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雷永明神父的點滴(一)

我一生敬仰與懷念的恩人

 

在我的聖召與鐸職生涯中,真福雷永明神父是我永遠難忘的恩人。這次雷神父被教會列為真福品,使我感受到莫大的榮幸與興奮。我很遺憾不能親身前往參與列品盛典,只能將心中對雷神父的感恩與懷念,藉公教報來舒發我的情懷。

 

當我於一九五零年與家人逃難到香港以後,才有機會認識了當年曾在我們家鄉傳教的雷神父。那時「思高聖經學會」已由北京遷到了香港堅尼地道七十號,而雷神父是該會的創辦人。

 

 

因著與雷神父的關係,也就認識了他的學生李仕漁神父。李仕漁神父講的一口湖南衡陽話,使我倍感親切。我的聖召也就是從此時開始萌芽。當我的家人一個一個離港,前往台灣工作定居之時,雷神父與另一位李少峰神父親自送我進入修院。

 

那是一九五三年的八月,是在聖母升天之後的星期一。清晨八點多,九龍塘與九龍城都還是寂靜無人,雷神父約好乘巴士往西貢。那時的聖神修院是在西貢的崇真中學的後面山坡上。雷、李神父帶我進入了修院,修院院長是江志堅神父,副院長是麥耀初神父,他們接待了我們一同吃茶點以後,雷、李神父就離開,而我就開始了修院的生涯。

 

從入修院後,就有更多機會探訪雷神父,也與「思高聖經學會」其他的神父多一些認識,參觀了他們翻譯聖經的場地與圖書館。當年從事翻譯工作的神父很多,除了雷神父和李仕漁、李少峰神父以外,還有劉緒堂神父、陳維統神父、張俊哲神父、楊恆輝神父、李志先神父;此外,還有一位德國的翟煦神父,他做過學會的院長,為人謙遜溫和,又有很好的中文水準,使我有很深的印象。

 

聖經學會的翻譯工作進度很快,我能夠每次有新的聖經翻譯本出版,第一時間得到贈閱本。從聖詠集開始,梅瑟五書、舊約史書、先知書等共有八本單行本,每本都是精心翻譯而有詳盡的註解。因著這種閱讀聖經的優先機會,因此也增加了對聖經的愛好與研究。

 

雷神父雖然忙於譯經的工作,但他仍乘機會到西貢聖神修院來探我。當年的交通不方便,只有乘坐每半小時才有一班的巴士,所以他來修院探訪,使我記憶猶新。最使我難忘的是在有一次,他給我說話中講了一個比喻。他說當一株小樹成長時,如果彎倒了,很容易把它扶正;我們修德成聖也要從小開始。這雖是一個很小的比喻,但對啟發很大,一生不忘!

 

因著雷神父的榜樣,使我除了喜歡閱讀聖經之外,也喜愛中國文學;同時開始寫作投稿,除了在公教報之外,還有澳門教區所辦的晨曦,我在晨曦投稿,連載了許多期的「聖經中的天使故事」,可說是閱讀聖經的心得。

2332413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986
1331
9478
10238
20649
35810
2332413

Forecast Today
1176

Online (15 minutes ago):17
17 guests

Your IP:52.91.185.49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