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不知處

一段人生

天還是矇矓半曙,便出去散步了。草地濕漉漉的,才走了幾步,一雙布鞋已然濕透。曦微的晨光溢彩,灑落在枝頭上,一眨眼間,露珠便改換了華裝,晶瑩璀璨,像寶石,又像珍珠,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我想起了希臘神話中那位女神,她一淌淚,人間便有了朝露。這個早上,女神的眼淚特別多,是哭了長長的一個晚上嗎?拜倫說:「未哭泣過長夜的人,未能語人生。」這位夜夜悲泣的女神所活的究竟是怎麽樣的人生呢?不,是「神生」!我彷彿看見女神的珠淚,滴滴答答地落到空氣裏。我把她擁入懷內,輕聲問:「怎麼哭了?有什麼不痛快呢?天地都浸滿你的淚水!」女神偎進我的心湖內,幽幽一歎:「萬方多難哩!天地都在痛!」我聽見了,心也隱隱作痛起來。

我默默地邁出了左步,心底喚了一聲「耶穌」,接上右步,又輕聲喊一句「耶穌」,一步一步地、專注地、靜悄悄地,呼吸、腳步、「耶穌」,好像同心扣似的結合在一起。我要讓這些腳步治療心痛,我要讓這些腳步治療萬方的傷痕。

凝聚在葉尖上的淚痕慢慢乾了,草地也沒那麼潮濕了,似乎那位盪漾在我心湖內的女神已平靜收淚。

我又想起另一個神話,農神的女兒嫁與地府之神為妻,天神宙斯恩准她每年探訪娘家六個月。女兒每次歸寧,母親心花怒放,蕭條的大地立刻重現生機。女兒辭母回家,草木迅即凋零,萬象蕭殺。

我審視枝頭上濃密的新葉,嫩黃未綠,枯黃的細草亦輪候著給綠意梳妝,便知道農神的女兒已剛歸寧,一陣陣的春意是母親愛女的溫柔,會女的喜悅。唉!農神之女,陰府神之妻,一草一木,一花一葉,萬象枯榮全在你,多矛盾的身份!多身不由己的人生!哎!不,是「神生」!

我的呼吸、步伐和「耶穌」又再拍和起來,一顆心滑進了一片純全的沈默中。我深吸了一口氣,空氣清新得清脆。

這天早上,我特別感謝上主,感謝祂賦予人間神話,為大化增添色彩,為大自然注滿深情,萬物有情,人生才會可愛。這天早上,神話和耶穌陪著我走,走完了屬於這個早上的一段人生。

重雲深處是吾家

每當仰望穹蒼,看見藍天澄淨,白雲悠悠,感到很美,很適意自在之時,亦禁不住會想,人生就像這些浮雲,都會變幻,都會過去,萬事萬物,沒有一件是永恆的,雲飛無定,也沒有一定的軌跡,到底怎樣才可以抓緊永恆?我閉上眼睛,張開心目,凝眸再看!白雲深處,到底是甚麼地方?那裏真的是天堂,我的故鄉嗎?

當然,天堂沒有可能是一塊有形的土地。

很多年前,讀過一本書,名叫「不知之雲」。書中有這樣的說話:「人的思想不能洞察天主……我們雖無法理解祂,卻能愛祂……要不斷地用渴慕之箭,向『不知之雲』射去。」這裏所說的「不知之雲」,是指我們與天主之間,隔著一片無法理解的黑暗,這片黑暗,就是「不知之雲」。換言之,不管這朵「不知之雲」有多厚重,只要不斷渴慕天主,就能穿越,就能到達天主的所在,回到我們的老家去了。

天主就在那重雲深處等待我,我也等待著回家的日子。但歸期無定,等待中除了渴慕天主外,還該抱的是一種怎麼樣的生活態度呢?我時常思考這個問題,最後,終於在聖女傅天娜的心靈日記中找到了答案:時間過去了,管你有通天本領也追不回來,未來歲月,你又無法透支。故此,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握目前這一刻。聖女又反覆強調,凡事當盡力而為。似乎,懷著一份渴慕上主的情懷去善盡每一刻的責任,就是貼近天主,走進永恆的方法。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托瑪斯曼流亡美國,曾對記者說:「凡我所在,即為德國。」意思是,身在何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存故國,功在家鄉」。他的說話對我們可有啟發?如果我心我靈都完完整整地屬於天國的話,那何處不是天主的所在?若能擺脫紅塵俗世的偏執與癡迷,潛泳於上主慈悲的瀚海,永恆還能在遠嗎?

但盼此後一生,無論如何生活,如何行事,總不忘自己的家鄉就在那重雲深處。

Page 10 of 10

2334009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1361
1221
9713
9713
22245
35810
2334009

Forecast Today
1608

Online (15 minutes ago):22
22 guests

Your IP:3.80.218.53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