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第二冊 (601-650)

2arrows 返回目錄

 

 

601  
有一次,我們當中有一位修女[126]病重垂危,全院[127]都聚集起來,有位神父[128]也跟我們在一起,給那修女赦罪。突然間,我看見許多邪靈,一時忘了自己是與眾修女在一起,便執起灑聖水的聖器灑向邪靈,邪靈便立刻消失了。可是,眾修女去到餐廳時,院長(保姫亞)說,有神父在場,我不該為生病的修女灑聖水,因為那是神父的職責。我抱著做補贖的精神接受了這訓斥,但聖水的確對臨終人士有很大幫助。
602  
我的耶穌,單憑自己我有多軟弱,祢是知道的,因此,請祢親自來引領我行事。知道嗎?耶穌,沒有祢,我絕不有所行動,但與祢相偕,我會擔負最艱難的任務。
603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間裏,忽然看見一道浩光,和一個深灰色的十字架高懸在亮光裏。突然間,我發覺自己被提到那十字架旁,我深深地注視著它,卻完全不明所以,於是,我祈禱求問其中的意思。就在那一刻,十字架消失了,我看見主耶穌。主耶穌坐在浩光之中,一雙腿從膝蓋以下全浸浴在光中,所以我看不見祂的腿。耶穌向我彎下腰來,慈愛地凝視著我,對我細説在天大父的旨意。祂告訴我,一個最完美最聖善的靈魂是承行天父旨意的靈魂,但這種靈魂不多,所以祂垂視那些生活祂旨意的靈魂懷有特別的愛,耶穌又告訴我,我正完美地承行天主的旨意…為此我要與你結合,並以一種特殊和貼心的方式來與你密談。
天主以祂那不可思議的愛情來擁抱那依照祂旨意而生活的靈魂。我明白天主有多愛我們;祂雖然高深莫測,卻十分簡單,祂雖然享有無上尊威,卻十分容易交談。無論我跟誰在一起都不及我跟祂一起時那樣自由自在,即使親愛如母子,亦不如天主與我相知之深。我與天主在那密談的境界當中,特別看見兩個人,他們的傷心狀況在我眼前呈現,他們很憂傷,但我相信,他們亦要同樣地讚頌上主的慈悲。
604  
同時,我看見某人﹝蘇布高神父﹞及他靈魂的部分狀況,又看見天主給他的嚴峻考驗。他的痛苦純屬精神上的,十分錐心,我很同情他,便對上主說︰「你為甚麼要這樣對待他?」上主回答說︰是為了他的三重榮冠。上主也讓我明白,那在人世間肖似受苦基督的人,等待著他的光榮實在難以想像,他也要肖似在光榮中的耶穌。在天大父看我們有多相似祂的聖子,給我們靈魂的獎賞和舉揚便有多高。我明白,轉化成肖似耶穌這恩典是在世時才給我們的。我目睹天主在純潔無辜的靈魂身上行使公義,他們為了扶持世界作出犧牲,填補了耶穌苦難中的欠缺。他們為數不多,天主讓我認識這種靈魂,我萬分歡喜。
605  
聖三啊,永恆的天主,我感謝祢讓我了解到靈魂可以有多偉大,和可以得享的不同程度光榮。啊!認識天主的深淺,每一程度之間都有很大分別。啊,只要人能夠明瞭這點!我的天主啊,如果我能因了解這點而躍升一級,我會很樂意承受所有殉道者相加起來的一切苦難。真的,為我來說,那一切磨難與在永恆中等待著我們的光榮相比根本微不足道。耶穌啊,請把我的靈魂浸沉在祢神聖的汪洋中,賜我認識祢的恩寵,因為瞭解祢愈多,渴想祢愈切,愛祢的情也愈深。我感到,在我靈內有一個只有天主才可以填滿的無底深淵,我好像海洋中的一滴水湮滅在祂內。上主好像照射在亂石嶙峋的荒漠中的一線陽光,垂顧我的痛苦。然而,在祂暉照的化育下,我的靈魂變得滿佈青翠和花果,成了美麗的園地,供祂休憩。
606  
我的耶穌,雖然擁有祢的恩寵,我仍知道和感受到自己的一切憂傷。我的日子以戰爭開始,亦以戰爭結束。一個障礙才克服了,又立刻出現十個取而代之。但我並不憂心,因為我知道這是掙扎的時期,不是平安的日子。到我承受不了鬥爭的苦惱時,便像孩子似的投進在天大父的懷抱中,堅信自己不會喪亡。我的耶穌,我偏向邪惡的心多重啊,這逼迫我要不斷警醒。但我並不氣餒,我信賴上主的慈恩在最深的痛苦中充沛淋漓。
607  
在最大的困苦和逆境當中,我內不損平安,外不失冷靜,讓我的仇敵洩氣。在逆境中的忍耐令靈魂得到力量。
608  
﹝一九三六年﹞二月二日。早上,我給鐘聲吵醒時,睡意很濃,無法揮去,便跳進冷水裏,過了兩分鐘,才完全清醒過來。默想的時候,千奇百怪的念頭紛紛湧進腦海,雜念太多,令我必須在整個時段中不斷掙扎,到了祈禱時間,情況還是一樣,但彌撒一開始,便有一份奇異的寧靜與喜樂注滿我的心。就在那一刻,我看見瑪利亞和耶穌聖嬰,還有大聖﹝若瑟﹞站在他們身後。聖母對我說︰把我最親愛的寶貝拿去吧,說著便把耶穌聖嬰遞過給我。我接過耶穌聖嬰,抱在懷裏,天主之母與聖若瑟便消失了,只剩下我和耶穌聖嬰。
609  
我對祂說︰「雖然祢這麽小,但我知道祢是我的上主,我的創造者。」耶穌張開小小的臂彎看著我微笑,我的心神充滿無可比擬的喜樂。之後,耶穌突然消失,那剛好是領聖體的時間,我的靈魂深深感動,跟著其他修女前去祭臺。領聖體後,我在靈內聽見這話︰我在你的心裏,我就是你抱在懷裏的那位。我於是為某靈魂﹝蘇布高神父﹞懇求耶穌,求主賜他戰鬥的恩寵,並免去他這考驗。就按你所求的成就罷,但卻不減損他的功勞。天主如此美善,如此仁慈,喜樂縈繞我的心頭,我憑著信賴去祈求天主的事,祂都一一賞賜。
610  
我每次與上主交談後,靈魂都特別地得到堅強,五内充滿深邃的寧靜,給我無比勇氣,使我對世間事物都一無所懼,唯一恐懼的是傷了耶穌的心。
611  
我的耶穌啊,祢最甘飴的聖心美善寬仁,我憑此來懇求祢,願祢平息義怒,向我們展示慈悲。願祢的聖傷庇護我們,讓我們得以脫免聖父的公義。天主啊,我所認識的祢,是慈悲的泉源,令每一個靈魂都生氣勃勃,得到滋養。啊,上主的慈悲何其偉大,勝於祂別的一切特質!環繞著我的一事一物都在向我訴説,慈悲是天主最偉大的屬性。慈悲是眾靈的生命,祂的憐憫永不枯竭。上主啊,請按照祢那數不盡的慈悲,請按照祢那偉大的慈悲來垂視我們,恩待我們。
612  
有一次,我感到疑惑,究竟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有否嚴重地得罪了主耶穌,雖然我立刻唸了悔罪經,那是我犯了小罪後祈求寬恕的習慣,但我還是無法安心,便決定不先辦妥告解便不領聖體。在沒有領聖體的那些天裏,我感受不到天主的臨在,令我有說不出的痛苦,但我視之為罪罰。可是,到辦告解時,神父卻怪責我不去領聖體,因為所發生的事絕不阻礙到我領聖體。我辦完告解後,便去領聖體,我看見主耶穌對我說︰我的女兒,你要知道,你不在聖體中與我結合比你所作的那個小過犯更令我難過。
613  
一天,我看見有六位修女在小堂裏,我的告解神師﹝蘇布高神父﹞披戴著祭衣聖帶[129]給修女送聖體。聖堂內沒有裝飾,沒有跪櫈。領聖體後,我看見主耶穌,祂跟聖像裏所繪的形像一樣。耶穌逐漸走開,我呼喚祂說︰「主,祢怎可以一聲不響地在我跟前走過呢?沒有祢,我什麽也不會作,祢必須與我同在,祝福我,祝福這團體和我的祖國。」耶穌畫了一個十字聖號說︰甚麼也不要害怕,我常與你同在。
614  
四旬期前的最後兩天,我們跟女學生[130]一起每天守聖時,補辱聖體。在這兩個小時裏,我看見受鞭打後的主耶穌,我的心很痛,好像自己的肉體和靈魂也在經歷那種種折磨一樣。
615  
一九三六年三月一日。今天在彌撒聖祭中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力量,催促我著手進行天主的計劃。我對天主要求的事很清晰,如果我還要說不理解祂命我做的是甚麼,那就真是撒謊了,因為,天主這樣清楚明確地向我說出了祂的意願,令我不存半點疑問。我知道,天主是為了祂的光榮和無數靈魂的福祉,才很想完成這項工程,若我還再磋陀歲月,便是忘恩負義至極了。我是一件劣質的工具,而祂竟利用我來實現祂永恆的慈悲計劃。真的,若我還再抗拒天主的旨意,我的靈魂真是忘恩負義。沒有事情能再阻止我,儘管是迫害、痛苦、嘲笑、恐嚇、懇求、饑餓、寒冷、阿諛、友情、厄困、朋友或敵人,儘管是我現正經歷的、將要面臨的,甚至是地獄的仇恨——沒有事物能令我在承行天主旨意上卻步不前。
我憑恃的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祂的全能,因為,祂既然賜我瞭解祂聖意的恩典,亦必會賜我承行祂旨意的聖寵。我不得不提的,是我拙劣的本性對這事有多抗拒,充份顯示出本性的自我意願,令靈魂内掀起激烈鬥爭,就像耶穌在革責瑪尼莊園裏的矛盾一樣。於是,我也向天主,永恆的天父號叫︰「如果可以的話,請拿走這杯爵,但不是按照我的意願,而是按照祢的旨意而完成,上主啊,願你的旨意得以成就。」主啊,為我來說,我將要經歷的我一清二楚,無論祢要給我甚麼,我都完全知道,而且甘心接受。慈悲的天主啊,我信賴祢,祢對人靈要求無限信心,但願我是第一個向祢流露那種信心的人。永恆的真理啊,請幫助我,請在我生命的道路上沿途光照,並恩賜祢的旨意能在我身上完成。
我的天主,我別無所求,只求完成祢的旨意,艱巨的或是輕鬆的都無妨。我感到一股不尋常的力量在驅策我去行動,只有一件事還在阻礙我,就是聽命這聖願。我的耶穌啊,祢一方面催促我,另一方面又抑制著我,束縛著我。我的耶穌啊,願祢的聖意在這事情上也得以成就。
這樣的心境持續了許多天,沒有間斷。我的體力衰退,雖然我並未對任何人談及此事,但院長﹝保姬亞﹞已注意到我的痛苦,說我形容憔悴,十分蒼白,便命我早點就寢,多睡一會,晚上還送來一杯熱奶。她具有一顆母性的心,關懷備至,很想幫我。但在靈性的痛苦中,外在事物發揮不了作用,不會令靈魂稍有舒懷。但我從告解亭中吸取到力量,而且知道可以開始行動的日子已經不遠,甚感安慰。
616  
星期四,我回到房間時,看見一個發光的聖體在我上方。接著,我聽見一個好像是來自聖體上方的聲音說︰聖體是你的力量,它會保護你。說完,神視便消失了,但我的靈魂内卻泛起一股奇異的力量,和一道飽蓄著愛主之情的奇光,換句話說,就是承行祂的旨意。
617  
聖三啊,永恆的天主,但願我像一顆小小的寶石在祢那慈悲的榮冠上閃耀,這顆寶石有多美,全賴祢 的光照與莫不可解的慈悲。天主啊,我靈魂内美好的一面全都屬於祢;單憑自己,我只是一片虛幻。
618  
四旬期開始時,我請告解神師指定一些封齋期內的克己。神父不許我減少食量,而要我在進食時默想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怎樣嘗酸醋苦膽。這就是我的克己。我不知道這克己原來對我的靈魂大有益處。這益處在於進食時不斷地默想祂的苦難,心思便不會放在食物上,而是放在思念我主的聖死上。
619  
四旬期開始時,我也有請求更換省察主題,神父命我做每一件事都為可憐罪人贖罪,懷著這單純的意向令我與主不斷契合,令我的行爲臻於完美,因為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不死不滅的靈魂而做的。每當想到我的困難勞累能令帶罪的靈魂與天主修好,那一切都算不上什麽了。
620  
瑪利亞是我的導師,她不斷教導我如何為天主而活。瑪利亞啊,你的溫柔和謙遜燃亮起我的心靈。
621  
有一次,我經過聖堂,便入內朝拜聖體五分鐘,我正為某人祈禱時,突然領悟到,我們為別人代禱求恩,天主並不一定接納,祂會把這些祈禱撥給別的靈魂。因此,我們雖然未能幫助到我們要為其紓解煉獄之苦的靈魂,但祈禱是不會白費的。
622  
心魂與天主的貼心交流。天主以一種只有祂自己及靈魂才知道的特殊方式去親近它,沒有人能覺察這神秘的結合。愛帶動著這結合,能令每一件事物得以完成的只有愛。耶穌溫柔而甜蜜地把自己交付給這靈魂,平安處於祂的深處,祂賜予這靈魂許多恩寵,使它有能力去分享祂的永恆心念。祂又常常向靈魂吐露自己的神聖計劃。
623  
安席斯神父告訴我,如果在天主的教會內能夠有一班人專務懇求祂的慈悲會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人人都需要慈悲。聽完了他的話——一道不尋常的光芒注滿我的靈魂。天主真好啊!
624  
一九三六年三月十八日。有一次,我求主耶穌首先走出第一步,作一些改變、發生一些外在事件,又或讓她們驅逐我,因為我發覺自己無法主動地離開修會。我為此憂傷了三個多小時。我無法祈禱,只有不斷地把自己的意願交付於天主的旨意。
第二天早晨,院長﹝保姬亞﹞告訴我,會長﹝米高﹞要調我往華沙。我回答院長說,也許我不該去華沙,而應直接地從這裏離開﹝修會﹞。我把這安排看作是徵兆,一個我一直在懇求天主給我的外在徵兆。院長沒有回應,但過了一會,她又呼喚我說︰「知道嗎,修女︰不管怎樣,去罷,不要擔心白走一次,即使去了便馬上回來。」我的心很痛,但我仍回答說︰「好罷,我去。」因為,我知道這一去,這事便要躭擱下來。可是,不管怎樣,我總是聽命的。
625  
晚上祈禱時,天主之母告訴我︰你的生命必須像我一樣︰默默地、埋藏地,在與主不息的共融中為人類祈求,並為世界準備天主的第二次來臨。
626  
晚上,我的靈魂在聖體降福時與天主聖父有一段時間契合起來。我感到自己好像孩子似的在祂的手中,然後在靈內聽見這話︰我的女兒,甚麽也不要害怕,一切仇敵都要在我的腳下瓦解。我聽見了,心靈内滲進了深邃的寧靜與平安。
627  
我向上主抱怨,說祂撤除助佑,令我回復孤單,不知如何是好,我聽見這話︰不要害怕,我常與你同在。我聽了,内心又昇起一份深邃的平安。祂的臨在是可以感覺到的,而且徹底地滲透了我。我的神魂注滿了光,連肉體也在這光中。
628  
離開維尼厄斯前夕,一位年長的修女[131]向我吐露心事,說這幾年來内心很痛苦,覺得所辦的告解全部都不妥善,她很懷疑主耶穌到底有沒有寬恕她,我問她是否有告訴過告解神父,她說已向不同的告解神父說過很多次,可是…「告解神父常常叫我安心,但我仍很苦惱,甚麼事都無法令我舒懷,我不斷覺得,天主並沒有寬恕我。」我回答說︰「修女,你該聽從你的告解神父,完全放心,因為,這肯定是一個誘惑。」
但她熱淚盈眶,懇求我去問耶穌祂是否已寬恕了她,她所辦的告解是否有效。我有力地回答說︰「修女,如果你不相信告解神父,便自己問祂去!」但她捏著我的手不肯放開,直至我給她一個答案。她一直求我為她祈禱,讓她知道耶穌怎樣說她。她痛哭失聲,不肯放開我,說︰「修女,我知道主耶穌跟你說話。」她捏著我的手,我無法掙脫,便答應為她祈禱。到了晚上,聖體降福時,我在靈內聽見這話︰告訴她,她的不信比她所犯的罪過更傷害我的心。我告訴她這話時,她孩子似的大哭起來,大喜樂滲進她的心裏。我明白是天主要透過我來安慰這靈魂,儘管我付出了很大代價,但我滿全了天主的意願。
629  
同一天晚上,我到聖堂去祈一會禱,感謝天主在這修院内賜給我的所有恩寵,突然,祂的臨在籠罩著我,我感到自己好像給最慈祥的父親擁抱著的孩子,然後聽見祂說︰什麽也不要害怕,我常與你同在。祂的愛滲透我身我靈,我們變得十分十分親密,這份感覺實在無可言喻。
630  
跟著,我看見七神的其中一位在旁,他燦爛如常,是一個光體。我乘坐火車,一直見他不離左右,我還看見,路上經過的每座聖堂上,都站著一位裹在光裏的天使,但卻不及伴我同行的天神明亮。這些守護聖堂的天神每一位都向我身旁的天神低頭致敬。
到我踏入華沙修院的大門,天神便消失了。我感謝天主美善寬仁,恩賜天使給我們作伴。啊,世人很少去細想身旁時常都有這樣的一位貴賓,這位貴賓亦同時見証著所有發生的事!要記著,罪人,你的一舉一動亦同樣有見証。
631  
我的耶穌啊,祢的美善寬仁超越一切智慧,祢的慈悲有誰能耗盡。地獄是給那些自甘沉淪的靈魂的永罰,上主的慈悲滔滔,那些渴望救贖的人可汲可飲,永不枯竭。小小的盛器又焉能載得下深不可測的海洋?
632  
我正向各位修女告別,待要動身,一位修女[132]來連連道歉,說在職務上很少幫忙我,又說不但疏忽了幫我,還多番為難我。可是,我心裏卻視她為大恩人,因為她盡情磨練我的忍耐,有一次,一位上了年紀的修女竟然這樣說︰「傅天娜修女若不是傻瓜,就是聖人,真的,別人不斷做這種不懷好意的事,平常人是不會忍受得了的。」可是,我跟她接觸,總是一片好心。那位修女時常為我的工作增添麻煩,有時,我很努力才妥善完成的工作,她可以一手破壞,就像話別時她自己所承認、求我寬恕的一樣。我不想查究她的動機,只視之為天主的試探…
633  
一個人可以嫉妬到這樣的地步,真令我意外。當我看見別人有所成就,我很高興,就像是我的成就一樣;別人的喜樂就是我的喜樂,別人的痛苦也就是我的痛苦,否則,我不敢與主耶穌密談。耶穌的心神總是單純的、温良的、真誠的;一切怨恨、嫉妒及藏於偽善笑容下的惡念都是聰明的小魔鬼。嚴厲的説話出於真誠的愛是不會傷害人心的。
634  
﹝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抵達華沙,我走進聖堂去待了一會,感謝上主賜我一路平安,並求上主助佑我,給我所需的恩寵去應付這裏將要發生的一切。我棄絕自己,事事服從祂的聖意。我聽見這話︰一無所懼,所有困難都是為了承行我的旨意。
635  
三月二十五日。早上默想時,天主的臨在不尋常地籠罩著我,我了解到天主的偉大無法測量,亦同時體會到祂屈尊俯就受造物。然後,我看見天主之母,她對我說︰那忠信地聽從恩寵的默感的人多令天主喜悅啊!我把救世主交付了給世界,而你,你要對世界宣講祂的偉大慈悲,為世界準備好迎接祂的第二次來臨,祂再度來臨之時,不再是慈悲的救主了,而是公義的判官。噢,那天多可怕啊!審判之日決定了一切,是天主的義怒之日,眾天使在它跟前顫慄。在仍是﹝賜予﹞慈悲的時日裏,要對靈魂講論這偉大的慈悲,假如你現在保持緘默,你便要在那可怕的一天為許多靈魂受責。甚麼也不要害怕,要忠信到底,我支持你。
636  
我抵達維能道,有一位修女[133]這樣歡迎我︰「修女,你現在來到我們這裏,一切都會好了。」我對她說︰「你為甚麼這樣說呢,修女?」她答說是她心中感受到的。這人一片純真,很令耶穌聖心喜愛。這會院實在岌岌可危﹝經濟上﹞。…我不在這裏細述了。
637  
告解。我準備著辦告解,對隱藏於聖體中的耶穌說︰「耶穌,我求你藉著這位神父的口對我說話,算是祢給我的一個徵兆,他對於祢希望我建立慈悲修會一事全不知情,請讓他對我說說與慈悲有關的話。」
我走進告解亭,開始告罪,神父卻打斷我,跟我談起天主的偉大慈悲來,他的話強而有力,我從未聽過有人像他這樣談論慈悲。他跟著問我︰「天主的慈悲比祂的一切工程偉大,慈悲是祂衆多工程裏的榮冠,你知道嗎?」我專注地聆聽天主透過神父的口說話。雖然我相信在告解亭裏總是天主透過神父的唇舌說話,但這一次我特別清楚感受到。
雖然我只是告罪,一點也沒透露心靈中的超性生命,神父卻說出了許多我的心事,要我對天主的默感忠誠,責無旁貸。他對我說︰「你的一生有天主之母相偕,她忠信地回應了天主的每一個感召。」我的耶穌啊,祢的美善有誰能理解?
638  
耶穌,我心中有那些不符合祢旨意的思想,請替我驅除。我知道,現在除了這慈悲的工程外,再也沒有事情能把我拴繋在世上。
639  
星期四。晚上朝拜聖體時,我看見耶穌遭人毒打和折磨。祂告訴我︰我的女兒,我希望你信賴告解神師,那怕最微小的事。如果沒獲得告解神父許可,再大的犧牲也不能令我喜悅,另一方面,如果有他的許可,最小的犧牲在我眼中也有莫大價值。如果是出於私自意願而做的,即使是最大的工程,在我眼中也沒有價值,而且很多時都不符合我的旨意,所得的是罪罰,而不是報酬,另一方面,獲得告解神父許可而做的事,即使是你最微小的行為,在我眼中也是值得欣慰和珍愛的。你要時常堅守這原則,不斷警醒,因為,許多靈魂要在地獄的門前回頭,敬拜我的慈悲。但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你要知道,單憑自己,是一事無成的。
640  
首瞻禮六,領聖體前我看見一個盛滿聖體的大聖體盒;有一隻手把聖體盒放在我跟前,我捧在手裏,裏面有一千個活聖體。然後我聽見一個聲音︰這些聖體都是你在這四旬期內為他們求得了真正悔改恩寵的靈魂所領的。那是耶穌受難日前一星期,那一整天我都深深收斂心神,為了靈魂的緣故掏空了自己。
641  
為了不死不滅的靈魂而空虛自己多喜樂啊!我知道,麥粒必須毀爛,在石磨裏研成粉末,才可變成食物。同樣,我也必須毀爛來變得有用於教會和靈魂,雖然在外表上沒有人會注意到我的犧牲。耶穌啊,外表上我想埋藏起來,就像這小小的麵餅,肉眼看不出什麽,然而,我是一個奉獻給祢的聖體。
642  
聖枝主日。這星期日,我特別感受到至甘飴的耶穌聖心的情感,耶穌在那裏,我的心神便在那裏。我看見耶穌騎著驢,門徒和人群都手執樹枝,興高采烈地陪伴著祂。有些人把樹枝撒在祂腳下,又有些人高舉著樹枝在祂跟前手舞足蹈,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又看見,有另一群人出來見耶穌,同樣是滿面歡容,手執樹枝,歡樂地不停呼喊。人群中也有小孩。但耶穌很嚴肅,祂讓我知道祂當時很傷心,就在那一刻,我甚麽也看不見,只看見耶穌,祂的心滿滿地充塞著忘恩負義。
643  
季度性告解。布高斯奇神父。內心又再升起一股力量,催逼我不可再耽擱此事,我無法平靜下來。我告訴聽告解的布高斯奇神父,我不能再等了。神父回答我說︰「修女,這是幻覺。你已發永願了,主耶穌是不會要求這個的,這全都是幻覺,你在編造異端邪說!」他吊高了嗓子向我大嚷。我問他是否這一切全都是幻象,他說︰「一切。」「那請告訴我該如何是好。」「嗯,修女,你絕不能按任何默感行事,你要清除這一切心思,不要再留意在心中聽到的話,並盡力做好本份。不要再想這些事情,要完全忘記。」我回答說︰「好罷,到現時為止,我一直按照自己的良心行事,但神父你現在卻指示我別注意內心,我便不再這樣做了。」他接著說︰「如果主耶穌再有甚麼事情告訴你,請讓我知道,但你絕不能有所行動。」我回答說︰「好的,我會盡力去服從。」我不知道神父何以如此嚴厲。

 


註釋

 

[126]  
大概是維庇斯修女,她生於一八五三年三月十八日,一八八一年十二日十六日進修院,一生都在花園裏度過,作一個在花園裏工作的修道人,晚年奉獻許多時間祈禱,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於維尼厄斯逝世。(A. SMDM-C and D)
back返 回
[127]  
「全院」大概是指會院中所有修女,在這裏,是指維尼厄斯會院。
back返 回
[128]  
大概是高識神父,一九三四年八月十日至一九四零年期間擔任維尼厄斯會院司鐸。高識神父大約生於一八九二年,一九二零年晉鐸,服務肋奇和士圖微斯教區。他畢業於華沙大學神學院,精研哲學。一九二九年,在維尼厄斯大學教授哲學史。戰後到盧布令去,在盧布令天主教大學神哲學系教授邏輯學。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於盧布令與世長辭。
back返 回
[129]  
蘇布高神父在他一九七二年三月三十一日的書信中提及過這神視。
back返 回
[130]  
正如其他會院一樣,維尼厄斯會院也有一所女童院,學員有時也與修女一起朝拜聖體,以賠補她們自己及別人的罪過。
back返 回
[131]  
大概是姬瑚修女,她在傅天娜修女的回憶錄中有以下的記載:「辦告解以後,我很擔心和疑慮主耶穌究竟有沒有寬恕我,我哭著求傅天娜修女為我祈禱,第二天早晨,她說:『修女,你擁有耶穌的恩寵,因為祂立刻便回答說沒有因你的罪過而生氣,但你不信任祂的寬恕卻傷害了祂,我會為你祈禱來慰藉祂。』」
姬瑚修女生於一八七七年九月十三日,一九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進維尼厄斯修院,直至一九四五年修院關閉,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她與其他修女一起被囚於陸其士基監獄,不久便被釋放,因為她是拉脫維亞人。所有修女都離開維尼厄斯後,修會派她前往布諾附近的拜亞拿會院,一九六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在院內逝世(A. SMDM-C and D)。
back返 回
[132]  
可以假設是巴斯奧華修女,傅天娜修女被派往維尼厄斯前,她是在園子裏工作的,她較爲健壯,所以負責牧養牛群。一九五九年三月五日在捷圖早華逝世(A. SMDM-C and D )。
back返 回
[133]  
很可能是慧珍娜修女,她在初學院時已認識天主之僕。慧珍娜修女——慧娜尼雅耶和士嘉,生於一九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一九二六年進修院,一九三三年十月三十日發永願。她是調查天主之僕的諮詢過程中的見證。
back返 回
2226780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224
2133
8512
8266
32808
42739
2226780

Forecast Today
1104

Online (15 minutes ago):42
42 guests

Your IP:54.156.51.193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