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陣

我們這些早年移居外地的人,每說到旅行香港,總會說「返香港」,可見我們的根依然深植在這片故鄉的土壤裏,無論別離鄉井多少個春秋,寸心依然未改。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回到香港,特別是回到年輕時經常出入的區分,道路怎能難倒我?我自信,閉上眼睛也知道怎樣走。但結果,我居然迷了路!朋友笑駡,說對我非常失望,我也覺得自己糊塗透頂,十分無能。

 

香港的道路縱橫複雜,到處都是高空建築,天橋交錯,商鋪林立,到了晚上,霓虹光管亮起,整座城市,活像高人所佈的迷陣,利用聲影流光,配合地利,發揮極大的威力,人陷身其中,迷了路的走不出來,自以爲是識途老馬的卻迷了心路而不自知。

 

諸葛亮所佈的八陣圖,據説可以困住數十萬大軍。不費一兵一卒,便可令千軍萬馬束手就擒,可見陣法之為用著實厲害。撒殫擁有天使的神能,佈置出來的迷陣,殺傷力當然更驚人。

 

撒殫一直努力打擊天主。牠知道,最傷天主心的,莫過於傷害祂摯愛的人,於是,牠建設了一種人人認同的文化,讓全人類走進了牠擺設的死胡同,還矇然未覺。陶淵明稱紅塵為塵網,撒殫這種死亡文化就是一個塵網,一個網羅著眾生的迷陣。

 

在香港走動,必須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在各種交通工具中,火車和地鐵是整個交通網絡的骨幹,朋友告訴我,香港現在的鐵路交通,通稱為港鐵,再也沒有火車和地鐵之分。我出入經常乘搭港鐵,發覺這種交通工具,無論甚麽時候,乘客都很多,到了繁忙時間,更是擠逼得給人牆捆住了手腳,想要邁步舉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很奇怪,乘客雖然動彈不得,依然可以很忙。他們不管坐著,還是站著,都在忙。你可能覺得很奇怪,既然像囚徒似的捆綁著,還可以幹甚麽呢?但只要你擡眼一看,便不難發覺,很多乘客的耳朵裏都戴著耳塞,有的在聼MP3,有的在看劇集,還有聼電話的,他們可能在談生意,可能在講私事,亦有些粗言穢語,不知所云,最令我瞠目結舌的,居然有人公然調情,說下流的笑話。香港人就是這樣,充分地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如果你要我用一個字來形容香港人,我會選擇「忙」這個字,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反對。

 

時間填得太滿,心靈沒法騰出空間,很容易便會神不安,意不定,這樣,天主的神怎能立足於心靈之内!想耶穌在世之日,看見廟堂裏的商販只顧買賣,罔顧高坐廟堂之上的天主,心裏難過。祂難過,並不單是因爲天主的威儀受損,而是祂深深知道,沒有天主的靈魂即使未死,亦已昏迷。所以祂吆喝,發出號角似的聲音,喚醒沉睡的靈魂,所以祂揮鞭,為的是破解撒殫的迷陣,拯救瀕臨死亡的靈魂。

 

 

撒殫的計謀,不僅是要摧毁香港,牠的目標是全人類。但香港這彈丸之地,人口密度高,生活節奏急,居民的心靈空間最少,成了人類國度中最弱的城池,成了牠攻城略地的第一個目標。今天的香港,極需要耶穌再次吆喝揮鞭,才能得救。

 

神父是耶穌的代表,任重而道遠。香港教區的諸位神長啊!請你們效法耶穌,吆喝揮鞭,帶領香港走出迷陣。

 

2089391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657
3914
15539
9079
33769
31768
2089391

Forecast Today
1944

Online (15 minutes ago):31
31 guests

Your IP:54.224.133.152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