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之死

2arrows 返回牧心集目錄

 

  入聖神修院不久,發生了一件驚動全港的大事,那是九月中旬的一個早晨,我赫然看到公教報的頭條,報導程野聲與魏蘊輝兩位神父於九月七日半夜在灣仔的煉靈堂
(現已改名為聖母聖衣堂)被刺遇難,使我非常震驚。誰都知道程野聲神父遇難的原因是什麼;當時香港社會非常紊亂,左派勢力非常猖獗。程神父的文章和言論激發了一些人士的憤恨,以致遭受了謀殺。魏神父的被殺,因為他住在隔鄰房間,故同受其害。

  程神父的遇害,給了我一種特別的感受,使我因敬仰他的浩然正氣,不畏強權,維護真理的精神,激發我的志願,希望將來有一天能步他的後塵,以文字寫作為教會的真理作証。去年公教報慶祝八十週年的特刊,我寫了一篇「我與公教報有一段情」,也就是表達了天主對我的聖召,是一步一步地明朗化。

  聖召愈明朗化,就愈需要有堅定的意志,排除萬難。在修院最初兩年的難關,就是讀拉丁文,我曾說過,拉丁文不合格,就沒有資格入大修院念神哲學,換句話說就不能晉鐸陞神父;具體來說就等於沒有聖召。所以讀拉丁文的確很艱苦。

  這裡順便再講個故事,因為今年是司鐸聖召年,教宗特別紀念聖若翰瑪利亞維雅納神父逝世一百五十週年,作為聖年司鐸的主保。聖維雅納神父天資較差,就因為讀拉丁文太辛苦,每次考試都不合格,如果沒有院長極力的推薦,他根本陞不了神父。在他陞神父時,主教致詞道:「聖教會不僅需要有才學的司鐸,更需要有聖德的司
鐸。」事實証明了,這位讀拉丁文不合格的神父,成了一切本堂主任司鐸的主保,他一生充滿傳奇,他的講道感化了千萬的人,教友絡繹不絕從各地湧到他那裡辦告解,使他每天聽告解的時間竟然超過三份之二。

  我們感謝梵二大公會議,取消了拉丁文的必修科,現在進入大修院念神哲學,可以用各國家民族的方言,對青年入修院陞鐸的聖召減少了這個難關!而台灣輔仁大學神哲學教授的中文著作,更豐富地幫助有志深造神哲學的青年。香港修院的神哲系校外課程更造就了許多青年教友,而對有志陞神父的青年更是一大喜訊!

我的司鐸聖召路

 

 

2092081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853
1500
17376
17376
36459
31768
2092081

Forecast Today
1368

Online (15 minutes ago):51
51 guests

Your IP:54.224.133.152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