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主歌耶朝聖的感想

錄音分享:

 

前言:

五年前教友給我介紹過默主歌耶,我那時一點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三年前又有教友向我提及默主歌耶,說他已三次往默主歌耶朝聖,對他的信仰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他並希望我能有機會參加二零零五年五月份的朝聖團,發動全體華人教友到默主哥耶為中國教會祈禱。可惜那年在滿地可發生了許多事,特別是我的腦要動手 術,因為在左腦下髓內生了一顆瘤,五月底由一位著名的腦科專家施了五個小時手術,順利而成功地取出,並在短短數星期療養後復原。感謝天主,賜我再次有能力 侍奉祂;並有機會來到多倫多,為這裡的華人服務。

 

想不到在二零零六年聖週有一個突然天降的機會被邀請與一團三十多教友到聖地朝聖,當然去耶路撒冷和納匝肋、白冷、耶穌誕生和傳教與受苦受難,復活升天的聖地朝聖,是一生中最大的願望,也得到許多特恩;因此再次把默主歌耶的朝聖錯過了。


今年聖母玫瑰月是我最幸運的月份,恰巧有一團將要出發,我被邀請與美國新澤西退休的江綏蒙席一同作隨團神師,共四十六位團員,於十月二日至十三日往默主哥耶作十日的朝聖。

 

默主哥耶訊息

為了預備這次的朝聖,因為要作隨團神師,這才使我有興趣去研究在默主哥耶所發生的事。想不到在我的書架上,已經放了一本由本堂教友葉少玲姊妹所翻譯的書﹝默 主哥耶訊息﹞, 只是我以前大意,從來沒有去翻閱,現在預備啟程前才拿來仔細閱讀。這是一本由一位路德會基督教兄弟,原名Wayne Weible 譯名韋寶榮所寫,內容非常豐富感人,使我得益良多。

翻譯中的奇蹟:

無巧不成書。首先說說翻譯這本書的葉少玲姊妹,她原是聖瑪加利大堂的教友,來多倫多後,已經成了中華殉道聖人堂的教友,最近又被選為聖若瑟會的會長,而我又 是聖若瑟會的神師。這次我才問起她翻譯時的經過。原來她費了一年半時間才翻成,曾因身體有病欲中途放棄,就在那時,在她的電腦中顯出了默主歌耶聖母的像, 因此才毅然抱病把書譯成,當她脫稿時,電腦中的聖母像也就同時消失了!您說這是不是奇蹟,但對葉少玲姊妹來說,她會深信不疑了!

路德會教友的轉變:

現在講到作者韋寶榮,據他自我介紹,他是一位很冷淡的路德會的基督徒,以前他從不喜歡去教會,更談不到會成為一位熱心的天主教徒。事情就是那麼奇妙,他曾因 為在看電視錄影時,心中很清楚地聽到聖母對他講話,要他為默主哥耶工作,因此他自己反反覆覆說了許多遍:「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為甚麼是我?」「我對顯現 或天主教會一無所知,不合資格,對童貞瑪利亞的認識就只有那一點點,她是被揀選為生育耶穌基督的人。」為甚麼她要我傳揚由她帶去默主哥耶的訊息呢?韋寶榮 自認不配也不堪當參與這種神聖的事。因為他自覺犯過許多罪,根本不堪當之感不是因為他謙遜,而是一種痛楚的認知。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的反省後,他說:「在 自傷自憐的創痛中,上主愛情的臨在卻不曾離棄我,好像有另一個聲音在我五內響起,向我保證,無論我在自己眼中如何不堪,祂也不會不接納我。」

 

看到這位路德會基督徒因被召叫去寫默主哥耶的經歷,已經使我感慨萬千。我真後悔前幾年對默主哥耶聖母的顯現事蹟一點也不關心,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心裡總在 想,教迋還沒有正式承認的聖母顯現,最好還是不要去理,這樣的思想在我心中作怪,因此一而再,再而三,一直推到今年。而今年的朝聖團的確給了我一個全新的 認識和思想的改變。我再去找一些有關默主哥耶的資料,發現有許多地方與露德聖母及花蒂瑪聖母顯現時雷同之處。比方在露德的顯現中,政府逼害恐嚇伯爾納德, 本堂神父和當地主教也很懷疑,甚至父母也禁止她去見聖母,在花蒂瑪,不是也一樣嗎?

作者矛盾的心理:

作者韋寶榮不但是一位美國路德會的基督徒,他還是讀新聞學出身,他成功地辦了四份報紙,他的專欄受到讀者的歡迎,但是他對報導默主哥耶的心情,與他讀新聞學 的背景有很大的矛盾和衝擊。他認為作新聞工作者不應對這些有關宗教神秘顯現的事拉上關係。但他的思潮中很清晰,有一個聲音命令式地叫他記錄下來,報導出 來。

 

當他第一篇特稿報導默主哥耶時,他預計一定有許多向他投訴反對他的回應。想不到第一個電話就是向他恭賀,原來是一位美國神父打來的電話,感謝他報導了默主哥 耶。因為他曾與美國一百名神父前往默主哥耶,在那裡他們親身經驗看到所發生的事,回到美國後他向當地的傳媒講述,包括各大報紙,電臺,電視,但是沒有一位 新聞工作者願意報導這件事。因為一般傳媒都不願相信,並認為看見這事顯現的人,都可能精神不正常。

 

自從韋寶榮的專欄報導以後,在美國的反應相當好,許多讀者都很喜歡聽到默主哥耶聖母的訊息,就連基督教浸信會的教友也很感興趣。韋寶榮在他的第一篇專欄報導 中說,他由於好奇心觀看那卷影帶時,突然聽到一股內心才感受到的聲音,它是耳朵聽不到的,它說:「你是我的兒子,我要你做我聖子的工作,寫下關於默主哥耶 的事蹟,你將不再從事新聞工作,你要畢生宣揚這訊息。」結果,韋寶榮真的放棄了他的新聞工作,放棄他的事業,專心去做默主哥耶的事業,他寫的默主哥耶的著 作在兩年之中,已有八百多萬冊,流傳到世界各地。如果公教報的讀者還沒有認識默主哥耶,相信現在已是時機了!

朝聖的行程:

現在讓我來介紹我們這次的朝聖行程吧:我們一團四十六人,其中有一位來自香港,一位來自溫哥華,江綏蒙席來自美國,其他的人都是來自多倫多的華人堂區。很特別的地方,是有三位非教友也加入我們的朝聖團。

 

十月二日下午四時上機前,在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的小堂舉行了一台彌撒。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好的機場聖堂,有一切為舉行彌撒的設備,包括聖爵、祭衣、彌撒書、 酒、水、和麵餅,一概俱全,大家為這次的朝聖旅程祈禱平安順利,多獲神益。因為那天是護守天使節,我在講道中告訴大家,有四十六位天使陪伴,一同朝聖。上 機後,經過八個小時抵達維也納,再轉到薩拉熱窩,乘旅遊巴士五個小時到達這個前南斯拉夫的一個村莊。我們到達時已經入夜,下住到一家由教友辦的小型旅社, 接待我們的人都是熱心的教友,故此覺得很舒服又安全。這裡離那座著名的聖雅各伯堂很近,步行二十分鐘就可到達。我們前後十天的朝聖都集中在這附近了。

聖雅各伯堂 聖雅各伯堂:

默主哥耶的聖雅各伯堂,現在已是很著名的堂區了,每年來此朝聖參與彌撒的人,不下數十萬,包括有許多主教神父和修士修女。聖堂前面是一個大廣場,聖堂有個雙 塔尖頂,高聳雲霄,非常雄偉,聖堂約可容一千五百人,每天早晚都有彌撒,重點是在晚間彌撒,因為每天晚上六時彌撒是一台共祭彌撒,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都 齊來參與。我們朝聖團因為人數不多,只能每天早上借用旁邊的一間小堂舉行中文彌撒,晚上則一同參與共祭。在主日提前彌撒中,有近一百位神父共祭。彌撒後朝 拜聖體、念玫瑰經和唱讚美歌,到八時以後才結束。

 

聖堂內祭台與聖體龕之間,有一座聖雅各伯的塑像,他是朝聖者的主保,吸引人的注意。左邊特別有一座聖母無原罪的塑像,特別發出光芒。

 

據韋寶榮在書中的記述,聖母選擇了這座聖堂,是因為她要求整個堂區全體皈依,好使前來朝聖的人,可以尋得悔改之泉。

 

St. James Church

在聖堂右側的空埸地,安置了二十五座告解亭和排列數百個坐椅,每天早晚在此排隊辦告解者,絡繹不絕,告解門外掛著許多不同語言聽告解的神父,有英、法、葡、 意、西、德等,很遺憾欠缺中文。聖堂後面有一個更大的露天廣場和白色圓形的帳幕所搭的祭台,據說在夏天人多時,則移到外面舉祭。聖堂左面有一塊祈禱和點敬 禮燈的地方,後面樹立一個很高大的苦像十字架,白天晚上都有朝聖者在此燃點蠟燭作祈禱默想。當聖堂有禮儀時,也可以參與聖堂的禮儀,一同歌唱讚美。

 

這裡我要報導一件我親眼目睹的〝奇蹟〞,當然我不勉強讀者相信是神蹟,或者只當作是一件不尋常的事件算了!

 

Confession Room

在兩個下午五點多,我已與團友來到聖雅各伯堂見到許多教友排長龍辦告解,我也就拿了一條紫色領帶去聽告解。因為告解亭都已有神父坐滿,所以就拿了兩張椅子,在廣場邊有小樹做圍牆坐下了;一張給我,一張給來辦告解的教友,有堂區的服務員幫我,還取了一個寫上〝English〞的牌子,當我聽到五點三刻鐘時,好奇地 仰望太陽,最初我不敢直望,慢慢向太陽望去,看到太陽外被一個純白色的形狀遮蓋著,致使可以正面看到太陽,在太陽的邊沿發射著光芒,很是顯耀,但不直射到 眼睛,我再除下太陽眼鏡,仍然可以注視著太陽而不覺到疲倦或刺眼,這樣有數分鐘之久。第二天同樣時間,又在同樣地方看到這個奇觀,使我得到很大的啟發和感 受!

 

我的感受就是耶穌聖體是在太陽的中心,祂希望我們祟敬聖體聖事善領聖體,朝拜聖體。我們心中的太陽就是耶穌基督,凡是仰望聖體、恭敬聖體的教友,在他們中心 就會有耶穌真理的光照耀我們,引導我們,溫暖我們的心。世上有許多教友不恭敬聖體,甚至冒領聖體,褻瀆聖體,實在是很大的罪過,使聖母痛心!

聖雅各伯聖堂週圍都是充滿神聖的氣氛,後面還有十四處苦路,並在不久前加潻了玫瑰經光明五端的彩色的藝術祈禱亭,晚上燈光照明時,更引人入勝。

 

 

聖母山聖母山:

據說這個聖母山,就是六位神視者在這座山腰上見到聖母顯現之處。神視者之一綺帆嘉曾問她的名字,聖母答說:「我是童貞瑪利亞。」綺帆嘉跟著說:「如果你是童 貞瑪利亞,便請妳留下來跟我們在一起,否則,立即離開我們。」聖母微笑了,但沒有離開。就這樣聖母與她們六位不斷有了交流和談話。

 

聖母顯現的理由是要人悔改,要藉著默主哥耶的教友去感化世上的人,因為這個鄉村的教友大部份都是虔誠的教友,他們每天都參與彌撒聖祭,並且每天都有數小時在聖堂朝拜聖體,念玫瑰經及其他神工!

 

我們在到達默主哥耶的第三天,就一同上了這座聖母山,在山上的聖母像前頌念玫瑰經及唱聖母讚歌。因為是亂石山路,前後用了兩個多小時。下山時大家都充滿了喜樂的心情,繼續其他的朝聖行


十字架苦路山 十字架苦路山 :

十字架苦路山是在聖母顯現山的右邊,也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於一九零零年建立。山頂上樹立一座8.5咪的十字架,全身油上白色油漆,在陽光照耀 下,放射光芒。

 

我們是在第四天到十字架苦路山朝聖。從山腳到山嶺,共有十四處苦路碑,是一位意大利的藝術家用生銅雕塑造十四處的耶穌苦難像。這位藝術家的特別心裁是將聖母 也安置在每處苦難的人群中;表示聖母是一直在苦路上陪伴著耶穌,上到加爾瓦略山,而在十字架旁凝視著耶穌完成祂的救世大業。

 

上十字架山比聖母顯現山更難,因為高出一倍,而沿途都是亂石,故此我們每人都拿著拐扙,幫助爬山。這裡發生了一點意外,就是江緩蒙席在爬到第十一處苦路時, 不慎在石路上滑跌了,幸好得到三位年青教友扶持,受傷不重,因為流血,只得提早下山。江蒙席謙遜地說:「主,我重罪人,不堪當上到祢的聖山。」想不到這一 句話,激發了一位青年教友的熱心靈感。覺得能夠上到十字架苦路山,原來也是天主的一種恩寵,所以他以後的一連六天,每天早上六時就獨立再爬十字山拜苦路, 這對他的確是一種特別恩寵,使他得到更多神益。再說回來,我們一行沿途爬山,都小心翼翼,每到一處苦路,我們一同頌念拜苦路的經文,並歌唱苦路歌。除了我 們這一團,同時也有其他的團,其中有一團意大利教友團友最多,唱起歌來,特別洪亮。

 

當我們拜完苦路,上到山嶺,大家沿著白色大型的十字架坐著休息,享受著和暖的陽光,感到莫大的安慰!最後要提的一點,是在朝聖的人群中,竟然有一些除掉鞋,赤腳在亂石的山路上拜苦路,做補贖,使我們看到都非常感動!

 

在我們前後十天的朝聖行程中,除了每天早晚到聖堂舉行早上的中文彌撒外,還有晚上的共祭克羅尼亞文彌撒,從下午五時到晚上九時,聖雅各伯堂都是滿了教友。我 們團友中有幾位特別熱心的,下午四時晚飯後,就急不及待,提前跑到聖堂,擠到祭台前的空地,席地打坐起來,參與祈禱,玫瑰經及彌撒聖祭。因為聖堂中到處都 是擠滿了從世界各地來的教友。

 

這裡有一個奇景,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當彌撒送聖體時,共祭的神父要把面盆大的聖體盆分到較小的聖體樽,給十多二十位神父到各處送聖體,有的在聖堂內,有的到聖堂外的兩邊空地分送給排長龍的教友。

感想與總結:

我們這一團的朝聖行程,前後十天都以默主哥耶為中心,可以說「只為朝聖,沒有旅遊。」教友都能善用時間,有許多或在清晨或在晚上爬到聖母山或十字苦路山,為 了更多祈禱、補贖、默想和靈修。即使其他參觀的地方,如孤兒院,祈禱戒毒所,及古堡等,都是與默主哥耶聖母有關,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最值得一提的是有幾個神修講座;一個是曾經因默主哥耶聖母顯現而坐監十八個月的旭素神父,他講了兩個多小時,他手中拿著十字苦像,有時拿著聖母像,教我們誦念玫瑰經,講解玫瑰經每端奧蹟,最後他贈送每人一串念珠並與朝聖神父為教友覆手。


另一位是位名叫厄瑪奴爾的修女,她寫了幾本靈修的書,也講到念玫瑰經的道理。她特別提倡家庭玫瑰經,因為當家人共同念玫瑰經時,不但家庭和睦熱心,並且可以獲得所需要的一切恩典。

 

最後我引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態度和言論。他說「默主哥耶是花蒂瑪的延續 – 1984 」他於一九八七年對神視者密欣娜說:「如果我不是教宗,已早已在默主哥耶領修和聖事了。」一九九二年對旭素神父說:「要為默主哥耶鞠躬盡瘁,看顧默主哥 耶,不要倦怠,要持之以恆,要堅強,我與你同在。」

現任教宗本篤十六,當年還是教廷信理部部長的拉辛格樞機主教,負責調查默主歌耶顯現的工作,也沒有阻止教友前往朝聖,而且對那位不忠實報告的山力主教,予以懲戒責斥。

 

據統計的報告,自一九八一年開始到現在,已有三千多萬信眾,三萬多神父及數百位主教和樞機主教曾到過默主哥耶作私人的朝聖,所得到的回應都是積極的好的一面。

 

我寫的這篇默主哥耶朝聖的行程,並沒有記述聖母顯現的事蹟,但是聖母在默主哥耶所要求我們教友的是祈禱、補贖、悔改、守齋。許多教友回來以後都改變了生活, 都增加了熱心,有一些更開始每天念玫瑰經,每星期兩天只吃麵包飲清水,每個月辦修和聖事了。與我們一同朝聖的教外朋友,也每星期來聖堂參加慕道班了!有這 些好的成果,我們還有什麼憂慮呢?朝聖的目的就是要我們增進靈修和聖德,對默主哥耶還沒有認識的人,希望他們一生都能夠有一次,親身去領會到默主哥耶的神聖美味!

 

2339132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61
2661
6484
9713
27368
35810
2339132

Forecast Today
1776

Online (15 minutes ago):27
27 guests

Your IP:52.55.177.115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