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婚女嫁 (二) 天作之合

近代的文藝作品中,受大多數人欣賞的是歌頌愛情的作品。但是多數把愛情看作一時的激情。在那一時一刻,月要為他們明亮,花要為他們綻放,風要為他們輕拂,鳥兒要為他們歌唱。若是缺少了什麼,就大嘆 “愛情逝矣”。這些人雖然歌頌愛情,實際只知愛情的一點皮毛,因而極容易失望。

 

當今教宗本篤十六世的第一篇通諭是 “天主是愛”。他在通諭中提醒大家 “愛”的真意與 “愛 ”的多種面貌。真愛是接受天主的愛並按天意回應天主的愛。不過在人間我們可分辨“愛 ”的多種面貌,有 “性愛、友愛、無私的純愛”等等。

在創世之初,天主造了亞當、厄娃時,藉聖經作者說明了天主的意思,即「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這應是第一次的「天作之合」。那時他們雖赤身露體,並不害羞。因為未犯罪前,心靈純潔,思念無邪。(創2:24-25) 這也表明天主願意將“人”的一切,連 “性愛”,因恩寵而化成回應天主的愛。”愛”是人的本性。雖然原罪使人的本性受扭曲,不過人仍然懷有追求愛情真諦的渴望。教宗說天主願意人能通過夫婦間的性愛,進一步關懷自己所愛的這一位;願意保護這一位的尊嚴、滿足這一位的需要;並能達致最高的愛情,就是願意為所愛的這一位犧牲自我。如此一步一步的,人被引到純愛的境界,就是天主的所在。那兒有「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人心所未想到的」美好。(格前2:9) (註一)

 

這在中國文化中是可以找到回應的。孔子的孫子,子思,在中庸裡曾子說過有關的話。大意是:讓人能做到 “君子”的道路,是困難多而隱密不顯的。但是一般的夫婦都能知道並實行。且他們所能達到的極至處,君子也望塵莫及了。又說要成為君子的路,實際由夫婦間的關係開始,到達極至時,能照明於天地間。 (註二)

 

不久前有數位朋友用電郵寄來「俺爹俺娘」的照片集。那位記者刻意將父母的日常生活照下。按序編排,配上說明與音樂,展現在人眼前的是一對鄉下老夫婦,喜樂的在愛中,及兒孫的仰慕中,彼此相伴着生活。

 

我們聖堂每年都為結婚卅年,四十年,五十年,及五十年以上的夫婦舉行慶典與特別降福。見他們個個都喜氣洋洋的。因為這些夫婦相互攙扶着走過了人生一段路。所經歷的甜、酸、苦、辣,都化在深厚的情中,天主的慈愛將他們的情愛,根植於天主的純愛中。有了純愛,就不介意短暫時有沒有花好月圓了。這是多麼值得珍貴,照亮人心,察乎天地的人間愛情﹗

 

(註一) 在「天主是愛」的通諭中,有人將 教宗所提的Eros, Philia, Agape,  譯為性愛、友愛、純愛。

 

(註二) 中庸:「君子之道費而隱。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君子」是有學問、有德行的人。這學問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的大學問。

2089370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636
3914
15518
9079
33748
31768
2089370

Forecast Today
1944

Online (15 minutes ago):13
13 guests

Your IP:54.224.133.152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