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婚女嫁 (五) 畫眉與舉案

    良好的夫妻關係是幸福家庭的基礎,幸福家庭是人類和平生存的基礎。聖保祿宗徒的書信中有很多討論夫妻或家庭關係的教導。厄弗所人書5:22-23說: “你們作妻子的,應當服從自己的丈夫,如同服從主一樣,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這身體的救主。”很多人為此就咬定聖保祿宗徒太重男輕女,那是兩千年前的想法,現在行不通﹗不過請君且等看完下文再加評論。弗5:24-33說: “你們作丈夫的,應該愛妻子,如同基督愛了教會,並為她捨棄了自己,以水洗,藉言語,來潔淨她,聖化她,……而使她成為聖潔和沒有污點的。作丈夫的也應當如此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一樣;那愛自己妻子的,就是愛自己,因為從來沒有人恨過自己的肉身,反而培養撫育它,一如基督之對教會;因為我們都是他身上的肢體。『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這奧秘真是偉大!但我是指基督和教會說的。”他這一段最後的結論是:「總之,你們每人應當各愛自己的妻子,就如愛自己一樣;至於妻子,應該敬重自己的丈夫。」

 

      哇﹗真有如此愛自己妻子的丈夫嗎﹖這可能嗎﹖有人說,若自己丈夫真如基督犧牲一切愛教會的那樣愛我,自然可以敬重丈夫如頭。

 

    正巧中國歷史中亦有關於丈夫愛妻子的記載,就是漢書 ̇卷 七十六 ̇的張敞傳。原來張敞西漢時代有學問有見識的人。曾為國家平定叛亂,整頓京都的治安。他最高職位做到宰相。他不少時間是住在長安的。為他寫的傳記中也記入“他喜歡為妻子畫眉,而且畫得嫵媚動人。整個長安城的人都說他夫人的眉最美麗動人。”也由此中文有「畫眉情深」的說法。不過張敞傳中沒寫的是他的妻子對張敞的信心與尊重。能讓他在自己臉上塗抹而不擔心他的審美觀與技巧。所以妻子對丈夫的尊重與信任是很重要的。

 

    另一位被人引用的夫婦是東漢孟光及其夫婿梁鴻梁鴻是一位有學問、有操守的君子。因當時是亂世,所以不願出去求問一官半職。孟光敬愛她的丈夫。不論是過男耕女織的生活,或是避亂時僑居他鄉,暫為人雇工時的生活都一樣敬愛他。給夫君端食盤時,以最敬重的方式送上。(案就是放碗碟的盤子。把食盤舉到自己眉頭的高度。即所謂的「舉案齊眉」。) 令梁鴻的雇主為這情景大為讚嘆,對梁鴻刮目相看。梁鴻更敬重他的妻子,給她取名為,給她的字號是「德曜」。

    可見夫妻間的情義是相互的。不可能只是為某一單方的 “好處”。這正是聖保祿宗徒依照天主旨意給他教友的教導。他也引用了創世紀:『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除非夫婦能相互敬愛,各自盡忠職守,又怎能合為一體呢﹖也許正因為很多人都不向這正道行走,因而有諸多「剪不斷、理還亂」的婚姻情結。使人錯以為經歷婚姻問題就是人生真相。是嗎﹖

2332433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006
1331
9498
10238
20669
35810
2332433

Forecast Today
1176

Online (15 minutes ago):26
26 guests

Your IP:52.91.185.49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