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師來訪 靈修進益

  在新界西貢的聖神修院,因為交通不便,與外界接觸較少。每逢假期則有港九堂區的神父,帶來一些輔祭的青少年來修院參觀旅行,有時候還與我們作友誼賽。

  這是一個宣傳聖召的好方法。在我記憶中,九龍聖德肋撒堂有位馬神父,每年都帶些輔祭來修院參觀,結果就有一些輔祭入了修院。香港跑馬地聖瑪加利大堂也有一位輔理修士,常常帶一些青年會和輔祭會的朋友,來修院和我們打球比賽,後來也有些青年入了修院。在他們中得到聖召而成功晉鐸的,有陳學強,(前文已提過),還有林焯煒神父,後來他曾做過修院院長、副主教。當李宏基主教逝世時,教區神父都選了他做主教,他謙遜地拒絕接受,在教宗委任胡振中主教之前,做了一段時期的署理主教職。林焯煒神父與我深交,曾是三度同窗,第一次是聖神修院,第二次是華南總修院,第三次是在加拿大一九七一年,我與他一起在聖方濟各沙勿略大學再度同窗。那時他正修讀成人教育的學位,而我則深造社會發展的課程,這是後話,以後再有詳細的介紹。

  每星期六下午,修院特別從香港德肋撒堂,請來一位神師給我們講道理,然後排隊辦告解,這位神父的名字我已忘記了,他是一位很慈祥而又留了很長的鬍鬚的長者
 
。他每次來到修院,大家都很高興聽他的道理,然後向他辦告解。

  我還記得送我入修院的雷永明神父,雖然他是聖經學會的創辦人,工作非常忙碌,他也曾特別來看過我,並且把新翻譯出版的聖經,一本又一本的贈送給我,從聖詠集開始到梅瑟五書。我是修院中第一位擁有舊約全書共八本的詳盡註解的人。閱讀聖經的興趣也從此開始。

  雷神父來看我,說的話雖不多,但我一生都沒有忘記他老大人的金石良言。他說修德成聖要從少年開始,也要從小事開始。比喻一株小樹,當它還幼嫩時,很容易把它糾正修直,樹長大了,彎了的就沒有辦法再使它長直了。我們做神父的,應該喜歡讀書,除了聖經以外,更要讀靈修、神學、哲學的書,要博覽群書,自己應該有個小小的圖書館,因為得到他的啟發,我就養成了喜歡看書與買書的習慣。我自己擁有許多書籍,自己看不完,可以借給別人看。當教友有些什麼問題時,我就會介紹他們看什麼書。

我的司鐸聖召路

 

 

2091810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582
1500
17376
17376
36188
31768
2091810

Forecast Today
1728

Online (15 minutes ago):78
78 guests

Your IP:54.224.255.17
JoomSh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