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不知處

不經意的準備

不經意的準備

 

        午夜時份,朋友家的玻璃窗給拆掉了,紗窗也移走了,形成一個大洞,足以讓壯漢自由來去,但到最後,小毛賊卻沒有潛身入宅。

 

         我覺得很奇怪,忙追問究竟。朋友說事發時,一家早已熟睡,細節並不清楚,只知道早上起來,窗户洞開,但家中卻沒半點搜掠痕跡,財物也絲毫無損。我把室內屋外情況,一一細問,終於從家主的喜好,慢慢猜出了一點端由。

 

        朋友鍾情於小動物,家中原本養著兩條狗,三隻貓,後來又收留了親戚朋友的愛犬,在防止虐畜會的邀請下,又再收養三隻貓。我心中一算,四犬六貓,十頭寵物!

 

        我幻想自己是那小毛賊:在微弱的街燈下,小心翼翼地拆去玻璃,卸下紗窗,探頭屋內,伸手不能見五指,但卻有二十隻一閃一閃的眼睛,敵視著自己;寂靜的空氣中還蕩漾著蓄勢待發的低八度「胡胡」、下逐客令的中音「汪汪」,以及戰意激昂的高八度「喵喵」,交織成一首「護主進行曲」。這是怎樣的一番情景!我還敢入屋挑戰這十雙利目的主人嗎?即使敢,我又是否能硬闖而不驚動屋主,全身而退?

 

        我猜想,朋友就是這樣逃出了竊賊之手!

      

        我這位朋友豢養寵物,原意不在防盜。她日復日,年復年,照顧寵物,只為了心中的一點愛憐!想不到無心所插的柳,最後竟成了蔭宅的綠林。

 

       「…如果家主知道,盜賊幾更天要來,他必要醒寤,不讓自己的房屋被挖穿。」(瑪24:43)如果大歸有期,當然醒寤,作好準備,但死亡確實有如盜賊,不知來臨何日,刻意準備的心神,在漫長的等待中,很容易流於鬆散。反之,行事做人如果只為愛,那每一個際遇,都是一個機緣,可以積聚前往天國的路費,到盤纏殷實,就會像我的朋友,睡夢中也自有護蔭!

 

         準備永生,不需要幹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只需不為任何目的,經年累月地以愛相待天地萬物眾生。

 

        準備永生,就在不經意間。

 

綠色的聯想

一連數日,天雨連綿,天色灰灰陰陰,踏足無一處乾旱,伸手無一寸清爽,潮濕的水氣裹抱著萬物!

好不容易待得天清氣朗,人便像復活似的神氣起來,駕著小小的房車,沿綠蔭大道,疾馳而往。三兩天不曾見面的樹木,不是長大了,而是驀然間脹大起來,紛陳枝葉,有粗肥而飽滿的,有亭亭如蓋的,更有橢圓如巨卵的,扶疏錯落。綠浪隨風,捲起草綠、青綠、墨綠、翠綠、嫩綠,叢綠交映,深淺有緻。每轉一彎,便換覽一番好風光,撲面者是綠,是美,是生機!

Shepherd! 天主教徒把這個字翻譯為「牧者」、「牧人」或「善牧」,成了教會常用的辭彙;余光中1先生不是天主教徒,不拘泥於教會用語,他喜歡稱天主為「牧神」,我很喜歡這個譯詞,兩個字已包含了全能永生的天主性,又暗藏了牧人護羊的體貼與關懷。我常常幻想自己羽化為羊,依偎在永生的牧神腳下,任祂驅我去綠茵草場,乖乖吃草,趕我到溪邊,靜靜喝水。我看祂果敢勇毅的目光,便知道任他連天風雨,必有祂來承擔,看祂手握棍杖,即豺虎相侵,亦自有祂揮杖的時機。既已把生命交付了給祂,還有什麽可憂可怕可懼呢?

誰埋怨「天若有情天未老」?尼采為何宣佈「上帝已死」?這是因為,人在盼望暴風雨後的彩虹時,希望的視野突然糢糊,看不見快哉美也的遠景;在深知「未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這番鍛鍊時,信心的雙膝突然輭倒,走不到清芬撲鼻的未來。但不要緊,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呢?「智慧不渡之境,唯膝可就」,跪倒了便索性仿效幼兒賴地,高舉恐懼、神傷與憤懣,等待上主來抱、來親、來醫治。

據說,綠色具有療效,於靈眸也格外體貼。

 

據說,綠色象徵著生氣、和諧、清新和豐盛,更象徵著平安與和平!

羊兒無食不生,茵茵青草,出於牧神的睿智,祂不僅善於牧放,而且早在地上有羊之前,已鋪平了草場,鑿通了溪澗。羊兒啖草,滿目青葱,養成一雙慧眼,只專注於閱讀牧神的心事。牧神!牧神!一舉手,一投足,一顧盼,只為羊兒養生,只為羊兒平安!

 


1 余光中先生是當代文壇寶鎮,不僅是現代詩宗,散文巨豪,又精於翻譯,文評亦擲地有聲。余先生學貫中西,才雄氣厚。當世游於文學的四度空間又攀絕峯者,唯余先生也!

探索未知

人的生活太稱心,太舒適,太安全,很容易便會變得慵懶,不思進取。但當澎湃的心潮挾捲著明亮的願景不斷衝擊苟安的靈魂時,人便會不由自主地,朝向一個未知的領域推進。我猜想,這就是來到人生的邊緣上,我們愈向未知推進,人生便不斷擴展,生命的領域亦漸趨遼闊。

我相信,沒有天主的允許,萬事萬物不可能形成,不可能存在,不可能發生。於是,我把信心呈獻給天主,從零出發,去開拓祂允許我去探索的未知。

我來到十字架下,仰望十字架上的基督,我體味到,唯有像祂一樣承擔十字架的苦難,方能穿越有限,進入無限。無限,那永恆的歲月!那不可朽壞的生命!千百年來,多少古聖先賢為之生,為之死,為之流血流淚,吃苦赴難。我意識到塵世間的種種磨難牽纏,只為催逼我們跨越人性,窺探超性之謎!

我跨越未知的門檻,發現了一片萬里荒原,才對永生的貧乏與無知得到最深刻的體會。於是,我在孤星朗月下的沉寂中揮鋤推耙,盼望拓出沃土。孤星是那顆為三賢引路的明星,往昔照耀了三賢,今天燃亮我尋找永生的決心;朗月是聖母瑪利亞的搖籃,我躺在瑪利亞的搖籃內,空乏自己的心靈,任她帶領我去穿越未知的永恆。

人的心靈相當複雜,也相當微妙,有時可以用意志去整理,去安排,但過於刻意用力,又會適得其反。所以我依恃地把自己交付給聖母瑪利亞,如果我還有一絲好處,我感謝天主,至於我的缺失,我的一無是處,我依然安心地交由祂去治理。幼兒依母懷,不知不懂不自主,是莫大的福氣。

聖母瑪利亞,我的母親!恩寵的分施者!我把心靈的杯爵高舉,等待您注滿上主的平安。我也懷著與世無爭的心情,為世界乞取和平的甘露。平安,是每一個人內心的渴求。和平,是人世存亡的命脈。聖母瑪利亞,我的母親!求您把和平的君王擁抱在懷,翩然遊四方,好讓人間處處,都能仰沐和平的流澤。

聖母瑪利亞,我的母親!我打開我的心,向您致以最深最真的敬意!

神定先生

去年,朋友邀請我去出席一個為期一周的哲學研討會。與會人士來自世界各地,我倆是唯一的中國人。

研討會在美國某座酒店的會議室舉行,很自然地,參加者便散居於同一座酒店之內,有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先生,正巧與我們同住在一層樓上。初度相逢,他給我的印象,真有點童顏鶴髮的味道。到了第三天,他便主動攀談起來:「你們是中國人嗎?」話閘子便這樣打開了。

又過了一天,他請我們為他起一個中國名字。朋友立時把這件差事推了給我。我問他說:「你為什麼要起一個中國名字呢?」他說很喜歡中國文化,從書報上看見中國山水很是神往。他名叫Sandy,我便順著這名字想:「你既然嚮往中國的文化山水,就叫山亭吧!」我接著向他解釋,中國的山頭,每隔一段距離,總會建亭一座,所以有五里亭、十里亭之類的建築。讓走累了的人可以休息,離人可以話別,還可以抵擋驕陽怒雨,用途很多。亭是中國山水不可或缺的建築,所以成了文化的一部分。他欣然接受了這個名字,我微微一笑,說:「你既以亭為名,便要成為一座真正的亭,發揮亭的作用,為他人遮風擋雨了。」他也報以微笑,再次感謝我為他起了這個名字。

一星期很快便過去了。最後一天,會議結束後,距離登機時間還有五、六小時,我便與朋友逛市中心去。在車上,我們又跟這位山亭先生不期而遇。他對市中心的環境十分熟悉,知道我們愛書,便領我們去逛舊書店。我們居然找到了許多已經斷版多時的好書,我們各有所愛,各得其所,遇到大家都喜歡的書,卻只有一本的話,又互相禮讓一番。一個感覺忽然在我的心頭冒起,我們三人在那異地的街頭,活像孩童一樣,純得可喜,真得可愛,抱的是一份真真正正的赤子情懷。

走累了,我們坐在露天咖啡店裏休息。山亭先生一杯咖啡在手,變得很沉默,過了好一會,才談起自己的故事來。原來,他曾是一名酒徒。酗酒令他斷送了兩段美滿的婚姻。第二段婚姻還只維繫了三個月。他曾經窮途末路,手執長繩,四處找尋上吊的樹幹。找著了,他才發現,繩索原來是有彈性的,死不掉。他氣急敗壞,正想法再尋短見的時候,有位青年迎面而來,邀請他上教堂去,他抬頭瞥了那座教堂一眼,正待閃身而過,卻聽見那青年說:「我們有茶點招待!」就是這句話,把他領進了教堂,重譜了他生命的樂章。

山亭說:「我悔改後,曾努力去修補第二段婚姻,但妻子堅決拒絕。我不敢勉強,卻只讓她知道,我會一直等。但現在,我又找到了新的女朋友了。」山亭把手按在心頭,說:「她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趕也賴著不走,不離不棄,生死相隨。」他的意思,我能會意,便問:「她?」山亭答說:「是的,是她!」他又反問我說:「有何不可?」我的心胸豁然大開,送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說:「是的,沒有什麼不可!」是的,誰也知道,既為神體,當然沒有性別,只不過我們習慣稱天主為父,為神冠上了一個男性的形象。然而,在他心中的神,卻是最親密的情人,以「她」相待,又有何不可。山亭說:「此刻,我雖不屬任何宗教團體,但卻很想把那位令我出死入生的神帶到我所相遇的人心裏。」

我定睛注視著他好一會,說:「我可以為你重新起一個名字嗎?」他的目光呈現一個問訊。我說:「不如叫神定吧!」然後,我為他解釋四書上「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那幾句話。

能夠氣定神閒,方可窺大智慧的堂奥。但願神定先生從此以後,長居於神之深處。

小說

今天,朋友告訴我,她認識一位年青人,寫了好幾本小說,一紙風行。

我問是什麽類形的小說,朋友說:「是以年青人戀愛為題材的作品。」她接著又補充說:「對象自然也就是青年了。」

我又問及質素問題,朋友說:「一小時便看完的作品,只求消閒,不講究深度。香港現在有很多這類小作家和作品。」

我問:「這些作品對人生有正面的影響嗎?」她說:「很多作品都在傳遞時下流行的意識,不一定對心靈有積極的影響。」

載道的文章固然有益人心,但由於學術性重,深諳其理的大都是知識份子,接觸面有限,普羅大眾即使得到教化,也只是間接的、片面的。故事性重的作品則不然,容易吸收,感染力強,如果是劇本,又或改編成劇本的小說,拍成了電影或電視劇集,那普及之廣,即使少如幼童,長如耆老都會在不知不覺間吸收了故事中的訊息。如果故事內容有腐蝕真理標準之危,後果就非常嚴重。

孫震1先生認為,「看小說是從虛擬世界所設計的各種不同人物和情節中尋找人生的價值和方向。」如果作者能夠把真理融入故事,在不經意間衛道,在不覺中教化,小說就是最理想的人生教材。但要創作這種作品,作者不單要知識廣博,才氣縱橫,最重要的,是對真理的認知,與及靈性的深度和觸覺。

精彩的故事往往能令人廢寢忘餐。情節愈吸引,留給讀者的印象愈深刻,人物設計愈精彩,讀者的代入感愈强。且看吳承恩先生筆下的西遊記,故事的情節有如戟斧,斫破地域的銅牆鐵壁,流入西方社會,孫悟空、唐三藏等人物更如刃剪,劃破時間的羅網,進駐數百年後的今天。

作為基督徒,祈禱、讀經、閱讀神修作品,充實一己靈性的生命固然重要,但我們還須背負福傳的使命。文字福傳也是上主的莊稼,若能把基督的真理融會貫通,沁入精彩的小說情節,能福傳,能載道,潛而默化,只要能喚得一顆心的感應,便已堪當向上主交帳。

「當我們閱讀一本小說對書中人物產生喜愛或憎惡時,這本書對我們的人格形成已經不知不覺起了作用。2」兄弟姊妹們,莊稼在前,任重道遠,你可有躍躍欲試的感覺?

 

 


1 孫震先生是臺大校長、群我倫理促進會理事長、蔣經國基金會監察人;是經濟學家、教育家、政治活動家。
2 孫震先生的見解

淬鍊

為我來說,工作是一種心靈的淬鍊。從每一天的工作中探索上主的智慧,充實自己的生命,鍛鍊自己的靈魂。

我是一個性急的人。看小說,翻過幾頁,便翻到書末先看結局;沒故事性的書,一樣廢寢忘餐,急急讀完。翻譯亦然,數百頁的作品,也恨不得一揮而就。一個性急的靈魂,只能停留於事物的表象,未能有足夠的深度去了悟宇宙人生的道理。

但天主冶鍊人心卻自有祂的方法。祂把我安置在一個絕不容急進的工作崗位上。翻譯工作,必須一字一字細讀,逐句逐句推敲,連標點也不能掉以輕心。遇上難纏的句子,更是嘔心瀝血,斟酌好幾小時,六易其稿,才整理出幾個像樣的段落。經過十年的磨煉,急於以最少的時間處理最多的事情這種脾氣始終未改,但至少,對於明知急不來的,學懂了忍耐,學懂了等待。

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有旅人遊非洲,請來一位土著領路。一行人浩浩蕩蕩,山水兼程,領路的土人突然蹲身下跪,俯首不動。遊人見了,大吃一驚,問他說:「你幹什麽?」那土人回答說:「肉身走得太快,靈魂趕不上,我在等它。」驟耳聽來,這位土人的行為十分可笑,但細意體味,才發覺當中蘊含著上乘的智慧。生活節奏太急,往往錯失良多,能夠抽出片刻,把一切放下,好好地靜坐一會,諦聽上主的聲音,確實是調整心靈氣候的良方,特別是人生處於逆境、困局,又或面對無可扭轉的事實之時,能夠平靜地忍,又能安心地等,其實是極不容易的事。

我曾認識一位神父,在說話或做事的空檔間,他常會自言自語:「忍耐,金神父,忍耐。」單聽他這句自勉的話,便已感受到,在他總是和顏悅色的背後,其實忍耐著不輕的人生苦擔。跟隨他服務之時,我還很年輕,對於他的能忍體會得不深,但歷鍊多了二三十年後的今天,每遇艱難,我便會想起金神父那句:「忍耐,金神父,忍耐。」我於是把它改成:「忍耐,葉少玲,忍耐。」

確實,能夠平靜地忍,又能安心地等是靈魂經過長期淬鍊後的成果。

報國

自小便聽說岳飛的母親在他背上刺上「精忠報國」四字這個故事。報國是中國人的一種高貴情操,是大我精神的流露,教導孩子擁抱蒼生的心懷是為人父母的本份,但刺字在背,岳媽媽的行為又是否偏激了一點呢?

岳飛所處的時代,宋室南渡,人民不隨政府漂泊的,便留居故土,受制於異族政權。國家飄搖,家難以安,百姓有如逐水漂萍。有人說:「俠出於偉大的同情」,相信岳媽媽是處於大時代的浩劫下,身受其痛,繼而推愛天下,爆發一份拯救蒼生的俠氣豪情,遂著力於培養孩子為國為民的決心。行為愈是激烈,愈更見其切膚之深,恨痛之長。

天地間也有一位母親,眾生共享,她所熱愛的是天主的神國,為救萬民,忍痛讓自己唯一的愛子流血犧牲。耶穌基督沒有岳飛的金戈鐵馬,祂所駕的長車是震古鑠今的智慧,祂踏破的是死陰幽谷,祂壯懷激烈,慷慨就義,捨身於十字架上,為天地寫下了一首最震撼人心的千秋史詩。中國烈士那種拋頭顱灑熱血的悲壯,不也正是祂的寫照嗎?但耶穌要收復的舊山河,是昔日天地初開時的原貌,「樣樣都是美好的」那片國土。

聖保祿年,就是要提醒我們福傳萬方,把天地初開時的原貌種在每一個人的心田內。但「有限年光有限身」,個人的力量十分微薄,普世間有待耕種的「沃土荒田」又何止萬里,「莊稼多,工人少!」即使我們拼盡了力氣,也恐怕是杯水車薪而已。上主憐我們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給人世賞賜了一件威力無窮的武器,只要萬眾一心,同力施展,定能扭轉乾坤,安定漂零世旅的花果。

如果聖母瑪利亞也想在我們身上刺字,要我們緊記自己的使命,她會刺在那裏呢?我猜想,在心上!字呢?是「祈禱,祈禱,祈禱 」六個大字。

上主所恩賜的武器正正就是「祈禱」!讓我們勁裝束旅,一同「報國」!

More Articles...

Page 9 of 10

2089379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645
3914
15527
9079
33757
31768
2089379

Forecast Today
1944

Online (15 minutes ago):21
21 guests

Your IP:54.224.133.152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