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總堂再回公教報

2arrows 返回牧心集目錄

 

  在主教座堂十二年之久,在這漫長的任期中,經歷過許多令人難忘的事。比方一九八九年曾到過上海佘山聖母朝聖,與香港十多位神父一同見過金魯賢主教,那時海外教會與大陸教會有許多溝通渠道,一切充滿希望,但是很可惜發生了六四悲劇,一切美好的前景從此改觀。六四天安門事件,香港百萬人遊行,當天晚上維多利亞公園舉行追悼大會,大雨傾盆,但人潮不散。當晚我在雨中哀禱,並有所感觸,遂寫了一首對聯,追悼死難同胞:血洗長安街黃帝子孫為人權英勇殉難,槍掃天安門中華青年爭民主壯烈犧牲。該聯曾以大字寫出懸在明愛大廈的禮堂,於彌撒中請教友特別紀念祈禱。

  六四天安門許多愛國的青年被坦克車壓死,被機關槍掃死,大陸新聞中有個袁木,竟然說沒有一個人死,這種欺騙的謊言,更使港人憤慨萬千。

  當年中西區政務處聯絡主任,邀請我作半山區區委員,每六個星期開會一次,後來,從區委員中有人競選成為區議員,在區議員與區委員中有許多是我們的教友,所以舉辦了許多社會活動,比方交通安全,中西區老人嘉年華,政府與教會與明愛之間舉辦了一些講座都受到社會人士歡迎。其中最使我們印象深刻的,是我們聯合中西區議員要求政府建立一條從中環到干德道的行人電梯。當時受到許多反對之聲,但最後終於建成,現在半山區到中環返工上班或購物的人士,得到很多方便,也節省了許多交通費。而最多受益者,就是使沿行人電梯的道路區,增加了許多商店生意。

  當年我在到主教座堂是接曾慶霖神父的任,而九三年接我任的是曾慶文神父,他們倆兄弟恰好是一前一後,這又是天主奇妙的安排。在我任內,港督彭定康在一九九三年七月到任,他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到任第三天是主日,他與彭夫人及女兒特來主教座堂參與上午九時三十分的英文彌撒,事前政府來電希望我當天彌撒前在聖堂外迎接他,當日林焯煒副主教與我一同迎接他,我在彌撒中歡迎他,並請教友為他祈禱。港督彭定康為人開朗,喜歡與教友在彌撒後交談。當天彌撒後有教友向他獻花,他也很喜歡與當時在場的小朋友談話,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彭定康每主日都參與彌撒,有時在新界度假時,也會去那邊的聖堂參與彌撒。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我接任公教報總編輯,曾慶文神父出任主教座堂,我在前一主日與曾神父一同在彌撒後約見港督,並特別贈送給港督一份特別由教宗發出的降福。

  在我任公教報時,港督彭定康對香港作出許多改革,使政府有多一點民主,因此招致中共大舉攻擊,駡他是「千古罪人」,但是彭定康在香港社會上到處受人歡迎愛戴,他喜歡自己個人到處去視察民情,不需警察和官員的陪同;這在中國大陸上是永遠學不到的。

我的司鐸聖召路

 

 

2091800
Today
Yesterday
This Week
Last Week
This Month
Last Month
All days
572
1500
17376
17376
36178
31768
2091800

Forecast Today
1728

Online (15 minutes ago):68
68 guests

Your IP:54.224.255.17
JoomShaper