、憂苦和非難等待著我。我畏懼將來,目前也很感痛苦。
這痛苦持續了一整天,絲毫未有放鬆。到了傍晚,輪到我辦告解時,雖然已準備了很久,仍沒法辦一個完全的告解,我不知道自己發生甚麽事,得到了赦罪便走。睡覺時,更是苦惱,又或者該說,痛苦已變成了火,閃電似的灼透我靈内所有官能,刺穿骨髓,進入我心最隱密的暗角。在這痛苦當中,我無法勉強自己做任何事。「上主,願祢的旨意承行。」有時,連這句話也無法想。真的,一種可怕的懼意控制著我,地獄之火快要燒到我身上。到了早上,我才開始寧靜下來,痛苦在一眨眼間便消失了,但卻疲倦得無法動彈。我跟院長交談時,氣力才一點一點地恢復過來,但那一整天我是怎樣的感受,便只有天主知道。
497
啊,永恆的真理,降生成人的聖言,最忠信地承行聖父旨意的人,今天,我為了無法承行祢的默啓而殉道,因爲,我的心雖然清楚地知道祢的旨意,但我卻沒有自己的意願。我每一件事情都聼從長上和告解神師的意願,只要祢透過祢的代表批准,我便會按照祢的旨意行事。我的耶穌啊,我不得不先聽取教會的聲音,才聽從祢對我說話的聲音。
領聖體後
498
我像平常一樣看見耶穌,祂對我說這話:把你的頭安枕在我肩上休息,重養氣力。我常常與你同在。你去告訴我聖心的朋友,我要利用這種軟弱無力的受造物去履行我的工程 。過了一會,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令我的心神堅強起來。 告訴他,我已在你辦告解時讓他看見你的軟弱,令他知道你是怎樣的人。
499
每一場英勇的戰役都帶給我喜樂、平安、光明、經驗和迎接未來的勇氣,並給天主讚美與光榮,最後,給我一個賞報。
今天是基督君王瞻禮
﹝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七日﹞
500
彌撒聖祭中,我虔誠祈求耶穌成爲眾心之王,讓天主的聖寵在每一顆心中照耀;之後,我看見耶穌,祂就像聖像裏所描繪的樣貌,祂對我說:我的女兒,你忠信地滿全我的意願,便給我最大的光榮。
501
我的淨配耶穌,祢的美何其動人啊!一朵鮮花,為乾渴的靈魂飽含賦予生命的露水!我的靈魂在祢內埋沉,祢是我渴望和奮鬥的唯一對象,請把我與祢、聖父及聖神結合在一起,愈緊密愈好。讓我在祢內生,也在祢內死。
502
只有愛情是有意義的;它把我們最小的行爲無窮盡地高舉。
503
我的耶穌,沒有祢,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活下去——我的神魂與祢接合一起,這是沒有人可以真正明白的:人必須先活在祢內,才能在他人身上認出祢。
克拉科夫 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五日
在退省中定志
504
不做未得告解神師批准,又未得長上同意的事,特別是有關天主的這些默感和要求。
我要與心靈中的那位佳客共度所有閒暇;內外都要保守靜默,讓耶穌可以在我心中憇息。
服務和幫助眾位修女,忘卻自己,想著如何令她們高興是我最甘飴的憩息。
有人批評我,我不會為自己解釋,又或澄清;我會讓別人任意判斷我。
我只有一個可以信賴的朋友,向祂盡訴心曲,祂就是耶穌——聖體,及祂的代表——告解神師。
在一切肉體和精神的痛苦中,在黑暗與孤寂中,我要像鴿子般保持沈默,絕不埋怨。
我要在祂腳下不斷空虛自己,為可憐的靈魂求取慈悲。
505
我的空無盡數埋沉在祢海樣的慈悲中。仁慈的聖父啊,我懷著赤子的信心,投進祢的懷內,好抵償那許多害怕信賴祢的靈魂的無信。真正認識祢的靈魂何其少啊!我熱切盼望眾靈都認識慈悲瞻禮!慈悲是祢的化工的榮冠,祢以最仁慈的母愛來化育天地萬物。
+
J.M.J. 克拉科夫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七日
安席斯神父——靈修輔導
506
「沒有長上的同意不要行事,此事必須三思,多加祈禱。修女,這些事情必須十分小心,因為,在你目前的情況中,天主的旨意是肯定的、清晰的,因為,你在這修會裏,有聖願約束,而且是永願,所以,應該毫無疑問。修女,你內心所經驗到的,只是一件工程中的微弱閃光,這類事情,天主是可以作出修改的,但很少。修女,在你得到更確切的瞭解之前,不要操之過急;天主的工程是慢慢發展的,但如果確實是出於祂的,你一定會清楚認出,否則,它們自會消失;而你,藉著服從,便不會走上歧途。對你的告解神師坦白言明一切,然後盲目地服從他。
「修女,目前來說,除了接受痛苦外,你已經沒有甚麼可做的事,直至所有事情明朗化;即是說,一切事情都會得到解決。這些事情,你處理得很好,所以,繼續保持這份單純和聽命的精神;這是很好的標記。如果你保持這種態度,天主不會讓你行差踏錯,雖然如此,盡可能與這些事情保持距離,但如果你已保持距離,它們依然困擾著你,那就平靜地接受,甚麽也不要害怕,你在至善天主的一雙妙手裏。在你告訴我的種種事情中,不見得有任何幻象或違反信仰的事,這些事情本身是好的,如果有一群人為世界祈求天主真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人人都需要祈禱。你有一個很好的神師,聽從他,安心放心。忠於天主的旨意,好好承行。至於職務方面,你該常常聽從別人的指示,無論有多屈辱或勞累,你都要聽命從之;要常選擇末席,那他們自己便會對你說:「去較高的位置。」在心神裏,在行為中,都把自己視作整座房子和整個修會中最小的一員;任何事情,任何時候,都要至極地忠信於天主。」
507
我的耶穌啊,但願我不論任何際遇,一生受苦,一生燃燒著祢的愛火。我是屬於祢的,完全屬於祢,但願我在祢內消失,耶穌啊,但願我在祢的美中迷失,上主啊,祢用愛來追求我,祢好像一線陽光,透射我的靈魂,把它的黑暗化為祢的光明。我很清晰地感覺到,我居住在祢內,就像一朵小火花吞噬在祢燃起的火中,祢的火是難以理解的。無法想像的聖三啊!不會找到比愛天主更大的喜樂了。在這世上,我們與天主親密地結合,便已體味到天上的幸福,這結合很不平常,很多時都無法理解。人的心靈内一片忠誠,便可獲得這份恩寵。
508
當我感到不情願工作,感到工作單調乏味時,我便提醒自己,我在天主的家中,在這裏,沒有事情是微不足道的,在這裏,是教會的光榮,許多靈魂有賴我這盡力而為的小件工才得以發展。因此,在一個修會中,沒有事情是不重要的。
509
在我所經驗的逆境中,我提醒自己,作戰的時間還未結束,我要用忍耐來裝備自己,就這樣,我打敗了攻擊我的敵人。
510
我要追求全德,絕不是靠查根問底,而是要細察耶穌的精神,注視祂的行實,祂的行實都總結在福音中,即使我活上一千歲,亦未能完全理解福音的内容。
511
別人不欣賞我的心意,反而來譴責我,我不會太感到意外,因為我知道,只有天主細察我心。真理不會死亡,受傷的心過一段時間亦會復歸平靜,要透過磨難,我的心神才得以堅強。我並不是常常聽從自己內心的話,但卻不斷向天主求賜光明;到我的心境回復平靜,我才多說一點。
512
重發誓願那天,天主的臨在洋溢我靈。在彌撒聖祭中,我看見耶穌,祂對我說:你是我極大的喜樂;你的愛情和謙遜令我離開天國的寶座,來與你結合。我的偉大與你的空無間存在著一道鴻溝,愛情把它填滿了。
513
愛在我的心靈洋溢,我投進浩瀚的愛裏,感到自己迷戀上祂,整個兒在祂內迷失了。
514
耶穌,請令我心肖似祢心,又或者,把我的心轉化成祢的心,好使我能感受到其他心靈,特別是那些悲哀和痛苦的心靈的需要。願慈悲的光芒留存於我的心底。
515
傍晚時分,我在園中漫步,誦唸玫瑰經,走著走著便來到墓園,[102] 我把閘門打開一點,祈了一會兒禱,便在心中問他們說:「你們很快樂,是嗎?」接著,我聽見這話:「從承行了天主旨意的角度來衡量,我們是快樂的。」——之後,便像先前一樣寂靜,我反躬自問,細想了很久,天主的旨意,我在如何履行,從天主賜給我的時間中,我又得到了多少益處。
516
那天晚上,我已上床睡覺,有某個靈魂來找我,輕叩床頭的小几喚醒我,請我為她祈禱。我想問她是誰,但我克制著自己的好奇心,把這小克己連同禱告一起為她奉獻給天主。
517
有一次,我探訪一位病中的姊妹[103] ,她已經八十四嵗,德高望重,我問她說:「修女,你一定已準備好站立於天主台前了,是嗎?」她回答說:「為了這最後的時辰,我已準備了一生。」接著她又說:「年事高並沒有豁免戰爭的權利。」
518
煉靈日之前,我在薄暮時份來到墓園,雖然墓門已經上鎖,但我可以稍微打開一點,說:「我親愛的小靈魂,如果你們有甚麽需要,只要院規許可,我很樂意幫助你們。」然後我聽見這話:「承行天主的旨意,我們承行了多少天主旨意,便有多少快樂。」
519
晚上,這些靈魂來找我,請我為他們祈禱,我便為他們祈了很多禱。晚上,遊行隊伍從墓園回來時,我看見有一大群靈魂,與我們一起走進聖堂,一起祈禱。我祈了很多禱,因為我獲得了長上的准許[104]
520
夜間,一個我從前見過的靈魂來探望我。然而,它不是來找我代禱,而是來責備我,說我一向崖岸自高……「而現在,你為他人代禱,但自己卻仍然有某些缺點。」我回答它說,過去我確實自負高傲,但我已為這點辦了告解,為我的愚蠢無知做了補贖;我信賴天主的美善寬仁,假如我偶然還會跌倒,也決不是故意的,即使是最細微的事情,我也從不預謀。雖然如此,這靈魂仍繼續譴責我說:「為甚麼你不願意承認我的偉大?為甚麼只有你不像別人一樣,因我的偉大工程而讚美我?」跟著,我便知道,這是撒殫取了這靈魂的外貌,我說:「讚美只獨歸於天主;走開,撒殫!」一剎那間,這靈魂便掉進一個深淵裏,可怖之極,言語無法形容,我對這鄙劣的靈魂說,我會將此事告知整個教會。
521
星期六,我們離開克拉科夫,返回維尼厄斯,途中我們探訪捷圖早華。我在神奇的圖畫前祈禱時,感到……很舒暢……﹝未完的思想﹞。
﹝扎記一完﹞



註釋


 

[98]
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二至十六日的三天避靜是由維士高斯奇神父主持,他後來當了耶穌會北省省會長,總部設於華沙
back返 回
[99]
當時,維尼厄斯的總主教是羅幕司鐸(1876-1955)。羅幕司鐸畢業於彼得堡修院(1898-1902),1901年晉鐸後,士尼修院的教授,同時擔任士尼教區參議會議員。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退避到彼得堡,後遷到民士卡,在該地主辦生動活潑的牧民、富教育性和社交活動。經過數年流浪,於1917年回到士尼,1918年晉牧,在士尼教區輔理波蘭信眾教務。1921年,開始擔任宗座代表。1926年,出任新成立的霖沙教區的首位教牧。維尼厄斯教省總主教史雅柏逝世後,羅幕主教便於1926年9月8日開始領導維尼厄斯教區。1940年3月13日遭德軍逮捕,拘留於立陶宛麻里安蒲瑪利亞神父修院。1944年8月5日重返維尼厄斯,同年12月,再度被捕,羈囚於維尼厄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就教務所須,調往拜亞尼斯托,為喬里亞教省的組織調配司鐸去管理空置的堂區,以及處理許多要務,竭心盡力。
羅幕總主教待人單純、容易接觸、體諒和忍耐,但卻律己以嚴,他於1955年6月19日在拜亞尼斯托謝世。
back返 回
[100]
蘇布高神父把在傅天娜修女日記中讀到的這端神聖慈悲串經置於聖咭(維尼厄斯育正加士所繪的畫像印本)背後,交由克拉科夫士拔斯基出版社印製。(見書信#75, 87-90)
back返 回
[101]
對於傅天娜修女這個建立新修會的默感,蘇布高神父不太肯定,想多徵詢一位神父的意見,為此,他命傅天娜修女把領受到的命令,詳細向她從前的告解神師安席斯神父報告,他住在克拉科夫,是耶穌會神父。
back返 回
[102]
仁慈之母會克拉科夫有自己的墓園,墓園位於庭園之內,有厚厚的圍牆分隔,大門很是寬闊。所有在克拉科夫逝世的修女和受監管的學生都埋葬在這裏。傅天娜修女也下葬於此,她的遺體埋葬在這墓園裏的一個墓穴內,直至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才挖掘出來。
back返 回
[103]
麻魯絲嘉修女,生於一八五二年十二月四日,卒於一九三九年一月六日。
back返 回
[104]
在每月一次與院長的個別會議中,修女請她批准誦唸不包括在修會規條內的私人禱文(參閱72)。
back返 回


2339404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433
2661
6756
9713
27640
35810
2339404

Forecast Today
1632

Online (15 minutes ago):23
23 guests

Your IP:3.82.51.133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