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不純 哄堂大笑

2arrows 返回牧心集目錄

 

  我在前文曾經講過,在修院念拉丁文的困難,因為一個拉丁文名詞可以變二十四個字,一個形容詞可以變成五十四個字,一個動詞可以變成一百多個字;它是一切語文中最多變化和最複雜的文法,所以許多修生都過不了這一關。我在小修院四年,除了修完高中普通課程外,還特別每天都有拉丁堂。教授我拉丁文的有兩位老師,第一位是麥耀初神父,第二位是由河南駐馬店教區逃難到香港的張雅各神父。他們兩位都很盡心盡力教拉丁文培育修生。麥神父後來被胡振中樞機主教委任主教代表,對教區貢獻良多。張神父有深厚的學養,對拉丁文有更高的造詣。在他來聖神修院之前,曾被聘任翻譯香港教區早期出版的每日彌撒經書。晚年在香港仔聖瑪利安老院渡過。

  現在我要說說我學廣東話的經歷。

  香港有一句流行話,說:「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外省人說廣東話。」中國文字雖然統一,但方言卻特別多。單從廣東地方,就有許多不同的方言,廣東話除了一般的粵語之外,還有台山,順德,客家。就算香港到澳門的會話中,都有些不同。有些是大同小異,有些是大不相同。台山話就是一例。

 
  我家在湖南衡山,但衡山,衡陽,長沙,湘潭,差不多每一個縣都有一些不同的方言。有幸我在鳴遠中學有機會學國語。記得那時的國文老師是丁慕南和周維屏兩位;他們的國語都很標準,還有其他許多老師與同學,來自中國各省,大家都用國語,所以學會了國語。

  我初到聖神修院,只有我是外省人,其他二十多大小修生,都是來自香港,其中有幾位是從廣東惠陽或汕頭一帶來的。開始時我不但不會講,連聽也聽不懂。學廣東話也是一件大事,因為加入香港教區不會講粵語,的確不能做傳教工作,因此我在許多修生同學中漸漸學會了。我沒有一位正式的教師,也沒有正式的課程,我就是利用與同學間會談中學會了。其中有許多笑話是我在學說粵語時發生的;當我說的粵語不正時,會引起大家哄堂大笑;當他們大笑時我也跟著他們笑成一堆。在我記憶中,引起全體哄堂大笑的一句話。有一次是在一次練習講道時講了一句「人地生疏」,我因發音不正,講出「人哋生鬚」的音,引致當堂大家捧腹大笑,使我也笑過不停。在修院生活中,常常會有許多笑料,大家都不會介懷,真是一種樂趣!

我的司鐸聖召路

 

 

2222350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526
1375
4082
8266
28378
42739
2222350

Forecast Today
1344

Online (15 minutes ago):19
19 guests

Your IP:54.196.13.210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