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區發源地

香港教區發源地

大埔原是珍珠港    

                           

    耶穌在福音中講過一個比喻說:『天國又好像一個尋找完美珍珠的商人;他一找到一顆寶貴的珍珠,就去賣掉他所有的一切,買了它。』﹝瑪十三45-46﹞

 

    我對大埔的認識原很膚淺,只當她是新界的一個鄉村,後來發展成了一個衛星城市。對我們教會在大埔的歷史,更是一無所知,只知道有許多鄉村小堂,現在已經發展成了小鎮,失落了原有農村的面貌。但當我被派來到大埔之後,才慢慢認識了大埔的歷史,更深入了解到我們教會在大埔,已有長遠的傳教經歷和發展的多方面成就。大埔已經不是一個小小的村落,大埔已經成了一個很有活力和成就的大堂區。這一切都可以看到早期的傳教士們的辛勞,他們在艱苦的環境中,開墾了我們香港教會的園地,奠定了穩固的根基,找到了一顆寶貴的珍珠!

 

 

    從大埔的歷史看到,原來大埔真是一個出產珍珠之地,並且已有長遠的歷史,她可溯源到唐、宋時代。因為大埔海岸出產珍珠,得到朝廷的重視,珍珠可以上貢皇帝貴族,故此大埔成了政府重視保護之地。

 

    一百五十年前,香港還是一個漁港鄉村,但我們教會的傳教士,就已來到新界大埔和西貢,開始了艱苦而輝煌的傳教工作。一個村莊跟着一個村莊的村民歸依了聖教,成為天國的子民,做了天主的兒女;每一個村莊建立了一座一座小小的聖堂。除了在大埔的聖堂之外,更有許多小堂相繼成立。最早期並沒有粉嶺、上水、沙田等堂區存在,連羅湖、深圳也在大埔傳教範圍,可想而知,當年傳教的神父們是多麼辛勞!

 

    我曾認識一位在新界傳教的神父──文明德神父﹝Fr. Caruso Giorgio﹞,他是意籍米蘭外方傳教會會士。他早期就是奔波於新界大埔、西貢一帶傳教的傑出的傳教士。我晉鐸第一年曾被派往西貢耶穌聖心堂工作,有幸認識了這位勞苦功高的神父,他那時因勞累而病倒,在西貢退休療養。他能說一口標準的粵語和客家話,除了他本身的意大利文之外,他的拉丁文與英文都是很正確而純熟的。他講述早期在新界傳教的經歷,使我非常敬佩,從心裏感激他和當年來港傳教的許多外方傳教士,特別是宗座﹝米蘭﹞外方傳教會的神父、修士。

 

    從文明德神父的談話中,得悉早期傳教的情況,那時沒有汽車、沒有巴士,每天在鄉村和山林間長途跋涉,即使有需要到香港,也是先要走路或騎單車到九龍,然後乘船過海到香港。白英奇主教﹝Bishop Bianchi Lorenzo﹞在海豐一帶傳教數十年,也是靠步行及自行車,在鄉村的教友家庭中傳教救靈。因他們的勞苦犧牲,才有今日的成就。

 

    從最早期的大埔開始,教會奠定了根基。今日新界不單有了粉嶺、上水、沙田和西貢許多的堂區,就以大埔的今日,除了聖母無玷之心堂之外,還有一間恩主教書院、一間天主教聖母聖心小學及一間天主教大埔幼稚園。主日彌撒則把學校的禮堂作為彌撒中心──聖王亞納彌撒中心與聖張大鵬小堂。至於原來在小村莊的數間小堂,因為城市的發展、人口的遷移而結束。但教會的根源,就是從那些鄉村吐露出來的。香港教區的珍珠,的確與大埔有那麼深厚的淵源。

 

    在慶祝大埔傳教一百五十週年、成立堂區五十週年的機會,讓我們讚美天主對大埔的恩賜,也感謝早期在大埔區勞苦功高的傳教神父們。

2226932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376
2133
8664
8266
32960
42739
2226932

Forecast Today
1392

Online (15 minutes ago):28
28 guests

Your IP:54.162.15.31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