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塚

雪從昨夜開始,便一直飄,飄了一個長夜,直到晨風拂醒朝陽,送別了曉星殘月,仍在斷斷續續地輕飄。

 

白皚皚的雪光,大清早便喜孜孜地在窗外守候,窗簾剛開了個縫兒,它已經破窗而入,撩起我踏雪的興致。推門而出,環顧前庭後園,矮樹高枝,房瓦門牆,不是滾上白邊,便是鋪滿皓雪。再遠看深雪堆積的長街,潔淨無瑕,散發著不沾俗塵的氣息,令人站著,不忍移動,為怕踩上一個足印,便像那萬古的惡蛇,玷污了最原始的純潔。

 

我願長街保持淨美,只好把足印留給埋在雪下的枯草,拐過一彎,走到公園去。我原以為,下了這麽一場大雪,天氣又冷,應該沒有人跡,想不到,依然有早起的晨運客,在遠處聚成一個小半圓,嘰嘰咕咕地,談興正濃。我深深吸進一口氣,讓濕冷冷的空氣滲進心肺裏去,洗滌蒙垢的塵心。氣再呼出來的時候,冒著白煙,真是天清地清心也清,自覺佳趣無窮,清景無限。

 

大風拂過,揚起地上的雪花,撲到我的臉上身上,輕輕的、柔柔的,很快便溶化掉。這雪花有個別名,叫未央花,意思是無窮無盡的花。無窮無盡,不正好述説著天主的屬性嗎?

 

我慢慢走著,那班晨運朋友的聲音開始斷斷續續地飄進我的耳鼓:

 

「……可憐啊! 」

「不知…… 」

「流浪……」

 

我低著頭,原打算越過他們,讓披上雪花的心靈繼續隨風飛揚。但突然間,我看見路中央有一團體積不小的冰雪,隱約間好像裹著一物,有人說:「應該是昨天晚上死在這裏的了。」我吃了一驚,立刻停步,細看之下,原來是一隻冰雪遮蓋著的狗。晨運的朋友見我也來關心這團「雪」,便報告也似地說出他們的揣測,有些說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有些說是不負責任的主人虐待寵物。

 

大家說著話兒的時候,有一對看似夫婦的中年男女急步走來,看見地上那隻「冰狗」,女的立刻放聲大哭,蹲身去抱,男的也紅了眼睛,半蹲著去撥開狗兒身上的冰雪。有位晨運朋友問:「嗯,這狗是你們的嗎?」那位先生點了點頭,晨運客便七嘴八舌地發表議論,責斥他們沒有好好地看顧寵物,等同謀殺生命。那位男士一言不發,只對太太說:「先抱回家吧!」女的點了點頭,男的便動手去抱,可是太重了,搬不動,有位男士自動請纓,問這對夫婦家住何處。

 

原來這對夫婦的房子正好面對著公園。那位女士邊哭邊說,交代了事情始末。原來狗兒患病,身體日漸虛弱,昨天晚上,狗兒的氣息特別微弱,夫婦心裏非常難過。想不到今早醒來,愛犬竟然不知所蹤。他們著了慌,出門尋找,看見這裏圍著人,便過來看看,果然是牠。

 

我記起前幾個月,女兒好友的愛犬彌留之時,爬著出去後院躺臥,那天天氣非常炎熱,連呼吸也有壓逼感,主人把牠抱囘屋裏,牠卻又掙扎著再爬了出去。朋友說:「是因爲狗兒懂人事,不願意讓主人傷心,寧願死在外面。」不知道眼前這狗兒是否也爲了同樣原因,才待主人熟睡,悄悄出走,在冰天雪地中獨自面對死亡。

 

狗隻沒有天主的噓氣,沒有靈魂,但心中卻依然有愛,不願意傷了主人的心,這顆心實在太美,所以天地讓牠擁冰為棺,堆雪成塚,為牠舉行了一個最美麗最純潔的葬禮。

 

聖女傅天娜有一次看見天使,覺得他流露出來的美,是人間語言無法形容的。聖女領悟到,天使能夠這樣美,是因爲與主深深契合。(參閲傅天娜日記#471)與主結合,也就是與愛融和一體。有了愛,就會美!

 

但願我的靈魂也美,但願我的靈魂他日也配有一座雪塚。

 

2329894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348
1110
6959
10238
18130
35810
2329894

Forecast Today
1680

Online (15 minutes ago):11
11 guests

Your IP:18.212.93.234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